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悬赏 > > 检察官获过渡团队邮件 特朗普离被弹劾又近一步?

检察官获过渡团队邮件 特朗普离被弹劾又近一步?

2018-08-12 19:45   来源:未知

  

没安静几天的“通俄门”调查,近日又爆出了新一波猛料。不过这次,出手的不是特别检察官米勒,而是特朗普的律师团队。

律师:检察官非法获取邮件 VS 检察官:我们是合法的

16日,美国媒体爆料称,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律师给国会领导人致信,称“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办公室“非法”获取了上万封该团队成员的邮件。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团队律师科里·朗豪弗(Kory Langhofer)在一封致数个国会委员会的信中说,米勒团队以“不当手段”从美国总务管理局获取了上万封邮件。特朗普去年胜选后,其过渡团队曾在总务管理局内办公。

朗豪弗称,根据当时过渡团队与总务管理局达成的协议,虽然过渡团队使用了总务管理局提供的电脑等设备,但是这些邮件属于私人邮件,应该受到律师-客户协议保护。但是总务管理局未经当事人许可,向米勒办公室提供特朗普过渡团队私人资料,包括特许保密通信记录,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美国联防宪法第四修正案的有关内容。

对朗豪弗的这一指控,米勒团队的发言人称所有的邮件均以合法方式取得。米勒的发言人彼得·卡尔称:“当我们获取邮件时,我们遵循了相应法规,或者取得了相关人的许可。”

根据美国法律,当事人与律师之间的通信属于保密内容,除非得到允许或者持有法院签发的搜查令,检察官是无法获取有关内容的。

不过,对于朗豪弗的指控,总务管理局副局长莱尼·罗伊温特利特(Lenny Loewentritt)称,总务管理局今年6月期间,并未与特朗普过渡团队就是否需要经过其同意才向特别检察官团队移交有关记录达成协议。莱尼称,过渡团队此前曾被告知,使用总务管理局的设备及物资,并不能阻止任何司法部门的调查行动。美国媒体分析称,这可能意味着总务管理局认为过渡时期产生的通信记录并不属于私人信息,因此在穆勒团队要求调取这些信息时,总务管理局就交出了这些邮件。

对此众议院监督与政府改革委员会委员、民主党议员伊利亚·卡明斯职表示,《总统交接法案》“不支持过渡团队向罪案调查团队隐瞒邮件的做法”。他质问称,既然总统团队此前曾经宣称愿意完全配合“通俄门”调查,那为何“现在又不想向联邦调查人员提供如此关键的证据?”

不去法院而去国会,律师或是为了自保?

(负责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资料图)

另一个让外界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特朗普过渡团队的律师要用写“举报信”的方式向国会指控米勒团队“非法获取证据”,而不是通过司法途径排除这些证据。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朗豪弗这封信的收件方包括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和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朗豪弗呼吁它们“确保未来总统过渡期产生的私人资料不被政府部门乱用”,并暗指目前正在进行的“通俄门”调查存在政治动机。

对此,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特雷·高迪(Trey Gowdy)通过发言人回应称,这个问题还是应该交给法院来解决。在这份声明中,高迪称,特朗普过渡团队律师所提出的核心问题“涉及‘当事人-律师’特权、有关特权的豁免、个人隐私权及其合理性”等一系列法律问题,应该由法院来进行裁决,而不是国会来决定。

“我觉得可能不排除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告诉搜狐号“望远鏡”,“那就是过渡团队的成员把邮件转发或者分享给了别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邮件就不能享受‘当事人-律师’特权的保护,检察官就可以通过合法途径获得这些原本受到司法特权保护的内容。”

刁大明认为,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这就意味着特朗普团队的核心成员和他们律师之间的通信往来,出现了司法意义上的不慎、或者是存在瑕疵的行为,因此“律师团队不选择将这个情况诉诸法律。”

“这些律师恐怕觉得自己在此次调查中扮演的角色可能受到危及”,刁大明说,“他们自己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司法挑战、或者是司法瑕疵的时候,(向国会举报)是他们自己做出的一个自保行为。”

党争疑虑再起?特朗普:我不会炒掉米勒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

事实上,从“通俄门”调查开始,共和党内部就有人担忧特别检察官米勒的调查可能并不完全出于公心。而特朗普团队内部也有人认为,此次调查可能会有政治倾向性,特朗普此前曾将“通俄门”调查形容为“猎巫式迫害”,也可以看出他本人对于调查的不满。

不过,当特朗普17日从戴维营返回白宫时,特朗普依然表示自己不会解雇米勒。在被问及这个问题时,他在镜头面前坚定地说:“不,我不会”。

对此,刁大明认为,特朗普此举还是希望能够避免涉及“妨碍司法”的指控。他表示,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深入,在“米勒让公众舆论觉得(他)可能获得了有关特朗普核心团队一些下次或者嫌疑的当口”,如果特朗普做出解雇米勒的决定,就为“妨碍司法的指控提供了一个重大的证据”。

另一方面,刁大明分析称,从目前的情况看,由于米勒是司法部任命的特别检察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不同于国会任命的独立检察官,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可能会认为米勒的调查目前仍然是可控的,不会对特朗普造成极大的、不可控的威胁。事实上,15日,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就驳斥了一些共和党议员关于米勒的调查团队与反对总统特朗普的党派“妥协”的言论,称司法部信任并支持穆勒的调查工作。

不过,据CNN报道,米勒的调查团队的执法行为在近几周正在被详细检查。有报道称,米勒团队极有可能由于政治偏见及与美国司法部潜在的利益冲突而妨碍调查的客观性。

弹劾特朗普或成现实?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