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文产网 > > 投资者自帖红包求转让,翼龙贷债转仍大难。

投资者自帖红包求转让,翼龙贷债转仍大难。

2018-04-12 13:30   来源:未知

  

  不同的社交平台不同的自己,简直就真实写照啊!艾瑞巴蒂,你们喜欢装乖卖萌、热爱工作的小编,还是大爱放飞自我的小编呢~~

  1、投资者自贴红包求转让 翼龙贷债转扎堆套现难【北京商报】

  转让债转标的本来是平台提升流动性的一大工具,但由于平台人气欠佳,容易造成债转标的成灾的状况。近日,有多位投资者表示,翼龙贷的转让债权标的在500个以上,加红包亏本也无法实现债权转让。

  截至8月13日,翼龙贷债权转让专区的私人转让标的24个,芝麻转让标的477个,累计标的超过500个。值得一提的是,在8月10日,翼龙贷债转标的曾高达800余个。在此之前,有媒体报道称,8月6日,翼龙贷官网披露的债权转让标的,其中私人转让标的有215个,芝麻转让标的高达554个,累计逼近800个标的。

  从近期转让债权来看,芝麻转让标的居多。翼龙贷官网提到,芝麻开花是翼龙贷推出的新型产品,灵活性高,可自由转让;持有时间越长,实际年化收益越高。对于债转标的数量较多、流动性较差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向翼龙贷方面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获得回复。

  债权转让是平台为解决出借人流动性问题而推出的一项功能,需要退出的出借人将原有债权转让给其他投资人。翼龙贷平台上的债权转让包括私人转让(即散标转让)和芝麻转让(芝麻开花计划),目前来看,转让量主要在芝麻转让上。从2017年5月开始,翼龙贷每月芝麻转让成交额呈现逐步上升趋势。由此看,并不能说债权转让无法实现,有可能出现的是债权转让时间较长的问题。债权转让是否成功,与债转标的收益率竞争力、平台活跃度、产品设置等都有关。

  业内人士表示,债权转让是平台为解决出借人流动性问题而推出的一项功能,需要退出的出借人将原有债权转让给其他投资人。翼龙贷平台上的债权转让包括私人转让(即散标转让)和芝麻转让(芝麻开花计划),目前来看,转让量主要在芝麻转让上。从2017年5月开始,翼龙贷每月芝麻转让成交额呈现逐步上升趋势。由此看,并不能说债权转让无法实现,有可能出现的是债权转让时间较长的问题。债权转让是否成功,与债转标的收益率竞争力、平台活跃度、产品设置等都有关。

  翼龙贷目前交易额主要集中在“翼农计划”产品上。翼龙计划则是联想控股投资后首款主打产品。

  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这种打包的投资计划涉嫌打擦边球。从本质上来讲,除了散标以外,网贷平台上的活期产品、定期产品都涉及债权打包。如果只有散标可投,平台对公众投资人的吸引力会大大降低。平台经营模式和方向的演变,有待监管尺度的进一步明确。

  翼龙贷刚开始的成交额主要依靠加盟模式。翼龙贷官网仍有加盟合作的宣传广告。此外,翼龙贷官网表示,目前已在全国数百个城市设立运营中心,覆盖超过1000个区县,并计划在未来快速拓展至3000个区县。

  值得一提的是,加盟模式此前也引发过争议,主要因为加盟商难以管理,联合骗贷行为较为严重。翼龙贷此前也遇到过加盟商骗取催收款跑路的问题据媒体报道,7月3日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公布,翼龙贷一加盟商因侵占催收款210万元,一审获刑六年半。

  2、上个月深圳有10家P2P“查无此人” 个别涉及诈骗【南方都市报】

  政策监管不断升级之下,深圳P2P网贷行业继续大浪淘沙。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2017年7月,新增问题平台10家,主要表现是“平台失联”或“终止运营”,个别涉及诈骗。截止7月底,深圳正常运营平台数256家,而深圳多年来累计问题平台则达到391家。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7月深圳地区网贷平台成交总额为335.32亿元,环比下降3.85%。7月平均综合利率为10.05%,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平均借款期限6.69个月,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重拳监管下,虽然问题平台频发,但也有不少新晋机构入场,可谓“后浪推前浪”。上月全国新增平台6家,其中深圳就独占了3家。业内分析认为,监管持续升级之下,深圳作为网贷发展的领军区域,发展势头仍显优势。

  3、P2P加速“关停并转” 合规发展仍是核心【金融时报】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布已有一年时间。在合规框架确立后,这一年P2P网贷平台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平台扩张停滞,综合收益率持续下降,大量进行大额标的运作的平台业务加速转型。

  然而,近两个月来,各地方监管细则关于资金存管“存管银行属地化”限制、禁止P2P债权转让、禁止开展校园贷等政策的出台也显示出P2P行业已进入更深层次的清理整顿阶段。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至7月,P2P网贷行业新上线平台分别为4家、1家、6家、2家、6家、13家、7家,共计39家,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降。从数据可以看出,新进者与跑路的平台越来越少,而主动停业的平台则大幅度增加。当然,这一情况的发生,一方面,在行业强监管下,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取得显著效果,经营门槛提高,不合规的平台被清除出市场;另一方面,贷款限额的设定与银行资金存管等要求令平台转型压力陡然增加,“关停并转”成为行业发展不可避免的趋势。

  4、起底北京医美中介江湖:夜场起家、帮派暗战【一本财经】

  最近的医美中介圈人心惶惶。就在8月9日,深圳晚报发出新闻,深圳南山警方破获一起“美容贷款诈骗案”。“抓了5个人,涉及200万”,这条消息在中介圈迅速流传,人人自危——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在钻法律空子,却发现这是一场刀尖舞蹈。其实行业摇摇欲坠的信号,早在一个月前就已发出——就是从北京区大中介卓某的逃亡开始。

  整个风控圈都在找90年,初中学历,长得精瘦精瘦的卓某,是圈内有名的“扛把子”。

  他曾经一个人搅浑了北京的医美市场,开启了“骗贷”风潮。而他的落魄出逃,就如一个终止符,宣告医美巅峰时代的仓皇结束,进入了医美后时代。那个疯狂的年代,让所有的中介为之迷醉,“你都不敢相信,钱那么好挣”。

  第一股势力,是垄断北京夜场的郝某,独家代理了多家高端医院。

  第二股势力,是“月亮组合”,为首的两人名为“某月”和“某亮”而得名,他们控制了几家中端医院。

  而卓某,势力并不大,但以剑走偏锋而闻名,他从事骗贷和套现,“也干过去农村和广场拉大妈来骗贷的事,路数很野”。

  三大势力,隐隐成形,在这片金钱汇聚的名利场中,开始了暗战与交锋。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