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红图汇 > > 重庆城管回应“队员电鱼与承包人冲突”:临时工

重庆城管回应“队员电鱼与承包人冲突”:临时工

2018-05-26 13:40   来源:wwwaipai.com

  

  原标题:重庆城管回应“队员电鱼被承包人发现引冲突”:系临聘人员

  重庆市巴南区惠民街道龙凤村村民张富强5月22日晚发现有数人在其鱼塘电鱼,在前往鱼塘制止电鱼过程中,与对方发生肢体冲突,张富强和对方一名叫张彬的男子不同程度受伤,事后他得知张彬是一名城管。

  巴南区市政管理监察支队惠民中队工作人员5月23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张彬是中队的临聘人员,22日晚去鱼塘电鱼受伤,事发下班时间,其未开中队的执法车辆。25日下午,张彬告诉澎湃新闻,他的确是惠民中队的工作人员,但当晚并非是去电鱼,而是恰好从旁边路过。

张富强在介绍事发当晚情况。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制止电鱼被打伤

  今年54岁的张富强早年在外做服装生意。2016年12月,张富强承包了一块约8亩的鱼塘开始养鱼,年租金5千元。

  “前期投入三四十万,今年正值该回本的时候。”张富强说,他的鱼塘有上万斤鱼,主要靠钓鱼和卖鱼挣钱。

  张富强回忆,5月22日22时25分许,他看到鱼塘内有几束手电筒光晃来晃去。凭借多年养鱼经验,他推断有人来他的鱼塘电鱼。张富强一边回家换筒靴、一边给他的堂弟张富祥打电话并向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区分局惠民派出所报案。

  张富强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他分别于22时28分、22时29分、22时34分拨打了惠民派出所的值班电话,通话时间分别为41秒、35秒和10秒。随后,张富强出门绕到鱼塘一侧,准备驱赶这些电鱼的人。

  张富强的鱼塘依河而建,形状并不规整,有一边挨着村路,翻过护栏即可走到鱼塘边。

  “有八九个人(在电鱼)。”张富强说,他朝着鱼塘内大喊了一声。对方意识到被发现,开始四处逃离现场。这时,张富祥也赶到现场,两人一起拦住了跑在最后的一名身上背着电瓶的男子。

  张富强称,他想把这名男子身上背的电瓶扣下,以作为其电鱼的证据。但该男子用电鱼的工具电他,于是兄弟俩和该男子打了起来。在这场冲突中,该男子受伤,张富强兄弟俩并无大碍,但也挨了些拳脚。

  很快,民警开车赶到现场。张富强在这时候将停放在路边的几辆车的车牌号拍下来,其手机拍摄的图片显示,这些车的车牌号分别为“渝BRDXX1”“渝BPPXX6”“渝AXXV93”和“渝DZ3XX9”。

  停放在现场的小轿车,车辆后备箱放有捕鱼工具。

  张富强说,邻居的车子他都认识,这几辆车都不是邻居的。

  就在民警了解情况时,有四五辆车开到现场,来了一二十名不明身份的人,下了车就对张富强拳打脚踢。张富强说,当时打到他的人有好几个,但他记不清这几个人是否是之前在鱼塘电鱼的人。

  张富强的头被打出血、身上和手上也有伤。

  23日凌晨,张富强前往惠民卫生院进行了清创和包扎。惠民卫生院出具的门诊病历显示,张富强“因外伤致头部多处软组织损伤,可见两处出血点,无明显骨折”。当日上午,张富强前往重医附二院做了CT检查,结果无大碍。年过六旬的村民上成珍就住在村路的另一边。事发当晚,她听到屋外有很嘈杂的声音,但由于时间太晚,加上头痛,上成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她才听张富强说有人来电鱼。

  警方介入调查

  23日上午,澎湃新闻看到,车牌号为“渝DZ3XX9”黑色的小轿车仍停放在现场。轿车后备厢中放着网兜等捕鱼工具。另外三辆车已被人开走。

正在住院治疗的张彬

  张富强说,他事后得知,与他发生肢体冲突的是名城管,名叫张彬。此外,张富强模糊地记得,后面来的几辆车中疑似有城管的执法车。

  5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就此事向巴南区市政管理监察支队惠民中队(以下简称“惠民中队”)进行求证。

  惠民中队工作人员表示,张彬的确是该中队的执法人员,“临时聘用的,去年5月份进来的,刚好一年。”

  当记者询问张彬是否在单位时,该工作人员说,张彬前一晚被打伤了,正在住院,当日没来上班。

  “这个(指电鱼)肯定是他个人的行为,也是下班时间,我们哪里管得了他下班。”

  该工作人员介绍,当日不是张彬值班,他5点40分就下班了。即使当天是张彬值班,晚上8点半也下班了。因此事发时段不在张彬的工作时间范围内。

  针对“现场疑似出现城管执法车”这一细节,该工作人员称,他询问了当天值班的队员,当晚该中队唯一的一辆执法皮卡车(渝B66C10)没有外出记录,一直停在街道办的大院里。“张彬是开自己的车子出去的,他有车。”该工作人员称,张彬的私车未贴有“市政管理”等任何标明单位的标识,因为这是不允许的。

  该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张彬)没事就去打黄鳝,打起耍。”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