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红图汇 > > 韩寒:英雄都是一个人,只有喽啰才扎堆

韩寒:英雄都是一个人,只有喽啰才扎堆

2018-05-26 21:00   来源:未知

  

韩寒:英雄都是一个人,只有喽啰才扎堆-文/牛皮明明

韩寒成名后,一个女粉丝专门从外地赶到上海,说平生最大的理想是见他一面。韩寒和她见面,分别时说,“你既然跑了两千公里看我,那我也送你二十公里吧。”于是开车把粉丝送到了车站。

很少服人的罗永浩,不扶老奶奶过马路只服韩寒,这样说过:如果韩寒当年没有成名,也有可能他后来没有赚到很多钱,没有得到很大的名声,也没有那么多的“女朋友”。

但如果有一天路过上海郊区的那个小镇,碰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叫韩寒,你仍然会感觉这是一个非常牛逼的年轻人。也就是说他有没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本来就是非常好的人。

韩寒,1982年9月23日出生于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

父亲韩仁均是个知识分子,偶尔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一些文章,用的笔名叫“韩寒”。后来心疼这个笔名,怕用得少浪费了,就给自己的儿子用了。

1977年恢复高考后,韩仁均被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结果因为肝功能不正常被退学,回到了家乡亭新公社工作。一间办公室,就他一个人。大部分的工作是开会拍照,并自己冲印贴在公社门口的画廊里。

因为职务便利,韩仁均给韩寒拍过不少照片,有好几本相册。小时候的韩寒喜欢在夏天钓龙虾。一次钓完龙虾,蹲在路边卖。一对父子来到韩寒跟前问价。离开时,父亲教育儿子,你不好好读书,以后就像他一样在路边卖龙虾。

1994年底,时兴办区县报,金山也要办一份金山周报。文化局的一位领导把韩仁均调了过去。那阵子,韩寒还在亭林读小学。韩仁均自知一介书生,背景不硬,儿子的前程只能靠自己拼。

韩寒小学毕业后,韩仁均花了几千块的择校费,把他送进了学霸云集的罗星中学。

刚上中学,韩寒摸底考试平均考了91分,满分是100分。韩仁均很骄傲,以为韩寒会名列前茅,不料只在班级第50名左右,倒数前列。

韩寒的特长是写作文,有时为炫耀,一节作文课别人写一篇,他写两篇。受韩仁均影响,韩寒喜欢读书,尤其喜欢钱钟书、梁实秋。

《围城》是他最喜欢的一本,翻了很多遍,第一本翻烂后,韩仁均又给他买了一本。

韩寒中考考了468分,松江二中因为他长跑的成绩好,就降低了几分特招了他。他很高兴,因为喜欢的女孩子就在这所学校。

中学时,韩寒特别喜欢骑自行车,因为骑得飞快,人送外号“亭林镇最速男”。但是经济不独立,只能骑一辆女式自行车。第一次约会,骑着这辆女式自行车带女孩,蹬得格外卖力,链条断了。

高一的期末考试,韩寒七门功课全部不及格。他自我解嘲说:七门功课红灯,照亮我的前程。

1999年,他被学校做留级处理。新学期的第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发现他不记笔记,说了他几句,他顶嘴说自己语文好,根本不需要做笔记。

俩人吵了起来,为此班主任把韩寒的父母请到了学校。

韩寒坚决不给老师道歉,母亲一怒之下,要他滚出去。韩寒拎着书包在地上打滚,一圈一圈滚了出去。

他离家出走,在上海的石化海边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回去,对父亲说,我昨晚数了一晚上星星。

这年,韩寒在松江二中得了浑身奇痒的疥疮,回家养病一个星期。

那段时间,他写了篇《求医》的文章,韩仁均看了以后觉得很幽默,建议他拿着这篇稿子去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比赛。

后来寄出去后一直没有回音,韩仁均和儿子都有点失望,直到一个上午,一位萌芽编辑将电话打到家里,问为什么不去参加前一天的新概念复赛?

他们才知道那天新概念作文比赛就要揭晓颁奖了,但评委同意韩寒中午前赶到上海市区再考一遍。韩仁均找了辆黑车带着韩寒奔赴市区。

考场中,评委拿出一张纸,揉成一团,扔进一个水杯里,让韩寒即兴写一篇文章。韩寒在一个小时内,写出了一篇《杯中窥人》。凭着这篇文章,获得一等奖。

比赛后,韩寒的功课依旧门门挂红灯,语文老师出言讥讽他:“出了名就不用听课了?”

权衡再三后,2000年,韩寒主动申请退学。

退学前夕,松江二中的一位老师在办公室问韩寒:你退学了,以后要拿什么养活自己?

韩寒说,“稿费啊。”在场的老师都笑了。

鹅卵石为什么被人捏在手里玩,就是因为它没有棱角。

办理退学手续的那天,韩仁均对韩寒说:“儿子,很抱歉,我什么都帮不了你,我唯一能帮你的,就是在退学书上签字。”

同年,韩寒出版了首部长篇小说《三重门》。由曹文轩为之作序。该书刚发行即销售一空。曾在日本、台湾、香港、法国等地出版,销量过200万册。

2003年,韩寒背着自己的版税去了北京,声称要成为一个职业赛车手。他把所有的版税都用于比赛,先买了一辆赛车改装,然后去参加全国的锦标赛。

那些大车队的车手,从他眼前开过的时候,脚一踩油门,噼噼啪啪,排气管的声音特别响。他一踩油门,也是噼噼啪啪,但那是排气管掉在地上的声音。

第一场比赛在上海佘山,韩寒在第一个赛段就掉沟里了。

赛车的第二年,他积攒起来几百万版税已经快要花光,但仍没有任何辉煌战绩,开车还老翻车。

许多人看见是韩寒翻车,就拼命鼓掌,有人喊道:韩寒,再翻一个!再翻一个!

有一次他在怀柔练车,差点从一座叫“滴水壶”的山掉下去,命悬一线。

北京一起玩车的朋友普遍富有,大多时候韩寒不敢一起出去吃饭,经常穿着他的两百块淘来的黑夹克,去街口的面馆吃碗牛肉面。

他有一个朋友家里做地产,见他居无定所,想以800块钱一平米成本价,卖给他北京二环边的一套房。他账上虽然留了几万,但那是准备支撑之后几站比赛的,就直接推辞了。

他拿着仅有的几万块钱,买了几条轮胎。这个过程中,认识了一个赞助商,赞助商送了他六条轮胎。

为了表示感谢,他自己掏了几千,做了巨大的贴纸,把整台赛车都贴满了赞助商的商标。但比赛一开始,有人就来传话,说赞助公司的老总很不高兴,原因是他的赛车不够宣传资格。

这场比赛,一进赛段,赛车因为老旧失修,没几公里避震器就断了。韩寒抹着眼泪,偷偷把车拖回了汽修店,觉得很丢脸,不好意思再去赛事维修区。

韩寒最穷的时候,几张银行卡里只有一张有钱,195块。去取钱的时候,他输入了150,发现取款机只提供百元钞,于是只取了100块。

2008年末的一天,韩寒请几个朋友在他家楼下的小饭馆吃饭,花了三百多元。他对朋友开玩笑说:“这可是我目前全部货币资产的一半啊,你们要记住饭轻情谊重!”

在北京的赛车生涯中,韩寒认识了一个叫徐浪的车手,亦师亦友。韩寒经常去他家喝茶,逗他家的狗。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