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红图汇 > > 医院篡改病历减轻责任法院存档狸猫换太子多次申诉省高院为何不收申诉状

医院篡改病历减轻责任法院存档狸猫换太子多次申诉省高院为何不收申诉状

2018-05-31 07:28   来源:未知

  

  申诉状  申诉人:车莲芳,女,汉族,1969年x月x日出生,住兰州市七里河区瓜州路486号xxx,电话:18152114353  被申诉人(: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丁延虹,系该院院长  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吴家园西街1号  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左眼一案,不服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2012)七民初字第40212号民事判决书与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兰民一终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以及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甘民申字第720号民事裁定书,向贵院依法申诉 。   申诉请求:  1、请求贵院依法查实本案法院留档的案件材料中申诉人提供的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例与申诉人之前在法院提交的病例被人为增添不一致之处,追究伪造责任。  2、请求贵院依法撤销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2012)七民初字第40212号民事判决书与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兰民一终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以及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甘民申字第720号民事裁定书重审本案。  申诉事实和理由:  第一、本案法院留档的案件材料中申诉人提供的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例与申诉人之前在法院提交的病例是不一致的,存在人为增添病例的情况,涉嫌病例造假。  1、本案涉及的是医疗过错,所以在一审中申诉人和被申诉人都提交了最开始申诉人在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的病例,该病例号为0246141。申诉人提供的病例是被申诉人给申诉人复印的客观病例。上面清楚的记载既往病史中没有高血压,入院视力检查维右眼4.7,左眼4.4,这属于正常视力测试值。无高血压、难怪左眼医疗损害赔偿一案中北京法dafa庭做出的司法鉴报告中也摘抄,出现我没有的什么高血压高度近视这些病,在我们这个案子一审、二审中都没有出现,被申诉人从未依据任何一份病例说过这个问题,一审几次鉴定依据的病例都是人民法院提供的病例。之前我方因为将病例全部提交到了法院,认为在法院留档保存是最保险的。可是没想到在我方另行起诉被申诉人另外一个案子中我方因故去中院调取本案案卷中,发现我方给法院提供的病例被人增添了几页内容,跟我方以前最早提供的病例是不相符的。关键是增添的这些内容都是医院的主观病例,我方去医院复印病例医院根本不可能给我们复印出这些来。而正是因为多出的这几页病例上确恰恰有申诉人高血压,高度近视等诊断。集天鉴定中心鉴定的时候也就进行了摘抄引用。事情发生后申诉人于2016年7月13日去医院复印一次病例,一次是在7月25日去医院复印病例,医院两次复印出来的病例都没有法院留档增添的部分病例,病例都是在医院保管,作为患者的当事人也只能是通过去医院复印病例才能拿上,医院复印出来的病例没有的内容怎么到了法院留档时就出现了申诉人提交的病例中呢。这到底是谁放的呢?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呢?如果我方的病例中一直有这些内容,那为什么在一审、二审中那法官、被申诉人都没提呢?为什么在一审几次的司法鉴定报告中也都没有出现法院对这个增添病例的摘抄呢?如果真的还有这么明显的病例,法医鉴定的时候应该是要摘抄引用的。如果说的是申诉人自己的放的,那更不可能的,申诉人自己怎么可能交一些不利于自己的证据呢?申诉人实在无法得知这几页病例是怎么出现在法院存档的案卷中的,但是申诉人能肯定的是现在的这个案卷中存档的病例绝对不是申诉人当时提供的病例,是被人为增添了。难怪申诉人向高院申请再审,以及向兰州市检察院申请抗诉都被驳回,原来就是因为这份被增添的病例。  2、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病例中八份眼科检查报告单中将车连芳的年龄由43岁篡改为47岁,在七份检查报告单中又将车连芳的性别由女篡改成男。   3、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书写的前一份《出院证明书》中的入院诊断是“左眼黄斑水肿”,但第二份《出院证明书》中的入院诊断是“双眼视物不清半年,以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收住”。前后两份《出院证明书》明显不同,存在其为推卸责任篡改病例的现象。  综上 ,现在申诉人有证据证明这增添的病例是医院的主观病例,申诉人根本就从医院复印不出来的,而且病例存在多处作假,所以希望贵院详细审查该份病例情况,查实看到底是哪出现的人为因素,从新受理启动程序。   第二、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他们认定被申诉人承担75%的赔偿责任明显过轻,与本案事实不符。  本案申诉人目前的损害后果完全是因为被申诉人的诊疗行为不当造成的。申诉人当时去被申诉人处看病时是开车去的,如果申诉人人本身患有双眼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因素的话那么怎么能开车去医院看病呢?申诉人在一审和二审中提交了2012年3月1日,北京同仁医院糖网病专家卢宁否认申诉人的目前的病情于糖网病有关的证据和2013年8月8日申诉人在甘肃省中医院做的血糖测试鉴定报告以及2015年1月17日在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做的血糖测试报告,都能证明申诉人的血糖值是在正常范围内的,这足以说明申诉人没有糖尿病的,更何况本案在庭审中被申诉人出示的所有医院病历以及用药清单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关于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和方式。根据上述证据和事实足以证明申诉人根本不存在糖网病,其目前左眼无光感、右眼光感,左眼球萎缩,双目无法视物失明的病情完全是兰州第一人民医院的米燕护士在行球后注射曲安奈德时操作不当,注射到静脉血管后导致左眼球结构损伤,致视网膜破裂,脱离、玻璃体积血造成的。这一点法大的鉴定报告以及北京同仁堂医院的病例都能证明,就连法医学会的鉴定报告上也明确写明注射过程中,操作不当,造成严重并发症,构成过错。也就是说导致本次事故发生完全是因为医院诊疗行为不当造成的,跟申诉人的自身疾病是没关系的,所以法院判被申诉人承担75%的责任比例明显过低,难以弥补本次事故对申诉人造成的伤害。申诉人是患者,去医院就诊,医疗人员的违规操作导致患者双目失明,半身不遂,为何还要患者承担责任呢?且依据国家相关规定,医院在对患者实施眼部球后注射时,需要在专门的无菌环境下进行,然而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国家有关规定充耳不闻,对患者健康不负责任,在普通病房随意进行注射治疗,才最终直接导致了惨剧的发生。患者不仅承担了失明及轻瘫的痛苦,还要承担那25%莫须有的责任,这是什么样的道理。如果医院承担的责任比例减少那么只会助长医院发生更多不负责任的诊疗行为,故本案医院应该承担全部责任才能彰显法律的公平公正,希望贵院审查清楚能予以支持。  第三、一、二审法院有法不依,不以法律和事实为判案准则。  一审法院认为:本院结合法dafa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的鉴定意见:车莲芳存在大部分护理依赖,依据GA/TB00-2008《人身损害护理依赖程度评定》附录B护理依赖赔付比例b)大部分护理依赖80%,考虑原告的年龄及其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车莲芳的护理依赖度80%,护理期限二十年,护理人员为一年,车莲芳定残后的护理费为396864元。护理人员的工资参考上一年度甘肃省居民服务和qita服务业平均工资确定(24804元/年)。二审法院认为:关于护理费原审法院已经区别了车莲芳定残前后的不同护理依赖程度,主要考虑了法dafa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的鉴定意见,且车莲芳本人提交的甘肃科信司法医学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为部分护理依赖,应予以维持。两级法院以此观点都判定申诉人定残之后的护理人员为一人,护理费按照甘肃省服务行业工资24804元/年计算的观点是不但与事实不符,也明显与法律规定相悖。   1、一、二审法院确定的护理人员工资按照服务行业标准计算就是与法律规定不符,明显违反法律规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本案中申诉人因被申诉人诊疗过错受伤后一直是雇佣护工进行护理的,根据目前医院护工工资最低一天都在120元的,而且法律规定上并没有将护理费像误工费的规定一样写着按照相同或是近似行业标准计算,不知一、二审法院是依据什么法律规定或事实证据直接采用最低的服务行业标准,按照这个行业标准计算下来的费用每天不到70元,依据这个数额在目前的实际生活中申诉人根本就聘请不了护工进行护理的。  2、一、二审法院均确定申诉人定残之后的二十年的护理人员为一人也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本案申诉人由于被申诉人的诊疗过错导致眼睛失明,正常的生活起居洗澡、行走、上下楼梯、用侧、二便都需要依靠他人完成、进食、活动、穿衣等活动需要他人适当扶助,故鉴定中心鉴定护理承担是大部分护理依赖,同时申诉人在一审庭审中已经向法院提供了北京同仁医院2013年3月28日的诊断证明书,该证明上明确写明需要两人护理。二审对于这个证据也是予以认定的。既然法律明确规定护理人员的人数医疗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可是一、二审法院确不按照法律规定和事实证据,仅判决支持一人护理。申诉人在陆军总院诊断左侧半身轻瘫试验阳性,呈左半身瘫痪状态,依据目前申诉人的病情一人护理根本无法护理,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明显看出法院对于护理费的判处是不当的,希望贵院能严格依据法律规定和本案实际情况支持两人护理。  3、法院对于精神抚慰金和营养费的判决也是错误的。  首先、一、二审法院支持三万元的精神抚慰金,这个精神抚慰金不足以弥补申诉人的受到的精神损害。申诉人因医院的侵权行为造成现在双眼无法视物构成五级伤残,虽然五级伤残在伤残级别中不是最高,但申诉人伤的是眼睛,而眼睛是感受世界最直接的重要器官,无法替代。因为双眼无法视物,申诉人不仅日常的洗澡、行走、上下楼梯、用厕、大小便始末等活动均要依赖护理人员,就连最起码的吃饭、床上移动、修饰、床椅转移都需要他人扶助,基本完全丧失了日常生活的活动能力。不仅如此本次事故还给申诉人造成了严重的后遗症,要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身体疼痛,申诉人才45岁,因现在的病情导致未来的日子将在黑暗中度过,这样的精神煎熬是无法想象的,所以3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明显不足以弥补本案事故造成是精神创伤。  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本案中北京同仁医院在2012年5月5日出具了诊断证明,要求加强营养;2014年4月18日,申诉人到北京同仁医院就医时,接诊医生再次在医嘱中要求加强营养。申诉人现在的病情皆源于被申诉人诊疗行为不当,而且病情严重,无法康复如初,对于这样的病情不但在住院期间要加强营养,出院以后也需要加强营养,这样才能对申诉人的病情有所帮助的。故一、二审法院关于营养费的判决也是不合理的。  第四、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程序违法。  本案申诉人不服两审法院判决曾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24日通过邮局挂号信的方式向申诉人邮寄了(2015)甘民申字第720号民事申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并且随后办案法官贺文俊亲自致电申诉人,告知让申诉人去将案件中没有的材料去调取上,他们要进行核实。因本案证据全部都交到一审法院,故申诉人又专门去一审法院调取材料以及在搜集qita证据,正在申诉人按照高院法官的要求准备材料的时候,在2015年10月25日再次收到了高院通过特快专递邮寄的材料,打开一看居然是高院驳回申诉人再审申请的裁定书,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裁定书落款时间居然也是2015年8月24日,跟下发受理再审的立案通知书是同一天,这样的时间安排让申诉人对于高院的裁定无法释怀。跟高院法官联系之后,居然轻描淡写的让申诉人将材料送回去,说是他们的书记员写错时间了。这样的解释无法自圆其说。申请再审本就是一种法律的救济途径,可是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程序严重属于违法的。申诉人保留着高院邮寄的证据,以便贵院进行核实。  综上所述,本案三级法院都存在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的行为,在加上申诉人有新的证据证明,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hufa律的权威,特向贵院提出申诉,希望贵院依法处理。  此致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车莲芳  2016年8月12日  一起简单的维权医疗事故案,车女士的左眼赔偿案,医院篡改病历减轻责任,法院存档狸猫换太子。却演变为一场耗时长达快6年的马拉松,案件一拖再拖,层层不管,层层推诿,多次去省高级人民法院,省检察院,申诉,抗诉,都不收申诉,抗诉材料,这与当前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决心背道而驰。  医院篡改病历减轻责任 法院存档涉嫌狸猫换太子。  车女士驾车就医 护士一针注入双目失明并偏瘫(需要帮助法律论坛)!  尊敬的领导梁明远院长,人民dafa官。您们好!  车莲芳,一名年方40、正值中年的女士,在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时,由于医护人员失误,导致双目失明,半身不遂。如此明确、简单的医疗事故维权案件,却演变为一场耗时6年的马拉松,法院第一次执行只为一只眼睛做赔偿。另一只眼睛的维权官司迟迟得不到受理。更为奇怪的是,受害者递交的病历,却在法院存档中被蹊跷调包……司法的公正、法律的威严在哪里?   车女士驾车去就医 被治双目失明  2011年12月27日,车莲芳因眼睛不适,驾车到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医院诊断车莲芳只是左眼有点囊样水肿。当时测试和拍片检查,右眼4.8、左眼4.4;眼压右眼17、左眼16。尽管如此,医生好心劝车莲芳做激光,还称不收此项费用。  2012年2月1日下午3时,被医生安排入院治疗。2月5日,护士米燕对车莲芳进行曲安奈德左眼球后注射。注射后突然双眼疼痛、左眼无法视物、无光感。车莲芳告诉护士,感觉眼前一片漆黑,谁知护士扔下针管就跑了。随后邻床打电话后主治大夫才赶来,大夫发现注射时针扎到眼球神经血管。诊断为玻璃体积血、视网膜脱离。  2月6日,医院进行“玻切+眼内光凝术” 给右眼也打了激光,随后,逐渐失明。  因为病情加重,2月28日车莲芳到北京同仁医院就诊。这是一起明显的医疗事故,然而法院判定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75%的赔偿责任。车莲芳承担25%的责任。并于2012年至2015年经七里河人民法院、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逐级审理,对该案件做出终审判决。  去医院就诊,医疗人员的违规操作导致患者双目失明,半身不遂,为何还要患者承担责任呢?虽然车莲芳上诉或多方上访,但至今未能得到解决。  病历造假,法院存档狸猫换太子?  虽然有造成失明和偏瘫的伤害事实摆在眼前,虽然有就诊病历和相关的法律法规摆在眼前,但这起案件依然得不到公正的判决。  在一审案件中,双方都提交了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病历号为1246141.上面有明确记载:患者车莲芳病史无高血压、没有高度近视。属于正常测试值。(北京同仁堂医院病历也有证据),一二审和医疗鉴定报告均未涉及这方面。且一二审依据的都是各自提交的病历。  在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入院诊断时,该院没有查出车莲芳患有糖尿病,且输液时还使用葡萄糖。但医院为了减轻责任,在患者出院后,却在病历中篡改添加出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更荒唐的是,车莲芳七里河人民法院调取案卷时,有了意外发现:车莲芳给法院提交的病历被人为增加了几页内容,与最早车本人提交的病历不相符。这几页病历却出现高血压、高度近视等诊断。法院存档也出现狸猫换太子?车莲芳提供的主要证据病历,全隐藏在治疗费发票里,这种情况实在令人汗颜。而集天司法鉴定中心也摘取此“关键诊断”。正是这些被多恶意造假增加的病历,才使得后期兰州市中级法院,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兰州市检察院抗诉全被驳回。  此外,主审法官在庭审中听取片面之词,并不采纳受害者当庭指出的虚假指控。“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中八份眼科检查报告单,有的写43岁,有的写47岁,性别也由女变男。”如此荒唐的行为和证据放在案卷中,法院为何就不重视呢?  案件一拖再拖,维权何时是个头?  如今,患者维权难,难在非专业人士被专业人士糊弄。难在法院不能秉公执法,司法公平精神无法彰显。车莲芳被治疗双目失明的案件,从2012年开始维权,至今难以尘埃落定。  在医院就诊被治疗双目失明、半身瘫痪,患者还要承担责任?医疗事故按照交通事故划责,岂不荒唐?虽然车莲芳提供的大量证据证明甘肃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存在错误,但对受害方提出的重新鉴定要求,庭审法官称要上会研究,这一研究是就是4个月时间。  之后的鉴定、开庭、辩证、一直拖到2014年7月8日才组织第三次开庭,庭审后判决书迟迟不发,直到2014年11月11日才下发。一个医疗纠纷案件,从立案到一审判决下发,竟然耗时两年零三个月,法院审理过程超过6个月审限时间。(注:这中间的腐败问题再不想提及。)  法院认定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治疗对左眼球后注射操作存在不当,导致失明。却对右眼熟视无睹,同时去诊断,都是因为打针造成的双目失明,为何就能认定与自身疾病有关呢?患者车莲芳认为,这就是直接的医疗行为导致。甘肃省中医院及北京同仁堂医院、眼科专家均认为,患者车莲芳双目失明、刺痛、左半身偏瘫等症状系左眼外伤性神经受损、左眼外伤性后遗症引起。荒唐的是,患者被治疗失明偏瘫,还要自行承担责任;荒唐的是,此案中法院只判决赔偿一只眼睛费用。荒唐的是,对另一只眼睛的诉讼维权,主要证据材料不收,车莲芳请求的鉴定事项法院不支持,为什么非要按医院要求只做因果关系?法院迟迟不予接收,致使患者维权之路漫漫。这与当前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决心背道而驰。  的梁明远院长,人民dafa官,本人不是无理取闹,也提倡依法治国从未去医院医闹过,希望针对该案的诸多问题和疑点,能够看到法律的天平,法律能给我伸张正义。  2016年9月12日当事人给梁明远dafa官留言  2016年10月16日院长的回复,说车莲芳案卷更换和二审无关,根据开庭笔录记载及二审案卷中的证据材料,上诉人车莲芳在二审庭审提交了一份新证据,即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于2015年1月17日出具的“微量快速血糖(空腹)”检验报告单,证明其葡萄糖数值符合正常标准,没有糖尿病。该检验报告单复印件在二审卷中收存,并无任何更改。上诉人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二审中没有提交证据。同时,根据车莲芳在二审庭审中的陈述,其“所有的住院证明及诊断结果的材料全部交给了一审法院”,因此,车莲芳在留言中所提的“原告提供给法院的证据材料与法院存档的案卷材料不一致,存在人为增添、篡改、造假的情况,与二审无关。  二审主审石林法官,是人民好法官。因为我的好多主要病历证据材料,七里河法院全放在治疗费发票里隐藏,医院篡改伪造的病历全更换放在当时人车莲芳的病历里,这些还在七里河法院案卷里,可以去查的。蒙骗了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官、省高院人民法官,兰州市检察院检察官,恳请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严查本案中玩忽职守有关人员,切实维护车莲芳合法权益!   泣血  叩首  受害者:车莲芳 联系电话18152114353  2017年3月21日  一、附证据材料:  一、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2012)七民初字40212号 涉嫌添加、篡改申诉人提交证据的案卷材料复印件一份111页  二、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兰民一终字第1号,案件庭审笔录一份6页  三、2016年7月13日、25日、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病历一份34页  四、落款日期为2015年8月24日,甘肃省高院民事申请再审案件通知书1页  五、落款日期为2015年8月24日甘肃省高院民事裁定书2页  六、2015年7月6日,申诉人向甘肃省高院提交的再审申请书一份9页  七、2015年3月18日,兰州市中院二审判决书一份 16页  八、2014年11月19日,申诉人不服一审判决向兰州市中院递交的民事上诉状一份5页  九、2014年11月11日,兰州七里河法院一审判决书一份16页  十、2016年3月31日,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兰检民(行)监【2016】62010000014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一份 2页  十一、2015年4月20日,申诉人向兰州市卫生局提交的反映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丁延虹短信辱骂当事人的材料及证据一份。  十二、2015年9月21日,甘肃省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书一份,2016年6月28日甘肃集天司法鉴定书一份  十三、北京同仁堂医院拍片诊断证明、甘肃省中医院、陆军总院相关检查证明。  十四、2016年9月26日,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其官方网站的新闻动态栏发布的声明一份,声明中承认给车莲芳双眼做过激光,这点同仁医院病历也明确写着车莲芳右眼激光斑点出血,医院却在法庭上,百般抵赖,不承认。  十五、2012年2月2日,车莲芳入院前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右眼OCT检查报告单一份 【明确写着右眼正常】医院给右眼乱打的什么激光  十六、2016年7月25日,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病历一份 34 页。2012年出院时,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给原告出具的病历复印件一份。43页  十七、2016年10月12日,兰州市七里河法院调取的案件存档复印件一份,内有北京同仁医院,兰州军区总院诊证明论及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两份不同的出院证明 27页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