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 桃李堂:美国商业公司航天发射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转载)

桃李堂:美国商业公司航天发射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转载)

2018-06-14 21:01   来源:未知

  

这两天,中、美、俄这世界上三个最大的航天国家,在相隔时间不长的时间里,均发射了宇宙飞船。 --- 发展航天,三大国同射飞船 --- 北京时间4月18日23时12分,美国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最高载重达3.5吨的 “ 天鹅座 ” 飞船,搭乘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的 “ 宇宙神5 ” 火箭发射升空,给国际空间站执行货运任务。 北京时间4月20日15时13分,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发射场,将 “ 联盟号 ” 载人飞船发射升空,其中搭载了俄罗斯宇航员和美国宇航员各1人,目的地也是国际空间站。 北京时间4月20日19时41分,中国第一艘货运飞船 “ 天舟一号 ” 在海南文昌发射场成功发射,载荷达到了6.5吨,并在今天与 “ 天宫二号 ” 成功对接。 这也算是交相辉映吧,同时,还引发了有些好事媒体 “ 大国之间航天竞赛重启 ” 的新闻编造。 --- 装睡不醒,苍蝇群上跳下蹿 --- 按照惯例,每当中国的航天发射任务执行成功时,国内网络上,总有一些叽叽歪歪的苍蝇,说我们劳民伤财;每当外国——尤其是美国——的航天发射任务执行成功时,同样总有一些苍蝇跟上跪舔,同时还不忘记贬损一下我们中国自己。 什么 “ 私人企业打败举国体制 ” 啦 ,什么 “ 私企战胜国企 ” 啦,什么 “ 中国航天也要私有化释放活力 ” 啦,虽然智者的表现是对之一晒、不屑一驳,但总有一些装睡的人跟上传播吹捧,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被忽悠。 因此,今天笔者就来简单地说说:美国的商业公司航天发射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为了叫醒装睡的人——反正他们是叫不醒的——只为了给更多的朋友们提供一些真实的信息。 --- 国力衰退,经费额不再从宽 ---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英文全称是: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简称NASA,成立之初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行政性科研机构,负责制定、实施美国的民用太空计划与开展航空科学暨太空科学的研究。 但事实上,NASA先后整合了美国陆军、海军的一些导弹研究机构,实际上是军民两用、军事主导的一个机构——这一点世界上的大国都一样,NASA也不例外——所以,即使NASA内部有些人想与中国开展航天合作,却一直遭到美国军方的极力反对。 因此,美国主导的国际空间站,始终排斥中国的进入。这对中国来说真是一件大好事,否则,也许运10的悲剧又会在航天领域重演一次也说不定。至于国际空间站的寿命嘛,原计划是在2020年报废,后来美国人坚持要维持运行2028年,最后大概是确定为2024年左右——距现在7年之后。 而我们中国独立的太空空间站,计划于2020年左右建成,在轨运行10年时间以上。美国有些媒体曾经哀叹说未来太空里只有中国有空间站,这下美国人和欧洲人要去求中国了。 以美国为首等西方航天大国集团的航天技术,本来不至于此,背后的原因嘛,还是一个字——钱。 --- 数额非小,总经费仍然可观 --- 美国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刚刚在4月份审议了NASA的2017财年预算,总额达到了193.06亿美元——看上去并不算少的一个数字。 但其实美国人花在航空航天上的钱远远不止给NASA的预算——NASA只占了约四分之一——大头在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美国气象局等,下面是2009年美国航空航天经费支出。 从图中可以看出,在航空航天方面,美国国防部DoD和美国家侦察办公室NRO也分配了很多经费。 据外电估计,中国2015年航天总经费约为42.1亿美元,数字仅供参考;其中,只有载人航天方面有我们自家公布的权威数据——从1992年到2012年20年的总经费预算共是390亿人民币——是一个非常低的数字。 有人估算,美国2016年航天总经费约为250亿至450亿美元左右,约为中国的6-10倍。 --- 捉襟见肘,抢蛋糕议员抱团 --- 在预算呈现出的很大数额经费的背后,是经费分配捉襟见肘、很多NASA所属研究机构的日子其实过得很拮据的现实。 例如,在2013年年底,NASA曾提出一个削减行星科学经费的计划,现在大名鼎鼎的好奇号火星车和卡西尼号土星探测器,就差点因为经费短缺而被该计划提前终止。 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我们都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些黑中国舔美国的苍蝇则是故意忽视——美国哪有什么国企啊——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从上到下的私有企业好不好。 NASA本来是美国政府机构,但自己就相当于一家私有企业,现在还有几十个下属研究机构和6万多雇员,其业务职能范围涵盖了科学研究、航空、空间技术、航天探索、运行维护、教育培训、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监督管理等各个方面。 国内并没有与NASA直接对应的庞大机构,简而言之,NASA大致相当于中国中科院航天相关的研究所 + 中国与航天相关的高校学院 + 中国军方、中航工业、航天科技/科工下属研究院所 + 总装下属测控中心、飞控中心等 + 总装下属航天发射场、基地、航天科技/科工相关基础设施等 + 相应的安全、监管、纠察部门 ( 含部分军队和武警部队) 。 虽然是这么庞大的机构,但以前NASA一直都是按照商业承包的模式,把生产与发射任务承包给私有企业来做的——再强调一次,美国从上到下,算上政府和军队,哪有什么国企啊,全是私有企业——包括其政府机构也是类似性质。 所以说,所谓的 “ 美国商业公司打败中国举国体制 ” 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 ! ! 人家美国人一直都是商业化运营,这是其资本主义国家的国体所决定的。比中国早发展了几十上百年,在技术、管理等方面比中国领先一些是完全正常的。恰恰相反的是,我们用国企为主、举国体制这一法宝,迅速地追赶和接近了与美国的差距,这才是事实真相 ! ! ! 换句话说,这其实恰恰是能够充分体现国有制和举国体制优越性的事实,而不是体现美国私企优越性的地方,结果倒好,被某些苍蝇们一嗡嗡,就反而变成我们的落后之处了;关键是还有人信,真的也是醉了。 正因如此,在经费数额虽然不少的前提下,背后的资本和私有企业为了争抢这块大蛋糕,当然就你争我夺了,结果就是资本支持的国会议员抱团进行利益交换,插手航天经费的分配。 例如:美国参议院在预算中,明确要求NASA对一个名为RESTORE-L的卫星项目投资1.3亿美元,背后就是民主党参议员芭芭拉·米库斯基 ( Barbara Mikulski ) 的功劳。 因为执行该项目的戈达德空间飞行中心 (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 ) 就位于她所在的马里兰州,而这显然可以创造不少就业机会,也为她在当地民众的心目中加分不少。 作为利益交换,她会支持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 ( Richard Shelby ) 增加SLS预算的要求。SLS的全称是太空发射系统 ( Space Launch System rocket , SLS),是一款目前看没有明显应用前景的火箭,美国参议院要求NASA投入重金开发。 原因是:SLS由位于阿拉巴马州的马歇尔空间飞行中心 (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 ) 负责,而来自阿拉巴马州的议员谢尔比,当然要积极地为本州的项目代言。为此,谢尔比与芭芭拉进行了几乎是公开的利益交换,互相抱团支持对方的预算计划——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以前经费宽裕的时候,NASA的问题没有暴露出来,现在经费不宽裕了,由于外部经济环境差,大家抢蛋糕更疯狂了,问题就都暴露了。 --- 打破垄断?原来是资本狂欢 --- 看了上面的内容,大家应该明白了吧。如果用一家超级商业公司来比喻NASA的话,原来经费多,浪费的地方不影响大局,还能运营下去。可现在经费少、争抢激烈了,于是,如果仍然按照原有的模式,NASA就快要运营不下去和 “ 破产 ” 了。 这才是NASA改变航天发射任务分包模式和分包对象的根本原因 ! ! ! 比如,以前NASA的军事发射任务,完全被这家叫作 “ 联合发射联盟公司 ” 的企业所垄断——就是本文开头所说的此次 “ 天鹅座 ” 货运飞船发射的承包商——而联合发射联盟公司是2006年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各出资50%成立的一家合资企业。 2013年,美国空军授予了联合发射联盟公司一份为期5年、价值110亿美元的改进型一次性运载火箭分段购买合同,联合发射联盟公司作为其唯一认证的服务供应商,在没有其他竞争者的情况下,独自完成36次核心火箭发射任务。 可能有的读者亲们会问,那2006年这家公司成立之前呢?是由谁承包的呢?——当然就是由这家公司的两大股东——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彼此竞争来互相抢的喽——垄断,还是垄断,只是换了一种更加直白的方式罢了。 可想而知,这种超级垄断的背后是什么。。可是,经济危机之后,这种方式让NASA受不了了,玩不下去了啊。 所以,才有了NASA把军事发射任务对外的开放,这才有了SpaceX公司的登场。 --- 新贵崛起?资本家轮如逝川 --- SpaceX公司的大BOSS 埃隆·马斯克 ( Elon Musk ),唉呀,提起他不知怎么的就想起贾跃亭,贾同学真是得其时不得其地啊,嘿嘿。 猜想如果贾同学生在美国的话,相信就会是马斯克第二,对其做PPT忽悠钱的能力,真的是不服不行。 马斯克在美国也被称作是 “ 大骗子 ”、“ 明天破产 ” ,关于他将要破产的新闻在美国也几乎是每周一出。 此人先是投资了著名的国际贸易支付公司PayPal,然后卖了PayPal给eBay赚了第一桶金2亿美元,之后就开始了神奇的 “ 从仰望星空到飞向太空 ” 的投资奋斗之路。 为了实现 “ 从仰望星空到飞向太空 ” 的梦想,在为一个火星协会的太空老鼠繁衍项目捐献5000美金之后,马斯克成功让航空圈认识到他的 “ 富豪 ” 身份。随后,马斯克找到了在各个大学间做航天器设计课程的教授——迈克尔·格里芬——请记住这个人,其经历类似于育良书记式的人物啊。 迈克尔·格里芬,出生于1949年,物理学学士、质谱航天科学学士、电气工程硕士、质谱应用物理学士、工商管理硕士、航空航天工程博士。被马斯克忽悠一起去俄罗斯谈购买火箭用于航天发射,结果跑了一圈,一无所得。 马斯克一怒之下说:不如自己造! 通过把特定的一些材料从军用换成民用材料,马斯克把成本核算降到了公开成本的5%,这个接触过军品研发的都清楚,当把变态般的指标要求降下来后,成本会大幅下降。那可靠性怎么办呢?反正一次性使用嘛,下次再用的时候把主要部件重复使用,不重要的这些民品部件再换新的就好了呗。 于是,格里芬加入了马斯克成立的SpaceX公司,开始规划设计制造火箭,马斯克把他赚到的第一桶金投入了一半——1亿美元。 在为SpaceX招揽人才、采购元器件之时,马斯克认识了Tesla( 现在大名鼎鼎的特斯拉 ) 创始人马丁·艾伯哈德 ( Martin Eberhard )。正好Tesla缺资金、缺工厂生产能力,而SpaceX刚刚为造火箭建了自己的工厂。 这下正好一拍即合,艾伯哈德算是上了贼船吗? 哈哈。。2004年02月,马斯克给Tesla投了630万美元,成了Tesla的董事长,拿下了所有事务的最终决定权。 恰好美国人这时也在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马斯克通过政府公关,忽悠到了奥巴马对特斯拉工厂的参观,一次给了政府低息贷款4.65亿美元,马斯克就以4200万美元收购了原价值10亿美元的工厂,因为经济不景气和政府扶持特斯拉给政策,马斯克又完成了一次空手套白狼的成功忽悠。 之后,马斯克频繁遇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又频繁地忽悠到一笔笔资金稳住。 2008年,SpaceX捣鼓出来的火箭终于首次发射成功,此时,原来曾帮助组建SpaceX团队做详细技术规划的前大学教授格里芬,成了NASA局长,NASA局长,NASA局长。 如前一节所述,这正是NASA按照原来的垄断分配利润已经快要经营不下去的时候,SpaceX作为资本新贵,乘机而入,以非常低的价格,诱惑NASA开放市场,与它签署发射合同。 一开始,如同育良书记一样,格里芬还有些学者良心,面对SpaceX通过公关拿到的NASA合同,深知SpaceX技术底细的格里芬,拒绝为这一合同签字。 随后,就是整个SpaceX团队的老朋友、老同事、老战友们,逐个的找到格里芬,谈感情、谈生活、谈梦想、畅想未来、仰望星空——额,结果如何,不用再说了。。 然后,在格里芬局长的 “ 不知情 ” 下,NASA的下属机构,开始打着 “ 混改 ” 、“ 深化改革 ” 、“ 万众创新 ”的名义,大肆向SpaceX几乎是无成本地转移技术、人员、生产设备、管理经济等等一切NASA积累了数十年的成果。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有了今天的SpaceX,有了苍蝇们用来攻击中国的 “ 美国私企打败举国体制 ” 这一编造的神话。所以,了解真相的人们,曾经有人说: SpaceX 不过就是NASA的私生子罢了——拿着NASA的技术、人员、设备,不用负担原来的债务,不用付出几十年长期投入的巨额研发与工程成本。 特么的,如果中国成立一家企业,把前述的中科院、高校、中航、航天科工/科技、总装等所有单位的核心成果和人才无偿获得的话,再加上中国劳动力成本和生产成果的低廉,那绝对可以创造比SpaceX更神得多的神话。 苍蝇们就是故意忽略背后的真相,靠编这种谎言来攻击我们的航天事业的,这下大家全明白了吧。 总之,SpaceX公司就是美国新资本家崛起,和部分现有资本及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代理人勾结在一起,把原来属于美国全体纳税人的利益,集中转移到一家新私有企业,瓜分利润的过程罢了,如此而矣——这才是所谓神话本质上神在了哪里。 当然,原来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联合成立的联合发射联盟公司肯定不高兴,所以其政府和军方的最大代理人美国空军,开始百般刁难SpaceX公司。 马斯克及背后的资本家们,应对的方式就是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来——法律诉讼。2005年开始,SpaceX公司开始在法律上挑战联合发射联盟公司,之后,又针对美国空军发起了诉讼。请注意,该公司所起诉的对象美国空军,是负责其认证和进入市场、并可能有一天会成为其最大的客户的组织——这就是美国资本家们设置的特有游戏规则 随着美国老牌资本和新贵资本 ( 背后也有许多老牌资本的投资 ) 的博弈,最后谁上谁下,都不用猜,肯定是互相妥协,一起瓜分呗。 但是,我们可千万不要相信美国的这种 “ 神话 ” ,能够适合在中国复制。如果真能复制,那其实就代表着全体人民国有资产的流失,可绝不是像某些苍蝇们宣称的那样是一种进步 ! ! ! 我不由得又想起贾跃亭同学了,他只有在美国才能玩转资本啊,嘿嘿嘿嘿,中国的游戏规则可完全不是这样,谁他贾同学站错队,在汉大帮不在沙家帮呢?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