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笑话 > > 大余林盛公司无偿强占草民二十万亩林地,草民不敢求有解决,只求同情!!!!(转载)

大余林盛公司无偿强占草民二十万亩林地,草民不敢求有解决,只求同情!!!!(转载)

2018-05-25 14:00   来源:未知

  

上世纪70年代末,江西省大余县林垦局(现为“林业局”——下同称)与内良公社(现为“乡政府”——下同称),由县法院作鉴证机关,把林农所在5个大队(现为“村委会”——下同称)37个生产队(现为“村小组”——下同称)的大部分山林划出,组建“国营大余黄溪茅竹林场”;且山林归林场永久性经营,山林权依然归林农所有(情感医生情感天地)。  2004年7月21日,大余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把4个“全民所有制”企业林场营业执照统一在工商部门予以“注销”。转制后,林业系统以“4合1”模式,对4个林场资产评估值为6034.37万元,以5000万元人民币完成了“国有控股”的“转制”;成立“大余县林盛木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林盛木业”)。  “所有权”属林农的山林,在林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摇身一变就“收编”到了“林盛木业”的名下……所有林农都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就此,林农不断向县、市、省相关部门反映,问题一直未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  近年来,仅在大余县内良乡,因山林引发的大小社会矛盾冲突、“骚乱”就高达10多次,有的人因山林“肇事”,“逃亡”在外有家不敢回;有的人被“抄家”;有的人被“逼迫”签字“认罪”,竟然上吊自杀;有的人因山林问题,被入狱半年;还有升级到了数千林农参与,对毛竹林以毁灭性砍伐的“baodong”事件……江西大余:林业“转制”引发社会矛盾激化——林农群起“怒吼”为哪般?往事回顾:一纸“协议”订下“卖身契”    上世纪70年代末,在当时的大余林垦局、大余县内良公社的主持下,由大余县人民法院作鉴证机关,林农所在的大队与大余县“国营黄溪毛竹林场”签订一纸“协议”,将5个大队37个生产队的大部分山林划归该林场永久性经营,山林权依然归林农所有。  记者从林农提供的共计13页的“协议”中了解到,协议签订之日是在1977年10月30日。其内容共分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1—4页的“协议”正文,第二部分在5—13页。作为附件的“划入国有山林一览表”,在每页的右下角,都毫不例外地盖有“国营大余县黄溪茅竹林场”公章。  记者注意到,该“协议”书正文共订有10项内容。其中第1项便是:内良公社XX大队XX生产队同意将(附表)山林划给国营林场永久经营;第10项有文字:划给国营林场经营的山林,一律以本协议附表载明的山林及四址界线为准,山林原土地证、山林执照等证件,仍由原业主妥善保管;一旦国营林场与邻近公社、大队发生山林纠纷时,原业主应拿出证件协助解决好山林争执。但原业主土地证、山林执照等证件对国营林场不起任何作用。  记者试图从第二部分的一览表中,想了解当初划人“国有林场”的山林面积总数是多少时,才发现内良乡划出来的山林,只做了生产队、山场小地名、四至界址、原业主、大队生产队代表等5项记录。至于重要的面积数一项,却无从知晓。山林的具体面积、亩数对林农来说,纯粹就是一笔“糊涂帐”。  在特定的环境里,划就划了。然而,谁能料想,在20多年后当初划出的山林会成为烫手的“山芋”呢?    林业转制:值钱“金子”抵了“青菜”价    进入新的世纪,一切仿佛呈现出新的气象      2001年6月21日,赣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国有林场改革的意见”出台(赣市府发[2001]21号)。  该意见的“指导思想”是:以所有制结构调整为突破口,以产权制度改革为重点,加大产权制度、组织结构、内部经营机制的改革力度,尽快建立起既符合社会主义市场规律,又体现国有林业特点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逐步形成一、二、三产业协调发展的林业经济格局。  该“意见”二为:大力发展非国有制经济,推进国有林场产权制度改革;对“林场”改革提出多种思路和建设性参考意见。  大余县林业局生产经营管理股股长周桂荣告诉记者,当时林业系统转制的文件起草和方案都是他起草的。大余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是在2002年开始启动的,2003年底完成所有的企业转制。当时在全国都没有这样的专业评固机构,所以只有林业局组织相关技术人员进行评固。  当初预测转置成本需要3400万元。为了筹集职工安置款项,就在烂泥迳林场的3.77万亩国有商品林,进行40年的经营权向社会公开拍卖,当时拍卖金额大约是2200多万元,剩下部分由职工入股部分资金。比当初设定的1775万的底价,升幅为15%;经过拍卖的升幅,政府部门也就认可这个资产评估经得起市场的考验。他说,政府有一个“抄告单”对评估的认可。  据了解,在2003年6月10日一份由大余县林业局作出的《大余县国有林场林木资源资产评估报告书》中,载明该县4个国有林场(烂泥迳、帽子峰、长潭里、黄溪茅竹林场)有林地面积12356.3公顷(不包括国家公益林4.913万亩及争议山),林木蓄积58.5459万立方米,总评估值为6034.37万元人民币。  有许多林农向记者提出自己的异议。林农认为:4个林场压根就不是什么“国有林场”,充其量也就是个“县办林场”。更让林农气愤的是,自己的山林在那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环境下,被“强占”经营且不说,那毕竟是历史遗留的问题。  如今,山林竟然被林业部门隐瞒林农,把所以权人的东西都给低价贱卖了。天底下那有这么不尽情理、法理、天理的事情?  林农比喻说,这种转制现象,就像是自己购买使用的手机,突然被别人强行“借”去使用,到头来手机还被转手“处理”,低价卖给别人了。这怎么能让人接受呢?    林盛出笼:“国有”控股企业“4合1”        林盛出笼:“国有”控股企业“4合1”    大余县林业系统4个林场“4合1”到大余林盛木业有限责任公司,对外“统一”口径均为“国有控股”企业。  县林业局生产经营管理股股长周桂荣回忆说,“转制”的具体情况是:先把4个林场的资产并到林业公司,再以林业公司为出资人,以出资人设立林盛木业有限责任公司;当时是林盛木业有限责任公司为发起人。以林木资产经过评估为5300多万元。政府占股份51%,社会自然人占股份49%。改制后的林场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  大余县林业局党政办公室主任李云霞告诉记者,“林盛木业”是按照股份制企业来运作,该公司股份是以国有控股51%;还有49%的股份,是通过吸收社会资金来完成的。  记者从一份落款时间在2004年5月25日(后来改动日期为2005年5月25日)的“大余县林业企业转制工作基本情况”中看到,有如下文字表述:  二、企业转制实施形式。……宜拍卖的资产面向社会公开拍卖,不宜拍卖的资产由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无偿划拨到大余县林业工业公司,再由大余县林业工业公司代表政府以林木资产作价出资设立国有控股“大余县林盛木业有限责任公司”,国有控股总出资额的51%,余额49%向社会自然人(林业系统职工优先认购)募集认购。现已将烂泥迳林场国有商品林中的3.77万亩山林经营权划分为13块,委托赣州拍卖中心大余拍卖行公开向社会拍卖,拍卖所得款项2285.8万元……  针对涉及林民长远经济利益和权益,以及外界对“林盛木业”转制有一定看法。李云霞说,以前的林木资产要和现在来相比,当然是大不相同。对于改革,也肯定是有利有弊,肯定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总的来说,林业转制是比较成功的。现在“林盛木业”每年上交财政达1000多万元。      记者从“大余县林业企业转制工作基本情况”和“大余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方案”两个材料中都注意到,有文字清楚地提到: 4国有林场现有林地所有权多数属乡村集体,除烂泥迳林场部分属国有以外,qita3个林场的经营山场均属协议划山经营,林价与乡村集体分成(山林权属于村民集体所有——记者注)。  然后,对帽子峰林场、长潭里林场、黄溪毛竹林场、烂泥迳林场拍卖后剩下的qita山场和qita资产进行股份制改造,设立大余县林盛木业股份有限公司,根据有关部门对这几个林场的资产评估情况,51%以上资产由县人民政府控股,49%以下资产由职工(或个私)自主选择入股。组建后的股份有限公司按照公司化运作,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享有独立法人资格。条件成熟时国有股部分也可面向社会公开拍卖,私人股可依法进行有偿转让。  林盛木业有限责任公司一名姓张的副总经理向记者介绍说,“国有控股”原来是51%的股权,后来退了20%法人股,由广东博罗县一老板认购;现在的股份结构是国有控股31%、广东博罗县一老板持有20%,剩下49%的股权为社会自然人持有。    矛盾冲突:林农“怒吼”只为“生存权”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喝水。”而靠山、靠水的百姓,一旦失去了靠山、靠水生存的依托,事情将会怎么样呢?  大余县内良乡的林农,面临的就是这样维系生存的“难题”。  林农认为:山林所有权是属于林农的,而林业系统对林场施行企业转制,压根就不管山林权属,不顾引起社会矛盾激化。“林盛木业”把林场“收编”后,也同样不跟林农履行、完善协议,重新签订新的协议,这已经严重地侵犯了林农的正当合法权益?  就此,林农不断向县、市、省相关部门反映,问题一直未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        据调查,近年来仅在大余县内良乡,因山林引发的大小矛盾冲突、“骚乱”高达10多次,有的甚至升级到了数千林农参与,对毛竹林以毁灭性砍伐的“baodong”事件——事后,有的人被追究“责任”,入狱半年;有的人因山林问题引起的“肇事”,一直害怕被抓,至今过着“逃亡”的日子;有的人家里被数十名不明zhenxiang的人员莫名“抄家”——家用电器、饭碗桌椅、床铺衣柜全被掀翻;更有的人因为受到相关部门的“打压”、“逼迫”竟然上吊自杀,幸亏发现才未酿造更大的后果(因害怕遭受不测,记者在调查、核实、了解中,所有林农一致表示、恳请不要把他们的真实名字公布出来,故隐去真名,是说事实)……  2007年5月15日,记者来到大余县内良乡,在河边街见到一村民。他是砍伐竹林被捕的。  他告诉记者:“我是内良乡一个小组的村民。由于我们村民对山林被侵占,一直没有得到相应合理的解决,心中不服。”  2006年11月14日,这天全乡数千人一同上山砍伐毛竹林。11月27日,他被大余县森林公安拘留,直到2007年5月13日才出狱。  他被捕时,并没有出示警官证、逮捕证、拘留证等任何证件,横冲直撞就来抓人。再说,当时砍伐竹子的也不是我一个人,是全乡数千人一同砍伐的。抓他一个人,他觉得实在不公平;何况山林所有权本来就是属于林农的。“林盛木业”没有按照划山协议履行“合同”,一直没有给过林农山价,他们没有拿到过一分钱山林的“提成”?  一名65岁的老妇接受记者采访,回想起经历“恐怖”的一幕,依然心留余悸,满眼流淌着泪水。她就是受“恐吓”、“逼迫”要在材料上“签字”、“认罪”,后来上吊自杀的农妇。  她向记者回忆说,“林盛木业”伙同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把她两个儿媳妇打伤,在大余人民医院住院一个多月不说。2005年11月下旬,大余县森林公安局的人把她叫到乡政府,拿来一个文件要她签字;她说不认识字,公安就强行要她按手印,因她执意不按手印,拉扯中还把她的手扭伤。  这位农妇说,在宁死不从的情形下,这个手印没能盖上。事情从当日下午2:00一直纠缠到5:00,其间一直限制她的人身自由,连上顾所都不可以。回家后,她想不明白,也被森林公安吓怕了,觉得反正都是死得过的人了,决定上吊死了算了    此时,正好有一位女邻居来家里串门,发现上吊自杀的农妇,就把她救下。发现迟了,后果就不敢设想。  周边村民告诉记者,这位农妇之前身体一直很好,经过这件事后,整个人都变了,不见了笑容,人也变得木讷了……  在内良街尾一居民家,一村民向记者说到,他在广东打工,打电话回家得知,2006年5月左右,有数十名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他家中,说要找他,那些人在他家坐了十多分钟,便要求他父亲把他叫出来。  他父亲回答这伙人说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伙人出手打了他老爸两个耳光,接着就开始砸他家的东西。把他家的电视、冰箱、生活用品全都砸毁,床铺也翻了个底朝天。  事发,他们报警。110的工作人员是第二天才到事故现场。找派出所,他们就说,你们决定私了,公安不介入;于是,他们找到乡政府,乡政府表态,这种事由派出所受理,不是政府介入的。就这样,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林农说,像这几例“事件”只是“皮毛”。因为山林问题所产生的矛盾“积怨”由来已久。林农还自发地大“规模”冲击过乡政府和黄溪毛竹林场,掀翻小车砸坏办公桌和玻璃……    记者调查:“国有”控股公司变“私营”    “林盛木业”的“4合1”转制模式,对外一直口口声声是“国有”控股,其企业类型的实质究竟是怎样呢?  调查中,记者从大余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注册监督管理局了解到,成立于2004年10月19日的“林盛木业”,在该局注册(3621242000533)的企业类型是: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而让记者难解的是:在“林盛木业”出示的营业执照,企业类型一栏写着“有限责任公司”,惟独少了“私营”两个字。  林农如是说,林业“转制”,相关部门把林农的山林,白白地拱手送去给个人和部分领导了。就连划归“国家生态公益林”的多处山林,也被只视眼前利益的人,乱砍滥伐“剃成”了瘌痢头,林农不断反映、呼吁,事情根本无人问津。  据了解,2003年9月3日,大余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工作领导小组(余林转字[2003]8号)“关于呈报《大余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方案》的请示”要求大余县人民政府对“转制”方案予以批复。  2003年10月24日,大余县人民政府“余府字[2003]97号”做出“关于对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方案的批复”。  记者注意到,该“批复”意见共分为八项。其中      一、转制形式:烂泥迳林场国有山林资源向社会公开拍卖,林业工业公司资产采取整体或分块向社会公开拍卖,拍卖资金用于烂泥迳林场、黄溪毛竹林场、帽子峰林场、长潭里林场、林业公业公司职工安置;对烂泥迳林场拍卖后剩下的其它山林和资产、林业工业拍卖后剩下的资产及帽子峰林场、长潭里林场、黄溪毛竹林场山林资源、资产,由你局根据实际情况向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领导小组另行提出转制形式,报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  除此之外,在“批复”中只字未提赞同“林盛木业”的转制组建形式。可以看到的是:“对烂泥迳林场拍卖后剩下的其它山林和资产、林业工业拍卖后剩下的资产及帽子峰林场、长潭里林场、行溪毛竹林场山林资源、资产,由你局根据实际情况向县林业系统企业转制领导小组另行提出转制形式,报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  记者也没有发现有qita“公文”有通过“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许可林业系统“4合1”组建“林盛木业”,对下属4林场的“收编”形式。  而有一点却毫不含糊地显露出“大余县林业工业公司”同样是属于这次企业“转制”的对象。  同样也属“转制”的林业企业,为什么4个林场的资产却要先绕弯子,把“不宜拍卖”的资产无偿划拨到一个“转制”企业呢?再由该“转制”企业“代表”政府设立“林盛木业”?然后,完成“国有”控股总出资的51%……记者对此转制的“脑筋急转弯”更是不明白。  当地林农毫不客气地说,现在“转制”的山林足以达近百亿的市场价值。而受“转制”和“林盛木业”的连带影响,该县林业系统,在林农集体手里“划拨”经营的几个林场的“林改”工作,一直是举步为艰,难有进展。  林农怨声载道,怨言四起:“中央、国务院的好政策,为什么到了地方都走样?大余真就‘山高皇帝远’,没有人能管得了吗?”  针对林农的山林归林场“永久性”经营的协议条款,有法律工作者指出:这样的条款是有违背法治精神和立法原则,协议条款明显有失公平、公正,也与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相抵触,是违法的“协议”合同。    采访手记:依法行政任重而道远    在大余县采访的10天中,就林业系统企业“转制”,所撂下的一系列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之事来说。记者深深感受到,相关部门根本没有把群众赖以生存的头等大事,当做一回事。反之,所采取的是“高压”、“冷落”、“不理”的态度……      有人说:“都是林改惹的祸。”假如,没有林改,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出来了。理由也好、借口也罢……都说,群众利益无小事。作为相关部门和一级政府,我们能不能反思、反省一下自己的行动和作为呢?  采访中,有位村书记说了一句意味深长、比较中肯的话:“狗急了也会跳墙。林农在不断上访反映情况,得不到落实、协调解决的情况下,采取了过激行为和行动;作为最基层的支书,我们不主张、不赞同林农所采取的过激行为和行动;但是,我们可以理解!”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