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笑话 > > 难道恩施法院有一个叫付泽润的大法官?

难道恩施法院有一个叫付泽润的大法官?

2018-08-12 10:43   来源:未知

  

    难道恩施法院有一个叫付泽润的大法官?  中国版的波茨坦磨坊案,究竟是谁在当法官?  2001年,付泽润称:“你要是还不出钱来,就把房产证拿来,不然的话,我就要动用司法。”  法律人付泽润为了长期霸占张恩山的合法财产,用教唆翟齐芳恶意诉讼的手段,把自己的智商降到零以下去编造恶意诉讼的诉讼请求授意律师串通法官作枉法裁判,用洗脑的手段使翟齐芳的智商降到零以下去乱告自己的儿子,用冥钞背后的黑钱使法官的智商降到零以下胡诌白痴判决书,把公正与正义降到零以下,用层层迭加的一个又一个的低级错误给翟齐芳制造了一个囚笼将其软禁隔离起来,使我家从天堂沦为人间地狱。操纵公权肆掠诈骗钱财,翟齐芳被囚禁在里面进行慢性谋杀,我被隔绝在外面有家不能归形同亡国,陈雪松不过是一个僵尸法官。  法律人付泽润向法庭提供伪证,自己作案自己裁判牟取他人合法财产做婚房设继承权破坏我生产资料,如果这不是犯罪,那么,请把所有的监狱的大门都敞开,所有的罪犯都不是罪犯。  难道恩施法院有一个叫付泽润的大法官?  ?folderNo=3001&id=e8894136-5ab7-4e7b-a269-455c1d0119b3  (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立案程序违法、审理程序违法  请速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  翟齐芳的诉讼请求:“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与恩施市拍卖行签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签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无效,并将上述产权依法确认给原告。”  根据翟齐芳的诉讼请求,其起诉遗漏了恩施市拍卖行与恩施市农资公司是本案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也就是本案已明确的被告,而且应作为两个不同的合同诉讼主体各自立案。其诉讼请求与本案所诉讼的被告主体不相符。   恩施市拍卖行与恩施市农资公司各是一个民事主体,翟齐芳应将恩施市拍卖行和恩施市农资公司分别列为两案的诉讼被告。既然翟齐芳不依法定程序解决,又漏掉了两个不同诉讼主体已明确的被告,将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合同纠纷案混为一案起诉,其起诉和诉讼请求严重地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起诉必须要有明确的被告”及有关诉讼主体的规定。那么,恩施市法院就应依法不予立案驳回起诉。而(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将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的合同纠纷案作一案立案,违反法发[1992]22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139条:“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  一审法院的法官陈雪松在接受该案时,就应“已知”这是一起程序严重违法的立案,除了依法裁定驳回起诉,法官无权继续违法开庭审理。但江湖骗子付泽润利用冥钞打通关系使陈雪松门忘记了什么是违法、什么是枉法行使审判权,而判出了(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书。如果不是付泽润与陈雪松法官的恶意串通,那么,是什么诱惑可以使陈雪松以身试法?为替付泽润达到恶意诉讼霸占他人财产的目的,明知是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纠纷案而违法混作一案审理,在审理的过程中故意不审理张恩山与恩施市拍卖行所签订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所签订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而将张恩山已合法取得的房产恶意再“确权”给付泽润戴的一张脸子壳儿翟齐芳。  司法解释法发[1992]22号,是1992年颁布实施的。(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一案的起诉时间是2001年11月12日,恩施市人民法院的法官对最高人民法院的这段司法解释是没看过还是不知道?明知其诉状遗漏了两个当事人是严重违法的立案,而冥钞背后的纯金的诱惑,使鬼推磨颠倒黑白转动诉讼法胡诌出(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书。二审的法官在审理该案时没看过翟齐芳的诉讼请求吗?是看不懂还是不想看懂?而乱判出了恩民终字第592号民事判决书。付泽润给陈雪松门许了什么愿?莫非是冥钞的魅力使庸医病官陈雪松门集体沦为智障而贱卖白痴判决书?胡诌乱判的白痴判决书遭到了检察院的抗诉。而再审的法官难道同样没有看过翟齐芳的诉讼请求吗?不知道该案的立案是严重程序违法?是应依法驳回翟齐芳的起诉?还是继续枉法卖白痴判决书,在这二者之间,见了冥钞都眉色飞舞的王卫光仍然枉法瞎判出州民再终字第39号民事判决书:“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不能成立。”为了冥钞可以无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明文规定,大言不惭地说:“检察院干涉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难道陈雪松门只要能忘掉法律就能枉掉法律?集体滥用权力一致性地对我国宪法性法律诉讼法完成了选择性遗忘?  2001年2月,付泽润就在打张恩山的房产的主意,教唆指使张嵩挑拨母子反目,为了将翟齐芳赠与给张恩山的56000元所购的房产骗到手,用冥钞拉关系打通其“已知”的各个关键节点,在翟齐芳的诉状中炮制程序违法的诉讼请求:“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与恩施市拍卖行签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签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无效,并将上述产权依法确认给原告。”却又不敢将恩施市拍卖行和市农资公司列为该案的被告,更不敢对这两份合同的效力进行审理。为了其目的,付泽润指使陈雪松门回避对这两份合同效力的审理,按照付泽润操控的“委托购房”去判决。  这种严重的枉法、司法腐败应不应该问责?人民法院已知错认错应不应该改错?程序违法的立案、违法审理的一审、二审和再审的判决,是否应依照《最高法院关于民事审判监督程序严格依法适用指令再审和发回重审若干问题的规定》和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八条:“按照第二审程序再审的案件,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不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或者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不予受理情形的,应当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的规定,是否应依法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还是继续枉法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张恩山  2015年4月22日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