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 【连载十一】长篇小说《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小说)

【连载十一】长篇小说《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小说)

2018-03-19 17:04   来源:未知

  

等水大义到了水大礼家时,发现自己已出嫁的几个妹妹也已经赶到,还有水大礼两口子。水公公是想召开一个家庭会议,所以把能来的子女都召集在了一起。其实水大义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但都远嫁到了新疆。因为在实行土地责任承包制以前,新疆的生活水平比武威要好,能吃饱饭,为了让女儿们能吃饱肚子,水公公水婆婆便忍痛把两个女儿远嫁到了新疆。因为路途遥远,水大义这两个姐姐没有出现在这次家庭会议上。 家庭会议开始了,水公公首先向子女们说明了水大智考取大学的情况,以及自己想要想尽一切办法供出一个大学生儿子的决心。之后水公公说: “大智虽然考取的是自费大学,但以大智的吃苦好学和念书时的好成绩,将来国家给分配个工作,成为一个吃公家饭的人应该不是难事。可上自费大学需要很多的票老爷(钱),我和你们妈岁数也大了,怕是已经不能出多大的力了,所以我希望你们这些做哥哥做姐姐的能够帮这个弟弟一把,让他把这个大学读完。” 水公公的语气里既有一种长者命令式的要求,又有一丝请求的意味. 听了水公公的话之后,在座的子女们其实情绪其实还是很激昂的,因为毕竟他们都姓“水”,弟弟考上大学也是为水家脸上贴金的事,是水家的光荣。 因为现在水公公和水婆婆跟水大礼在一起生活,所以水大礼首先表了态: “爹,妈,你们放心吧!三弟上大学的学费就包在我这边了。” 其实水大礼这么说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弟弟考上了大学,将来十有八九就是城里人,不会再回来跟自己分这份家业了。而爹妈和弟弟的责任田都是自己在种植,收入归了自己,自己把大头承担下来也是应该的。水大礼作出这样的承诺也正是水公公所期望的,水大礼说完后,水公公非常高兴地望着水大礼。之后,水大义也兴奋地表了态,表示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自己会定时定数给弟弟生活费。如果手头宽裕,还可能会多给些。随后水大义已出嫁的两个妹妹,也是水大智的两个姐姐——吉兰和吉凤,也纷纷表了态,愿意每年定时给弟弟生活费。就连目前还尚待闺中的吉花也表了态: “爹,妈,你们就放心吧!我以后嫁人呀,男方家必须首先得答应每月给我弟弟生活费,不然,想娶我,门都没有!” 吉花说完以后,引得全家人哈哈大笑。 看到这样的结果,水公公水婆婆打从心眼里高兴。虽然以前的岁月艰苦,但老两口还是含辛茹苦咬着牙把这么一大群孩子拉址大了。如今儿女们都长大成人了,并且还能如此团结,共赴难关,老两口也赶上了好时代,过上了温足饭饱的生活。水公公水婆婆内心的那份感慨与幸福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尤其是水公公,想想自己由于身单力孤在旧社会旧时代所受的那些屈辱与苦难,再看看如今儿女满堂、子孙绕膝自己所感受到的这份荣耀与甜蜜,更是在心里喟叹了许久…… 这个夏天,水大义不止一次的在水耀宗面前说让耀宗好好学习,将来也要考大学的事。虽然年幼的耀宗尚不明白考上大学是怎么回事,但水大义说的次数多了,懵懂中的耀宗也暗暗地有了一种压力与动力,对大学也开始有了一种默默地向往。 在暑假里,孩子们除了帮爹爹妈妈干农活以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放牲口。 在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以前,韦家崖子人基本家家养的都是黄牛,用来耕地。但是实行责任承包制以后,家家都追求精耕细作,力求把庄稼种得更好,劳作节奏明显快了许多。而黄牛这种牲口虽然温顺踏实,耐力出众,但是它那种温吞吞的性格显然已与当时快了许多的劳作节奏不相适应了。于是,韦家崖子的人便都换养了跟黄牛的气力相差无几,而性格却比黄牛急促很多的牲口。韦家崖子的人基本上都换养成了骡子。 骡子这种牲口是马和驴杂交的产物,外形跟马差不了多少,只是鬃毛没有马的长而已。水耀宗家换养了一匹棕色的骡子。这匹棕色骡子膘肥体壮,身材高大,一身棕色,没有一根杂毛,皮毛有着丝绸般的光泽和光滑细腻的手感,那威武的样子一点也不逊色于一匹俊美的骏马。韦礼祥家养的是一匹毛色黑白相杂的花骡子,韦瑞信家也是一匹棕色的骡子,而张乐家则是一匹毛色油黑的黑骡子。 韦家崖子肥沃的土壤能滋养丰茂的庄稼,同样也能滋养青草。每到盛夏,在韦家崖子的每一条田埂上,几乎都很看到丰美的青草。孩子们在暑假里则会奉大人之命牵出自家的骡子到这些田埂上放。如果是在田里有庄稼的田埂上放,孩子们就得小心翼翼地牵着骡子,不能让骡子吃到庄稼,要是吃到了,是会被田主骂的。如果遇到夏收以后没有再种植的闲田,孩子们便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小段铁棍来,钉在青草茂盛的田埂上,钻地为桩,然后把骡子拴在铁桩上,任骡子自己去吃草,而孩子们则被解放了出来,可以自由玩耍了。 张乐在学校本来是比水耀宗他们高两级的,所以平时很少和耀宗他们玩,还是放骡子的使命让他们玩在了一起。 孩子们在连环画里看到过许多英雄跨在战马上的飒爽英姿,心生羡慕。于是孩子们也想体验一下那种跨上骏马的感觉,便来骑骡子。也许骡子天生就不是供人骑乘的动物吧,一有人骑上它的背它便会前蹶后扬,直到把背上的东西摔落在地才肯罢休。骡背上当然也没有马鞍之类的东西,孩子们都是骑在赤裸着的骡背上的,往往没几下就会被骡子撂翻在地。 孩子们也是很聪明的,刚开始骑骡子时都会选择要么是草堆边,要么是沙地里,即使被骡子摔落在地也不会很疼。如此反复地骑上几次,哪怕是再桀骜不驯的骡子也便就范了,乖乖地被孩子们骑上背了。凡是最后骑上骡背的孩子们,几乎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水耀宗因为胆子越来越小,起初是不敢骑自家那匹棕色的骡子的。韦礼祥他们便一再嘲弄耀宗胆小、傻里傻气的,再加韦礼祥他们三个都已经骑上了骡背,耀宗心里也是向往不已。于是,耀宗心一横,便也骑了上去。虽然刚骑上那几次耀宗都被吓哭了,但他最后还是降服了自家的骡子,骑上了骡背。 在暑假里去放骡子,也不能出去太早了,因为时间正当午的时候,天气最炎热,也是蚊虫肆行的时候。如果出去早了,蚊虫叮咬得牲口也不能好好吃草,所以在每天下午四、五点,太阳略微偏西的时候,孩子们才牵出自家的骡子,汇合到一起,出发去放骡子。有时候是三、四个孩子,有时候会是七、八个孩子,个个跨在骡背上。孩子多的时候,倒也有一种浩浩荡荡的感觉。 在韦家崖子的南边有一片河滩,河滩边有韦家崖子的一大片耕地,人们都把这片耕地叫做河滩地。河滩地紧邻兰新铁路,兰新铁路从地头逶迤远去。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去河滩地放牲口了,河滩地的青草也是最为肥美的。 孩子们牵着骡子到了河滩地之后,便会急急地找一块闲田,把骡子拴在田埂上,然后蜂涌到铁道旁去玩耍了。列车过来了,孩子们站在铁道旁目不转晴地看。列车驶过孩子们面前时,会有一股强大的气浪扑面而来,气浪里裹挟着的丝丝寒意会在孩子们裸露的小胳膊上吹起一粒粒细小的鸡皮疙瘩。如果过来的是客列,孩子们会把双手捂成喇叭状,向车窗内的旅人们喊话。列车风驰而过,不知车上的人们是否看到了这群顽皮的孩子。如果过来的是货列,孩子们则会每人捡起一颗小石子,使尽浑身的力气向火车扔去,比比看谁的石子能打到火车。其实,就孩子们的那点缚鸡之力,石子还离火车很远时就已经被气浪掀落在地了。 列车过去之后,孩子们便会涌上铁道,好奇地查看枕木是什么样子,用脚丈量一下一节铁轨究竟有多长……有时候孩子们会带一些长的铁钉来,将钉帽卡在铁轨的接缝处,使钉子平躺在铁轨上。等列车铿锵摇地地过去之后,那枚钉子便被轧成了一个扁平的铁片。孩子们在这个铁片的一端裹缠上一些布,做成手柄的样子,而另一端则成了刀刃的样子。这样一来,一柄简易的水果刀便成形了,孩子们会拿这个去削水果吃。也许有人会担心孩子们的安全问题,可在他们童年的日子里,他们曾这样在铁道上玩耍了千百次,却没有出过任何的问题。在那个时代,人们都说农村的孩子是“野”孩子,也正是他们身上的这种野性,让他们在土里滚、泥里长,铸就了他们强健的体格,也衍生了他们以大无畏的勇气去面对生活和困难的性格。 河滩地上也有许多的树,如果天气非常炎热,孩子们放骡子时会抱来一些麦草铺在树底下,舒展地躺在上面,仰望着天空和远方。夏天武威的天湛蓝湛蓝的,白云也飘得很高很高,孩子们的思绪也会随着高远的蓝天飘得很远很远。孩子们可以想一些藏在心里的趣事,或是自己在老师面前说过的那份理想……突然,会有一些燕子叽喳着从低空掠过,把孩子们的思绪又拉了回来。远处褐黄色的莲花山在夕阳的映照下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金黄。莲花山上没有植被,光秃秃的,此时在夕阳的映照下连每一条褶皱都看得清清楚楚,如同一幅静默的画。更远处的祁连山,黛色的山体,山顶上的终年积雪在太阳下发着雪白耀眼的光。缭绕在祁连山山腰的云朵被夕阳染成了红色的晚霞……蓝天、燕子、远山、晚霞,在孩子们眼里,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妙而和谐,似真似幻、如诗如画…… 太阳含情脉脉地下了西山,一阵阵凉爽的晚风吹拂了过来。孩子们牵起早已吃得肚圆脊平的骡子,翻身跃上骡脊,鱼贯而行,走向了此时已经羊咩鸡叫、炊烟四起的村庄……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