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 《红楼梦》人物之谜(一)

《红楼梦》人物之谜(一)

2018-06-12 16:30   来源:未知

  

第八回:传国玺化身贾宝玉 蒋玉菡合体花袭人 《红楼梦》人物之谜(一) 在我们揭秘《金陵十二钗》真正身份之前,必须要先揭秘不是十二钗而又与十二钗密不可分的一个人物,那就是《红楼梦》里的男一号:贾宝玉。 先来看看《红楼梦》里都是怎么说宝玉的: 第三回》贾宝玉第一次亮相有两首《西江月》,批宝玉极恰,其词曰: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这两首词怎么看都不是夸奖的意思,甚至有很大的鄙夷成分在里边,而我们看《红楼梦》通篇觉得贾宝玉挺可爱的,怎么说这两首词“批宝玉极恰”呢?令人费解啊?而且在这二词中的最后两句后面有一条非常奇怪而又非常重要的批语,值得我们高度注意: 〖戚夹:纨袴膏粱,此儿形状有意思。当设想其像,合宝玉之来历同看,方不被作者愚弄。〗 一般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很直接地就以为这两句是在告诉我们说了宝玉这个人有不少缺点,所以最后作者告诫纨绔与膏粱不要学习宝玉的样子,但我们总感觉这两首《西江月》和这条批语说得很怪异,仔细想想这其中肯定是话中有话!因为强调的是“此儿形状”有意思,而且一定要结合宝玉的来历一起分析,这样才能不被作者一语双关的表面意思所迷惑。结合前面我分析的宝玉的来历来看,这里说的这个“形状”的意思自然应该是指玉玺的“形状”,否则这两首《西江月》和这条批语是无论如何也讲不通的! 在第十五回里,北静王水溶是这样评价宝玉的:“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难不成宝玉真的是“宝玉”?再看看: 第三十五回里有人是这样评论他: 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咭咭哝哝的。且是连一点刚性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的。爱惜东西,连个线头儿都是好的;糟踏起来,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 在第六十六回里,作者通过兴儿的口也介绍了宝玉的特性: (宝玉)成天家疯疯颠颠的,说的话人也不懂,乾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好清俊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是外清而内浊,见了人,一句话也没有。所有的好处,虽没上过学,倒难为他认得几个字。每日也不习文,也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里闹。 这个人好生奇怪呀?“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说打就捞啊!而且精神还有点不正常啊!“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啥意思嘛?败家子儿?没本事没能力?打爹骂娘?“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咭咭哝哝的”。抑郁症好严重啊?“成天家疯疯颠颠的,说的话人也不懂,乾的事人也不知,见了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的话人怎么就听不懂呢?精神病十级啊?但从《红楼梦》书中看,我看宝玉不是这样的人。那为什么“极恰”呢? 这是一个很怪的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除非他不是人怎么说都可以。让我们从头捋一捋,既然批语说从来历上看,那我们就先看看他的前世今生。 宝玉的前生是“赤瑕宫神瑛侍者”, 本回这个地方有一条批语指明了此名的含义:赤瑕【甲戌侧批:点“红”字“玉”字二。甲戌眉批: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以此命名恰极。】宫神瑛【甲戌侧批:单点“玉”字二。】侍者。也就是说“瑕”和“瑛”两字的本意都是跟“玉”有关系,“赤瑕”应该是瑕疵,是一块不完美的玉,有一点缺陷。当然“赤”也有红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赤金。“神瑛”是指神玉,所以从骨子里来看,宝玉跟玉有着密切的关系。或者说宝玉本质上应该就是一块玉,是一块有瑕疵的赤金神玉,难不成是“金镶玉玺”?那么我可以不可以把“赤瑕宫神瑛侍者”理解成“赤金微瑕公认神玉是个人”呢? 那位说了,你这不是“疑罪从有”吗?太假太牵强。你细品品有没有那么点意思?金镶玉玺,此宝玉前生。 宝玉是 “衔玉而生” 【甲戌侧批:青埂顽石已得下落。】,就是说他生下来的时候嘴里就含有一块“通灵宝玉”,就是第一回提到的“无才可去补苍天”的蠢物,更奇怪的“通灵宝玉”上面还有字!既然这个情节又如此怪异,所以这其中肯定是有某种寓意的,那到底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呢?其实宝玉“衔玉而生”应该是一个字谜!大家想想,“口”中有一个“玉”字,是什么呢?是个“国”字!也许有人会怀疑这一猜测,因为明清时期应该使用繁体字呀,繁体的“国”字应该写成“國”呀?简体的“国”应该是1949年以后才开始使用的呀?但实际上明末清初那个时期这两种写法早就已经并存了。以八世纪正仓院文书为例,“国”虽大多写作“囗王为国”之“囯”,也有写作“国”的:“镇国次将田中朝臣多太麻吕。” 再考察抄于1371年(上中卷)和1376年(下卷)的真福寺本《古事记》,其“国”字频出,“国”多有所见。例如,“记小滨而清国土。”(上卷P.7)“速须佐之男命不治所命之国而。”(上卷P.184)“神气不起,国亦安平。”(中卷P.212)“遣旦波国令违(杀)玖贺耳之御笠。”(中卷P.234)“此时新良国王贡进御调八十一艘。”(下卷P.168)其他《古事记》写本,诸如伊势本、伊势一本、道真本、前田本等,“国”写作“国”,乃以百计。再如日本室町时期(1336—1573)《日藏古抄李峤咏物诗注》,“国”之为“国”,不胜枚举。也就是说:贾宝玉“衔玉而生”是个字谜,谜底为一个简体的“国”字,这个答案在明末清初那个时期是没有问题的。实物有太平天国时期的铜钱上为证,足以证明简体的“国”字并不是只从1949年才开始使用。那么作者为什么要用“衔玉而生”来暗示一个“国”字呢?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吗?在第三回里黛玉说过:“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可书中从来没有说过宝玉的大名,他一直只被称为宝玉,这是不是很奇怪呢?他的名字也与贾家其他人很不一样,他的同辈人都是“玉”字辈儿的人,名字里都有一个“王”字旁,比如“贾珠”、“贾珍”、“贾琏”、“贾琮”、“贾环”,而书中只提他的小名,而全书第一大主角却从来没有人提到他的大名!是不是我们应该仔细想想他的大名到底应该是什么呢?曾有专家经过一生的研究,最后最终确定了所谓的宝玉的大名,叫“贾珏”!另人无语。我们再来看:他小名叫“宝玉”,出生的过程中嘴里含块玉又指一个“国”字,也就是说宝玉应该是指他前世不仅是一块“神玉”,而且还是一块“国玉”呀!“国之宝玉”呀!什么是“国之宝玉”呢?应该就是“传国玉玺”!或者说他的小名叫“宝玉”,大名应该叫“玉玺”!也就是指皇帝用的大印!你又说了,胡说八道的人年年有,今年好像特别多。莫急,咱们走着瞧。 我们都知道,宝玉有一个奇怪的爱好,那就是“爱红”,书中关于这一点出现了很多次,生怕我们不知道,而这一点实际上也一直让我们感觉很奇怪?在第十九回里有这样一条批语: 〖列庚双夹:补出宝玉素喜红色,这是激语。〗 宝玉前生住在“赤瑕宫”,现在住在“怡红院”,“怡红”:见到红的就高兴的意思。宝玉喜欢红色的“胭脂”,不仅喜欢玩这些东西,居然还喜欢吃胭脂!实在让人想不到天底下居然会有这种独特爱好的男人!我们得分析一下宝玉喜欢吃胭脂这一特点了!他的这个毛病书中有很多描写,第二回里写道:“那年周岁时,政老爹便要试他将来的志向,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在第九回里:宝玉道:“好妹妹,等我下学再吃晚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在第十九回里:“袭人道:“再不许毁僧谤道,调脂弄粉。还有更要紧的一件,再不许吃人嘴上擦的胭脂了,与那爱红的毛病儿。”在第十九回里还有:“黛玉因看见宝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便欠身凑近前来,以手抚之细看,又道:“这又是谁的指甲刮破了?”宝玉侧身,一面躲,一面笑道:“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拭。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口内说道:“你又乾这些事了。乾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在第二十一回里:“宝玉不答,因镜台两边俱是妆奁等物,顺手拿起来赏玩,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因又怕史湘云说。正犹豫间,湘云果在身后看见,一手掠着辫子,便伸手来“拍”的一下,从手中将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在第二十三回里:“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在第二十四回里:“宝玉便把脸凑在他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便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 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在第四十四回里:“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乾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 宝玉这孩子病得可不轻啊? 大家应该好好想想,宝玉这一爱好实在是很奇怪,世间真有这样喜欢玩胭脂、爱吃胭脂的男人吗?作者这样写是为什么呢?如果宝玉这个角色真的是在影射“传国玉玺”,那就很容易理解了,红色的胭脂就象征着“印泥”呀,皇帝的大印自然是喜欢印泥的呀?所以他不但喜欢吃,而且经常挂着红色的幌子来!所以这些都是“传国玉玺”的特征。而这个“传国玉玺”爱红,也就是喜欢朱明王朝,喜欢汉人的江山! 在第五回里,警幻仙姑先向宝玉解释了一下男女风月之事,之后对宝玉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甲侧:多大胆量敢作如此之文!〗〖甲戌墨批:石破天惊鬼夜哭〗 这是何意?宝玉这个人淫荡吗?好像书中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描写吧?宝玉本质上是很单纯的,最多不过是意淫而已,虽然跟袭人“初试云雨情”,跟秦钟好像也有基友的关系,但与贾珍和贾琏等人比那简直就是天使了!怎么可能是“古今第一淫人”呢?这让贾珍和贾琏情何以堪呀?而这里的两条批语给人感觉警幻胆大包天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说出来的应该是惊天地,泣鬼神才对,从批书人的反应上看好像是冒着死亡的危险似的?我们每个读者都应该因此而感到强烈震惊!如果把宝玉理解为“传国玉玺”或“和氏璧”的话,那么“古今第一淫人”,就是“古今第一印”,“印人”就是虚拟化、人格化了宝玉了!这样确实让我们大吃一惊!“风月宝鉴”反面的内容确实生猛!你这部也“更向荒唐演大荒”吗?那我们再看这两条批语,就会觉得批得很到位了。而警幻在后面又说道: “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 为什么宝玉独得“意淫”二字呢?从“风月宝鉴”表面的故事来看是男女之事,而从反面来看,我觉得应该是指世间的人们都喜欢对“传国玉玺”打主意,有非份之想,玉玺是人间最高权力的象征,谁不想要呀?或者说谁会不对传国玉玺“意淫”呢?为了争夺它古往今来多少人都在“寻仇觅恨”?制造出多少人家“悲剧”?真是“古今不肖无双”啊!叹叹!这样,我们对宝玉刚出场时的两首《西江月》就确实感觉到了“极恰”了,也就理解了书中别人对他的评价了。 我们把传国玺和宝玉对照一下,看看两者的相同之处: “和氏璞”---“女娲补天剩余石”。 “和氏璧”---“癞头僧幻化成的美玉”。 “传国玉玺”---“通灵宝玉”。 “传国玉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通灵宝玉”: “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传国玉玺”“上纽交五龙”---“通灵宝玉”“五色花纹缠护”。 卞和“哭于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泣尽而继之以血。---剩余石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 “传国玉玺”“方圆四寸”---“通灵宝玉”“大如雀卵”。哈哈------!我可算找到毛病了?这两个大小也不一样啊?而且形状也好像不尽相同?作者在文中已经给我们解释了,一起看看: 那顽石亦曾记下他这幻相并癞僧所镌的篆文,今亦按图画于后.但其真体最小,方能从胎中小儿口内衔下.今若按其体画,恐字迹过于微细,使观者大废眼光,亦非畅事.故今只按其形式,无非略展些规矩,使观者便于灯下醉中可阅.今注明此故,方无胎中之儿口有多大,怎得衔此狼犺蠢大之物等语之谤. 原来形状和大小有所变化是为落草胎儿的口而设计的,“衔玉而生”这一设计的目的就在于要突出“国”字,看来“国玉”之主题何其重要? 卞和的目的是要将玉献给国王---剩余石所谓“补天”目的是“为皇家所用”。 海国图志,不言而喻啊。“传国玉玺”此“通灵宝玉”也。 再看《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中有张道士的一段话: 张道士道:“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我这里做遮天大王的圣诞,人也来的少,东西也很干净,我说请哥儿来逛逛,怎么说不在家?” “遮天大王”,“遮”,挡住也;挡住“天”,补天也。所以,“遮天大王”乃补天石也。补天石幻化成通灵宝玉,通灵宝玉即传国玺,传国玺又是贾宝玉的前身。这里仍然讲述着传国玉玺的故事。 传国玉玺为秦始皇制作于秦二十六年。而原文的所谓“四月二十六日”,“四月”,“史曰”也;“四月二十六日”,“史曰:二十六!”也。这正与传国玉玺的制作年份相符,也就是与传国玉玺的“圣诞”完全一致。脂砚斋反复强调:“大有考证!”确实如此。张道士所说的“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是指第二十七回的“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石头记》原稿中,由于第十七回和第十八回是合在一起的,即是一个章回,没有分开。所以在庚辰本中,第十七回一开始,脂砚斋便批道:“此回宜分二回方妥。”如果将第十七回和第十八回当作一个章回,那么现在的第二十七回就是原稿中的第二十六回。也就是说,作者将传国玉玺的“圣诞”,即“史曰:二十六!”写在了《石头记》的第二十六回,这能是巧合吗?显然不是,这是作者有意的安排。这种写法书中还有很多处,以后再论。而在原稿中的第二十六回的前一回,也是“四月二十六日”的前一天,薛蟠以宝玉父亲的名义,从大观园中诓出了贾宝玉。 薛蟠道:“要不是我也不敢惊动,只因明儿五月初三日是我的生日,谁知古董行的程日兴,他不知那里寻了来的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庚辰侧批:如见如闻。】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你说,他这四样礼可难得不难得?那鱼,猪不过贵而难得,这藕和瓜亏他怎么种出来的。我连忙孝敬了母亲,赶着给你们老太太、姨父、姨母送了些去。如今留了些,我要自己吃,恐怕折福,【甲戌侧批:呆兄亦有此语,批书人至此诵《往生咒》至恒河沙数也。】左思右想,除我之外,惟有你还配吃,【甲戌侧批:此语令人哭不得笑不得,亦真心语也。】所以特请你来。可巧唱曲儿的小么儿又才来了,我同你乐一天何如?” 薛蟠说自己吃“恐怕折福”,特意请宝玉吃的是什么呢?“鲜藕、西瓜、鲟鱼、暹猪”。倒过来读:“猪暹鱼鲟瓜西藕鲜”,用谐音读则为:“祝仙玉恂挂喜讴仙”。“恂”,恭顺也;全句意思为:“祝贺仙玉(生日快乐)、恭顺地挂起‘喜’字、讴歌仙玉”。与流行歌曲“猪你生日快乐”同。作者一步也不敢落后,就在耳边提醒,“呆兄亦有此语,批书人至此诵《往生咒》至恒河沙数也。”用心之苦,至矣! 这说明了什么?“四月二十六日”不仅是传国玉玺的“诞辰”,还是贾宝玉的生日;也就是说,“四月二十六日”既是贾宝玉前身的生日,也是今世的贾宝玉的生日。那么,我们由此可以得出这么个结论:贾宝玉等于其前身,即等于传国玉玺。 书中还写道,就在这一天,冯紫英也从百忙之中抽时间赶了过来,并约下“多则十日,少则八天”,再宴请宝玉。第二十八回,宝玉去赴宴时,“带着焙茗、锄药、双瑞、双寿四个小厮。”“双瑞、双寿”这两个小厮,在《石头记》中只出现过这么一次。为什么?显然是在暗示贾宝玉及其前身的生日。“瑞”和“寿”用于生日恰如其分;而“双”字也不会是随意而写,其寓意十分明显。在原稿中,第二十六回交代了传国玉玺的“诞辰”,而薛蟠与冯紫英分别在第二十五回和第二十七回两次宴请宝玉,这能说是巧合吗?“两呼两起,为观者醒目。”不谬也,作者在这种地方,都用两个证据来支持我们的判断。所以,贾宝玉,即传国玉玺也。 综上所述,贾宝玉的前生、今世和他所佩戴的“通灵宝玉”都是传国玉玺,因此说“传国玺化身贾宝玉”,当无异议。 《红楼梦》书中有没有直接描写过传国玉玺或者金镶玉玺呢?想不想知道?想的话你给我煮杯咖啡我熬熬夜。 看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晴雯方才又闪了风,着了气,反觉更不好了,翻腾至掌灯,刚安静了些.只见宝玉回来,进门就も声跺脚.麝月忙问原故,宝玉道:“今儿老太太喜喜欢欢的给了这个褂子,谁知不防后襟子上烧了一块,幸而天晚了,老太太,太太都不理论。”一面说,一面脱下来.麝月瞧时,果见有指顶大的烧眼,说:“这必定是手炉里的火迸上了.这不值什么,赶着叫人悄悄的拿出去,叫个能干织补匠人织上就是了。”说着便用包袱包了,交与一个妈妈送出去.说:“赶天亮就有才好.千万别给老太太,太太知道。”婆子去了半日,仍旧拿回来,说:“不但能干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并作女工的问了,都不认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麝月道:“这怎么样呢!明儿不穿也罢了。”宝玉道:“明儿是正日子,老太太,太太说了,还叫穿这个去呢.偏头一日烧了,岂不扫兴。”晴雯听了半日,忍不住翻身说道:“拿来我瞧瞧罢.没个福气穿就罢了.这会子又着急。”宝玉笑道:“这话倒说的是."说着,便递与晴雯,又移过灯来,细看了一会.晴雯道:“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象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宝玉忙道:“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得活。”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螫螫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便命麝月只帮着拈线.晴雯先拿了一根比一比,笑道:“这虽不很象,若补上,也不很显。”宝玉道:“这就很好,那里又找哦Ц嘶国的裁缝去。”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面,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的散松松的,然后用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五针,伏在枕上歇一会.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他着急,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象,我也再不能了!" 请原谅我大段的引用,因为这段太重要了,不管你以前看了几遍,我还是希望您了再最后看一眼,也能闭上眼了。这一段就是写给传国玉玺镶嵌金子的故事。“雀金裘”是《红楼梦》里两大奢侈品品牌,另一个是薛宝琴的“凫靥裘”,全球只此一款,永远不会撞衫。“凫靥裘”在我这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了,我们前面已经说完,现在再说说“雀金裘”。“雀”:孔雀,古人以孔雀为凤凰,今人不以孔雀为凤凰,但谁都没有见过凤凰,得出是结论是世上无凤凰。要不怎么说“难得糊涂”呢?有些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反而并不美丽了,以致于打破了我们向往凤求凰的美好梦想。而卞和的“和氏璧”正因为有一只凤凰落在上面,那个时候卞和可能就知道“凤凰不落无宝之地”,他仅仅依据这个就说这是一块宝玉。我在这里多说几句,因为我开了十二年的玉矿,在辽宁岫岩的老玉矿和新疆南疆的且末县、和田县都开过,除辽宁的外,新疆的现在仍然在开,缅甸的翡翠也多有涉猎,全世界的玉也多少懂点。以我本人对玉的研究,“和氏璧”即使是玉也肯定不会是好玉,卞和失去双脚哭得吐血应该也不冤枉,那后来怎么就开出玉来了呢?谁知道了?也许楚王见他可怜掉个包,也许楚王不忍心再去杀个将死之人,也许是楚王那个时候就会炒作了,也许真的是卞和走运,都不可知,反正是弄出来一块,这就是“和氏璧”的由来,都和“雀”绑在了一起。“金”当然是玉玺上的金子了,所以宝玉的“雀金裘”实际上就是“金镶玉玺”的代名词。那么晴雯补裘就是给玉玺镶金。我这么一提示,您了一看原文就全明白了。其实判断的材料够,人人都可以成为专家,所谓的专家其实并不高大上。我非常感谢互联网这个伟大的时代,它满足了我的求知欲望,为我提供了丰富的参考资料,使我的发现得以有序的进行。这是我的获奖感言。 本回上半部分《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主要是让我们注意“镶嵌”这一工艺,因为“虾须镯”上的珠子很重要,珠子是要想和用虾须金线编织的镯子结合在一起,必须要“镶嵌”,是为了说明晴雯补“雀金裘”就是在给“传国玉玺”镶嵌。 三十二回:话说宝玉见那麒麟,心中甚是欢喜,便伸手来拿,笑道:“亏你拣着了.你是那里拣的?"史湘云笑道:“幸而是这个,明儿倘或把印也丢了,难道也就罢了不成?"宝玉笑道:“倒是丢了印平常,若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这里直接点出了“印”,一切都这样的完美,扣题。 那么,传国玉玺日常保存在何处呢?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两个人: 花袭人,原名珍珠,宝玉给他改的名字,“花气袭人”。袭:龙衣。这里就是指皇家专用的布料,包裹传国玉玺所用。所以宝玉才能和袭人“初试云雨情”,合情合理。 蒋玉菡,又名琪官。两名都是装玉的匣子。“琪”也是玉的称呼。龙衣包好传国玺,装进匣子里。三个人缠缠绵绵分分合合二千多年,个中爱恨情仇辗转零落谁又能说出根由来呢?感谢吴梅村,感谢“四家撰”,感谢批书人,让我们认识了人性化的三位经典形象。 按照道理宝玉、袭人、蒋玉菡应该三体合一最完美,一因《红楼梦》剧情需要,宝玉另有安排,二因历朝历代传国玺失失得得的时候经常发生,所以只剩龙衣和玉匣子的时候也是有的,并不唐突。袭人玉蒋玉菡走到一起是必然的,“堪羡优伶有福 ,谁知公子无缘”,正是应了这句。 贾宝玉是假宝玉,甄宝玉是真宝玉。因为明朝从开国到灭亡一致没有传国玉玺,所以甄宝玉必须要流落在长亭外古道边,而假宝玉却人模狗样儿的在主流社会圈里混了若许年。但二人是一分为二的,互为身影,就像如来佛与昊天一样,但不是善恶之争。 宝玉和秦钟为什么会搞得暧昧?因为秦钟谐音秦种,就是代表华夏后继有人,不会绝种,而贾宝玉是皇权的定海神针,是国家传承的合理与否的重要标志。他与秦钟暧昧就是作者的寄托的一种愿望,希望华夏大地一脉相承。那秦钟怎么那么早就死了呢?他的死是代表一个王朝的结束,但华夏正宗还在,主宰华夏大地的政权没有旁落,这是华夏民族皆可接受的,而被异族统治,尤其是落后异族来统治先进文明的民族,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因为明朝末年的时候,无论政治、经济、文化都已经进入到了现代文明的程度,满清的荒蛮荒确实与明朝的文明相去甚远。 下一回我们要说说林黛玉身上都有哪些谜团?欲知端详,下回分解。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