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 谁来追究扭曲的问责腐败 谁来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谁来追究扭曲的问责腐败 谁来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2018-06-12 17:30   来源:未知

  

---揭秘四川省大竹县曾家沟煤矿“8.29”特大透水事故背后的黑幕 纪检部门和司法机关对安全责任事故的责任人依法查处理所当然,但如果其中有人借此搞官官相护、舍卒保車、操纵司法,甚至权利寻租、徇私枉法,那么不仅是对无辜者的不公和伤害,更是对法律的玩弄和践踏! 二0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四川省大竹县曾家沟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致十二人当场死亡,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如今过去六年了,从表面上看,事故煤矿业主及管理人员已获刑,县上相关部门领导受到了警告、记过等行政处分,甚至空前严厉地以玩忽职守罪名分别判处了县安监、国土部门四名小卒缓刑及三年、三年半有期徒刑。在外界看来事故残局至此似乎已划上了圆满句号,然而其背后的真相果真如此吗? 一言堂(化名),系大竹县国土局地矿股股长、县政协委员,被作为这次事故的四名“相关责任人”之一以莫须有罪状判刑三年,在重见天日后,以亲身经历及详实证据向全社会公开披露这次事故台前幕后的真相。“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波诡云谲的事故背后隐藏着太多鲜为人知的内幕,非常人可以想象,最好还是让公众来作一个公正的评判吧。 一、 包藏祸心的采矿权 大竹县是产煤大县,有煤矿达60多个,全部为小型矿山。煤矿开采是当地的支柱产业,更是地方财税收入的主要来源。 发生事故的大竹县曾家沟煤矿是二00七年按国家整合政策由原大竹县曾家沟煤矿与大竹县黄泥磅煤厂整合而成的新的扩能技改煤矿,至二0一一年发生透水事故仍未通过安全达标验收,更未获准生产许可。 原大竹县曾家沟煤矿为整合主体矿井,开办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属县二轻集体企业,八十年代下放为乡镇集体企业,整合时可采资源几乎枯竭,矿山价值已不大,但矿区范围内难以采出及当前利用价值不大的资源还相当丰富,煤矿实际上早已由乡政府擅自非法转让给了私人所有。 大竹县黄泥磅煤厂系被整合矿,为九十年代末由团坝乡政府在原大竹县曾家沟煤矿与大竹县黄滩煤矿之间仅有的300余米走向空隙中新掘的矿井,其下部紧邻国有团坝煤矿矿区。按理在此区域绝无新设采矿权的可能,连最起码的资源量都无法满足,更别提要求生产布局合理和安全条件达标,最关键的是还严重影响国有煤矿的安全。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该矿于二00四年竟在省国土资源厅办理了采矿许可证,其矿区范围与原大竹县曾家沟煤矿几乎完全重合。因当时都属于乡政府所有,矛盾暂时没有显现,却后患无穷。随后该矿畅通无阻地办齐了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待井巷工程完毕后,乡政府便立马擅自非法承包给私人经营。其间几易其手,最后于二00七年以240万元非法转让给了现业主。 不知当时乡政府是如何瞒天过海而无中生有地骗取了采矿权的,各级相关管理部门又是怎样沆瀣一气而一路绿灯放行的,总之煤矿一出生就是带有原罪的。 二、 借尸还魂的技改 自二00七年起全国统一开展了煤炭资源整合工作,由经信部门牵头,国土、安监、工商等部门参与。尽管黄泥磅煤厂业主是花了大价钱购得的所有权,而别人仅花费几十万元便从乡政府转手而得原曾家沟煤厂产权,但因两矿范围重合且原曾家沟煤厂办证在先,故在县政府的煤矿整合方案中原曾家沟煤厂成了整合主体矿井,黄泥磅煤厂倒成了被整合矿。 黄泥磅煤厂业主对此不服,一直抗拒整合,要求将其矿列入整合主体矿井。县政府组织县经信、国土、安监和乡政府等相关部门多次给黄泥磅煤厂做工作,甚至许诺以后会在各方面多加关照。经过三年多软硬兼施的调解和斡旋,终于才达成由黄泥磅煤厂业主向原曾家沟煤厂股东支付500万元转让费而成为整合后新的大竹县曾家沟煤矿所有人的协议。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这起资源纠纷中政府部门本来理亏,却能使黄泥磅煤厂委屈就范,黄泥磅煤厂业主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心中早已打好如意算盘:先披上一层合法外衣,然后暗渡陈仓盗采下部国有团坝煤矿现成的优质资源,可以带来更加短平快的经济效益。 黄泥磅煤厂本来就是一个怪胎,整合后煤矿更是心怀叵测。政府部门自以为顺利化解资源纠纷矛盾,却为后来的安全生产埋下了无尽的祸根! 二00七年下半年,曾家沟煤矿以整合期间搞技改为掩护,偷偷掘暗斜井盗采团坝煤矿资源,利用被关闭的黄泥磅煤厂封闭井巷及公路进行运输,明目张胆、有恃无恐地大肆非法生产和销售。 三、形同虚设的监管 曾家沟煤矿竟能借整合之机盘活“负资产”,除了自身有胆量,还得靠人和。 当时的整合政策规定:参与整合的煤矿在技改设计方案没有获审批前,只有整合主体矿井可以开展一些井巷维修及技改准备工作,而被整合矿井必须实施强制封闭,拆除一切井下设施。按理在多个部门的监管下,作为应关闭的黄泥磅煤厂绝不可能出煤,更别说非法盗采了,而黄泥磅煤厂却能堂而皇之地生存近四年,盗采资源10余万吨。且看各监管部门众生相: 团坝镇政府是当地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同时按整合政策要求也是被关闭的黄泥磅煤厂的主要监管部门。镇政府以前本身与黄泥磅煤厂有利益瓜葛,却在煤矿非法生产中继续收取“管理费” ,甚至还 于2011年两次收取了赞助费15.6万元。黄泥磅煤厂井口自2007年便被县政府封闭,但盗采的煤炭均出自这个井口,其出厂运输公路只有一条,且从镇政府门口通过,煤矿的一举一动镇政府皆了如指掌。镇政府不仅没有履行职责,反而与煤矿狼狈为奸,替矿主打掩护、应付检查,丧失了有效监管的第一道防线。 曾家沟煤矿一直处于整合技改阶段,而整合、技改煤矿的监管职责均为县经信局。曾家沟煤矿是以技改为幌子而于异地盗采资源的,且生产用的雷管、炸药等严控火工产品的审批由经信局负责。曾家沟煤矿之所以能够长期大量非法生产,是县经信局在此最关键而有力的监督环节严重失职造成的,却没有追究其相关人员的刑责。 县安监局的监管体系触角直接延伸至煤矿,局机关有煤管股室、执法大队,分片区设煤管站,每个煤矿都有驻矿安监员。曾家沟煤矿异地搞技改、被关闭矿井擅自恢复生产、盗采资源等违法行为本身就是明显的安全隐患,县安监局没有制止和处罚,很明显是在故意包庇纵容。更令人难于置信的是曾家沟煤矿此前曾发生两次严重安全事故:一次是在2009年技改期间,曾家沟煤矿非法生产致一人死亡;另一次就在事故前不久的2011年2月24日,该矿在越界巷道发生瓦斯突出事故并致一人当场死亡,县安监、经信局、工会、检察院、纪委、公安及乡政府等部门均参加了该事故调查,最后竟荒唐地作出“被害人因走错道遇瓦斯中毒死亡”而草草结案,没过多久煤矿又恢复产煤了。且当时正值春节期间,政府禁止煤矿生产,即使是搞技改也必须要检查验收合格后才能恢复开工。曾家沟煤矿不仅没有因此而被停产整顿甚至予以关闭,反而顺利通过县政府的检查验收。可以想象:曾家沟煤矿没有县安监局主要领导乃至市、县大人物的合力庇护,是绝不可能得逞的。 曾家沟煤矿得以长期越界开采、屡禁不止直至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是县国土局领导及其执法大队没有有效制止和严厉查处,是在故意包庇和“放水”。县国土局执法大队专门下设矿山执法分队,具体负责非法矿山的查处和日常监督,由一名副大队长专管,并落实一名专人负责对各煤矿包矿监管。执法大队制定有矿山定期巡查制度,二00九年曾6次到曾家沟煤矿进行井下巡查。二00八年十月团坝煤矿曾向县政府及国土局书面举报曾家沟煤矿越界开采行为,县政府专门召开联席会议责令县国土局牵头,县安监、经委配合查处。当时曾家沟煤矿已越界开采一年多,盗采资源至少3万吨,但最后国土局执法队只是下达了一份制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既没有调查具体越界事实,也没有处罚一分钱。二0一0年六月国土局年检现场抽检及年检结论均提到曾家沟煤矿涉嫌越界开采,建议执法队查处。同年十一月在全省安全大检查中国土局地矿股提出将曾家沟煤矿列入重点检查对象,随后由执法大队正、副大队长带队进行了现场检查,均未反应出有越界开采问题,便不了了之了。 曾家沟煤矿盗采的是国有团坝煤矿资源。按照《矿法》规定,国有煤矿有权对其周围的集体、私营小矿进行监督。二00八年十月,团坝煤矿根据井下实测结果向县政府及国土局书面报告了曾家沟煤矿越界开采事实,强烈要求依法查处,但随后却语焉不详了。按理说团坝煤矿最关注也最清楚曾家沟煤矿的盗采情况,无论从自身安全要求还是利益角度考虑,都不会坐视不管,甚至要穷追不舍直至依法索赔,让盗采煤矿根本无立足之地。这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二00九年二月曾家沟煤矿还曾在私有的黄滩煤矿界内下暗斜井企图偷挖其资源,黄滩煤矿采取自行强制阻拦和不断向上强烈反映等各种手段,让曾家沟煤矿无法得逞。县国土局同样封闭了这个井巷,但曾家沟煤矿最终不得不白白扔掉大笔前期投入资金,彻底放弃了对黄滩煤矿的觊觎之心,转而专心公关团坝煤矿。 县政府主要领导是曾家沟煤矿非法开采最强大的保护伞。曾家沟煤矿盗采资源最早是向县政府报告了的,但县政府相关领导非但没有督促深挖细查、依法处理,反而采取默许和纵容的态度,在关键时刻替煤矿“排忧解难”。为了更好地掩人耳目,曾家沟煤矿一直要求变更整合方案,将黄泥磅煤厂作为整合主体矿井,这样就能更加无所忌惮地在黄泥磅矿井借技改之名行非法盗采之实了。但从煤矿资源整体开发利用角度看,这个方案明显是不科学、不合理的,其真实用意昭然若揭。然而就是如此荒诞无理的非分要求,竟然得到了县政府的认可,成了曾家沟煤矿公然开启被依法关闭的黄泥磅井口并疯狂盗采资源的尚方宝剑。二0一一年二月县政府还组织各相关部门对曾家沟煤矿春节后复产的检查验收,在该矿刚刚发生瓦斯突出并致人死亡事故的背景下,竟同意其恢复技改。 正是县政府及相关部门主要领导深陷利益格局无法自拔,只得任非法煤矿胡作非为;煤矿业主不断膨胀的欲望因有恃无恐而变得丧心病狂。猫和老鼠心照不宣地达到利益平衡,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对猫而言,反正损害的是与己无关的国家利益,而老鼠便可以长久生存下来。倒是这场意外祸害打破了僵局,让公众看到了事实真相。 四、李代桃僵的责任追究 曾家沟煤矿透水事故是典型的责任事故,应当追究相关监管人员的行政、刑事责任。按目前中国刑责追究潜规则,死多少人就得按比例追究多少人的责任,这是法律的底线遮羞布,但追究谁、如何追究却是地方当局可以操控的,这其中是相当有讲究的:首先是定名额,多了不愿将时态复杂化,少了又不好向上交差,只要在上面能过关就刚好;其次是定人员,尽量追下不追上,把责任推到基层,这样上面就没有过错了。还要看哪个部门来头大,在上面说得起话的可以摆脱或减轻责任,毕竟有了刑事案影响本系统声誉,甚至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实在推不过去了,就给个行政处分,对公务员而言行政处罚只具象征意义,无关痛痒,但刑事追究却是生死抉择,一旦被判刑便毁掉了一切;三是比关系,这其中包含腐败交易,跑到位了即使有罪都能够化解,反正还可以另找替死鬼。 从这次事故发生的缘由来看,很明显是曾家沟煤矿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异地搞技改、关闭矿擅自启封生产、越界开采等违法行为没有被有效制止和真正查处所致。只有政府及相关部门的主要领导掌握非法煤矿的生死大权,而下面人员只是惟命是从而已,谁是罪魁祸首、应当主要追究谁的刑责不言而喻。但地方当局对事故的处理甚是蹊跷,即使事故发生后立即被停职调查的县安监局和县经信局副局长、团坝镇镇长、国土局执法大队正、副大队长等大员随后无一人判刑,最终刑责历史性地、毫无悬念地落在了四名无实权、懂不起的小卒身上,甚至为了凑数不惜枉及无辜。 对于曾家沟煤矿长期越界大量开采,显然应追究县国土局主要领导及局执法大队负责人的渎职责任。事故发生后,县上首先依法对执法大队正、副大队长和国土所长予以停职调查处理,但这帮人为了逃避追究,明目张胆地相互串供、销毁证据、提供伪证、栽赃陷害,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地矿股长,而调查组居然就信了,出人意料地将地矿股长刑事拘留。我们知道,在中国一个人一旦被关押便彻底失去解释申辩权,只得任凭他人栽赃和宰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司法部门煞有介事地经过一年两个月的慢火冷处理,最终待风平浪静后“依法”作出判决。这其中恐怕不只是有人弄虚作假这么简单,司法腐败也无处不在! 之所以要追究一言堂的刑事责任,当地官方的说辞只是因为两次年检抽检。一年一度的矿山年检主要是对矿山申报的当年矿山开发利用情况进行审查,人员由局地矿股、执法大队、地环股及当地国土所各派一人参加,一言堂仅为其中一组的组长,只负责召集,检查中发现问题由参加部门按照各自的职责负责处理。抽检组对曾家沟煤矿的检查是按要求开展的,特别是二0一0年六月份的抽检在井下发现有一堵新封闭墙,按照程序由参检的的执法大队一名中队长对发现的问题作了巡查笔录,且其回单位将情况进行了登记、汇报,下一步应由执法大队组织核实、依法处理。同时,一言堂也将抽检情况向分管副局长作了汇报,还在书面上报的《年检结论建议表》中明确标注曾家沟煤矿“涉嫌越界开采,建议待调查处理后再下结论”。并且在同年十一月份的全县煤矿安全大检查中,一言堂结合年检抽检情况,提议将曾家沟煤矿列入重点检查对象,随后执法大队正、副大队长及参加过年检抽检的中队长、国土所所长又深入煤矿井下进行了检查,未反映该矿有越界开采行为,更没有作任何处罚。然而事故发生后,分管副局长(此人二00八年底通过跑关系由执法大队负责矿山的副大队长破格提拔为分管矿山的副局长,在任副大队长时曾亲自主持参与曾家沟煤矿越界井口的调查和封闭)伙同执法大队正、副大队长、中队长及国土所长诬陷一言堂未将年检抽检发现问题情况作汇报和移交,司法机关仅凭这几个利益相关人的证言和对一些原始材料的主观臆想便推断一言堂犯玩忽职守罪。现在回过头来纵观曾家沟煤矿越界开采全过程,分管副局长、执法大队人员及国土所长都曾参加了二00八年曾家沟煤矿越界矿井调查和封闭,显然他们不仅完全清楚该矿的越界事实,而且极力包庇,没有真正彻底查处,执法大队大队长频繁与业主电话联系便是最好的佐证。颇具黑色幽默的是:曾家沟煤矿在长达三年多的越界采矿期间,上上下下的各级管理部门开展了大大小小的无数次的检查,唯有一次年检抽检不知趣地发觉该矿有越界开采嫌疑,并且还作了书面记录,使司法机关捕获了十分难得的犯罪依据。 五、恣意炮制的调查结论 曾家沟煤矿事故背后具有复杂的利益交换和深层次的因果关系,远非局外人所能想象。地方当局为了开脱领导责任、应付上级追查和平息社会舆论压力,竟煞费苦心地在事故调查报告上大做文章,为事故“公正”处理埋下伏笔。 (一)越界开采时间问题。这本来不成问题,据在曾家沟煤矿挖煤的工人讲,该矿二00七年上半年开始“下筒子”,二00八年初正式出煤,但官方调查报告公布的是该矿二00九年上半年开始掘井。试想:仅用断断续续的两年多时间便从掘井到盗采10多万吨煤,可能吗?地方当局这样做无非是要说明这样一个逻辑:曾家沟煤矿越界非法开采的时间并不长,只是下面最基层的几个小人物隐瞒不报,故意纵容,而上级领导还没来得及知情,便无法处理,所以事故主要是下面人玩忽职守造成的,与上面无关。特别是一言堂的年检抽检时间刚好落在了煤矿开始盗采时,顺理成章应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二)水患的成因问题。事故水患的确切缘由是国有团坝煤矿的老窑积水,而非调查报告闪烁其词的“地质情况不清”原因。这滩老窑积水为以前国有团坝煤矿欲越界开采乡镇煤矿资源,被当地政府强行阻扰而中途停止,因长时间废弃未采取任何处理措施遗留下来的安全隐患,事故是典型的历史遗留人祸。但地方当局的意图是绕开事故发生的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强调水患只是简单的难以避免的天灾,从而混淆视听,减轻地方当局的责任。 六、没有答案的结局 俱往矣,偏远的小县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仅仅被处分的高官依旧升官、发财,唯有无奈的替罪羊默默承受着身体的折磨和身心的摧残,或含愤而终、或抑郁失常…… 煤矿深藏于地下,神秘诡异,遥不可及。真相隐藏再深终将大白于天下,关键要看执政者的胸怀和勇气,敬请一切追求真理的人们拭目以待吧! (如有对此题材感兴趣的律师、记者或其他各界朋友,欢迎致电联络,号码:18181433258) 二0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