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手机报 > > 帮忙可怜的村民(转载)

帮忙可怜的村民(转载)

2018-06-14 12:48   来源:未知

  

  我叫林金达,福建省仙游县园庄镇人,现是仙游县司法局鲤南司法所的一名司法干部。参加工作三十多年了,谨记自己的党员身份多为百姓做点实事,认真履行工作职责,积极配合镇党委、政府化解民间各类纠纷和突发性的事件,为本辖区的社会安定、稳定尽绵薄之力。2017年春节后,看到家乡村民的集体资金被生产队长林玉森弄得不翼而飞,想利用我浅薄的法律知识来帮帮家乡村民,想不到是我太天真了,在仙游什么法治,什么依法办事,什么反腐败,一切都是空谈,尽管我多次写信向有关领导反映,都无人问津,无济于事。让我陷入了困惑,如今特借网络一隅在网上公开,恭请全国法律界及其他各界的同仁给我指点迷津,不胜感激!  案件的事实经过:2008年福建省仙游县园庄镇园庄村后洋生产队乌K尾一片农田出卖给一些村民用于建房,其中有一笔卖田款863259元经生产队讨论后于2012年6月12日以生产队长林玉森的名义存在园庄信用社(定期),存折交由村民陈宗竹保管,村民林新祖和林清若各保管3位数的存折密码,以为这样就能万无一失。殊不知,林玉森早已盯上该田款。2012年7月11日林玉森用自己的身份证,偷偷地在信用社办理挂失,重新办活期存折。这些钱转入他新办的存折里,任由林玉森自由支取(从存折上面的流水账可看出)。可怜这些单纯的村民还全然不知,直到2017年春节刚过,村民准备去取钱分红时,到信用社才知道这些钱早已被支取走。于是村民们很生气地到林玉森家询问,林玉森哈哈大笑说:这些钱早已被电信诈骗走了。2017年2月12日村民向仙游县公安局园庄派出所报了案。2017年2月21日园庄派出所向村民出具了书面告知书:经查林玉森没有犯罪事实发生,不予立案。理由是:经公安机关调查2016年4月18日林玉森被电信诈骗将偷偷办理的活期存折上的生产队集体资金转走了。可信用社的存折记录明明是2016年4月19日林玉森从园庄后埔头信用社支取50万,当日又在城关信用社支取40万。  本人对该案的看法:  首先,假如林玉森没有擅自违反生产队的约定,到园庄信用社办理挂失、重新补办活期存折,转移集体资金863259元到自己户头,就不会发生该巨款丢失一事。况且,2016年4月19日是林玉森亲自到信用社用身份证转走集体资金90万元(含利息),存折上体现的是“支取”。因此从整个过程来看,林玉森的犯罪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完全符合职务侵占罪的特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组长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的批复》规定,林玉森犯罪数额巨大,依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仙游县公安应以职务侵占罪立案查处。  其次,仙游公安刑侦大队,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证实2016年4月20日受理林玉森报案(被诈骗),时间将近一年,如果刑侦受理了该案,那么一年来,为什么不开展侦破?在科技不断创新的时代,难道这样的案件很难侦破吗?你们为何不调查林玉森被诈骗的钱从哪里来?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林玉森本身犯了职务侵占罪吗?而且集体资金被诈骗将近一年,为何村民们却毫不知情?既然作为刑侦受理了案件,应该有责任进行调查侦破,而不是仓库将案件堆存!于是本人再次于2017年5月15日向各级领导呼吁共同督促仙游县公安机关对林玉森的重新定案。2017年6月1日下午,仙游县公安局再次向莆田12345投诉台回复:林玉森构不成刑事犯罪。  党中央习总书记曾经在全国县委书记研讨班说到:县委书记要像焦裕禄那样做到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我也想寄希望于党和政府、人大的监督、检察院的监督,向各级领导写信求助,因为父母官在上任时都宣誓宪法,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希望领导能看到本人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反映的真实信件,但还是石沉大海,希望变成了泡沫。或许在领导的心里会认为我给领导添乱,一个小小的基层干部凑什么热闹,或许是领导们正忙着抓项目落实、为企业征迁,没时间去管老百姓的民生问题。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深知农民生活的不易。就像党中央领导所说的:我们都是农民的儿子,我们都应该为人民做点什么,我们今天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目前后洋生产队的村民,有一部分还是很贫困的,他们一直都住在低矮破旧的房屋里,他们还是靠贷款供子女读大学,他们还等着钱去看病呢。对他们来说那些都是“救命钱、活命钱”,请大家同情同情这些可怜的人,想想办法追回这笔钱,惩治犯罪分子。在这里替村民们谢谢你们了!  由于本人多管闲事,前不久,我家种植的溪边自留地上三十多年的六株龙眼树和一株芒果树突然间遭到园庄镇村政府推毁。我家合法权益公开受到侵犯,向政府反映,答复是整治溪流、创建绿化。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果树栽在溪边不是绿化吗?那是栽种在1980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分我给家的用于栽种蔬菜等作物的自留地上。官就是理,园庄镇政府事先都未告知我们,也不给我家赔偿一分钱。即使是政府征用,也应该事先通知我们,也应按标准给予赔偿,在仙游园庄,真的就是无法无天。  福建省仙游县鲤南司法所 林金达 致上  2017年6月10日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