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导医 > 比车 > > 曝黑车通过打车软件挂正规信息 司机称不怕被查

曝黑车通过打车软件挂正规信息 司机称不怕被查

2018-08-12 08:27   来源:未知

  

  4月21日晚,顺义地铁站附近,图中黑色私家车使用“滴滴打车”抢单成功载客离开。经调查,该黑车注册打车软件所使用的车牌,属于首汽无障碍车队。新京报记者 何光 摄

  出租车京BK5410“滴滴打车”账号截图。该账号实际绑定的是一辆黑车,出租车公司称该车牌出租车已于去年报废。

  日渐盛行的“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等打车软件,在为乘客们提供便捷服务的同时,也逐渐进入了黑车的视线,变身成为它们揽客牟利的工具。

  近一段时间,有关用打车软件叫来黑车,却显示正规出租车信息的情况,出现越来越频繁,有此遭遇的乘客纷纷通过网络吐槽。

  黑车到底通过什么手段,实现了对打车软件的“绑架”?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黑车司机使用的打车软件,系“借”出租车司机信息进行注册、购买出租车司机不使用的账号,或伪造信息进行申请。甚至有的黑车司机本身就是出租车司机,使用同一套打车软件,白天用于提供约车服务,晚上开黑车趴活拉客时再用来揽客。

  而以上种种乱象,折射出打车软车公司注册审核把关不严,司机账号数据库更新滞后等漏洞。同时记者也发现,对于劫持打车软件的黑车司机,处理乏力加剧了这种情况的发生,监管有待进一步完善。

  “连叫了三趟,都是黑车抢单”,当黑车再一次出现在视线中时,高宏的心情由最初的疑惑、愤怒,变成了无奈。

  回忆起今年春节期间在平谷城区的打车经历,高宏不清楚自己手机中用来叫车的“快的打车”应用软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有同样遭遇的不仅是高先生,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正在上大学的张颖在顺义用“滴滴打车”软件叫车,但她等到的却是一辆私家车,无论司机信息还是车牌,都和手机软件上叫车时确认的不一样。全程下来,司机跟张颖要了30元车费,“正常应该是13到14块钱,可大晚上的就我一个人,没跟他争辩就给了钱”。

  近期,新京报接到了多宗类似高宏、张颖这样的投诉。通过查询不难发现,这种情况并非只出现在北京,全国多地均有发生。打车软件叫来黑车,已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们身边。

  趴活抢单黑车两不误

  黑车司机使用多种打车软件接单;自称不怕被查

  今年3月中旬至4月底,新京报记者在密云、顺义等郊区县体验发现,通过打车软件叫来黑车比例接近一半,而且晚上叫到黑车的概率要远远大于白天。

  在密云县东菜园小区门口,记者使用“滴滴打车”去密云教练场,软件显示金建出租的卢师傅抢单成功,但半分钟后记者等来的却是一辆私家车,司机并非软件照片显示的卢师傅,车牌也和软件显示的不一致。

  到达目的地后,该司机向记者要价15元。而从密云东菜园小区到教练场最远的行车方案为4.8公里,当地正规的电动出租车三公里内起步价为8元,之后每公里2元,车费最多12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顺义,记者在顺义地铁15号线石门地铁站,使用“滴滴打车”软件叫车下单前往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之后车牌为京BK5410,标注为新月出租公司的账号成功抢单。但出站后发现,接单的车实为一辆另一车牌号的私家车,司机是一位40岁左右、自称姓李的中年男子。

  面对记者质疑,李某称自己是双班司机,上一天班休息一天,休息的时候滴滴账号仍然可以使用,所以刚好趁着休息时间用自己家的车拉活。

  截至当晚11时,李某所使用的出租车账号已完成订单358单,评分为五星。他在使用“滴滴打车”的同时,还使用“快的打车”在接单,整个行车过程中,乘客叫车播报声不绝于耳。“乘客叫一辆车,谁知道是不是正规出租车呢?”对于是否会被查,李某表示自己并不担心。

  “借”来三证注册软件

  打车软件抢单黑车司机收入翻番;多途径获账号

  今年3月,密云黑车司机赵红富看到周围很多“同行”,用上正规出租司机的打车软件账号抢单赚了不少钱,于是也动了心。然而,“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均在其软件注册规定中,要求司机必须提交“三证”(驾驶证、行驶证、服务监督卡)。

  赵红富找到自己一个在市区开出租车、使用“滴滴打车”软件的朋友。“他把‘三证’拍了图传给我”,赵红富说,他用朋友发来的“三证”图片和自己的手机号码,注册了“快的打车”软件。

本文标题:《曝黑车通过打车软件挂正规信息 司机称不怕被查》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