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舆情 > > [转载]优质教育的劣根:历下教育局的夏季“滑铁卢”│无风

[转载]优质教育的劣根:历下教育局的夏季“滑铁卢”│无风

2018-06-07 05:52   来源:未知

  

这个夏季,对于坐拥济南优质教育资源最多的区,历下区毫无疑问地遭遇了教育“滑铁卢”,形象一落千丈。早在5月底,历下教育局的一个行文极不严谨的公文通告,将一个适龄儿童信息采集之事,弄得歧义颇深,深到被山东商报头版头条解读成外来务工子弟入学,其父母须具备大专以上学历(详见如果撕,请深撕:山东商报与历下教育局不专业的嘴仗│无风)。这是历下区教育局在这个招生季节遇到的第一个坎儿。而教育局强硬的应对与指责媒体,似乎在预示着这个夏天都无法平静。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历下区的适龄儿童家长相当焦灼,因为学区没有公布,报名上学的通知也没有公布,大家就是这样心神不定地等待着娃儿们的命运裁决。最后一只靴子在7月11日下午扔下。当天约17点,历下区教育局官网及官方微信发布2016年秋季招生学区范围公示,并注明次日即开始报名。这个事关招生划片的敏感政策,竟然是在报名前一天紧急抛出的,这种情况坦白说在济南的教育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往年的各区学区范围公示,均在招生报名前提前多日公示。这一政策仓促发出,背后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决策过程,令人生疑。山东省教育厅《关于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各地学区划分方案要及时向社会公布。学区划定后要保持相对稳定,确需调整时要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邀请相关单位和家长代表参与,进行审慎论证。历下教育局对此的公开解释是弹性学区,每年都可以根据实际教育资源进行学区调整。但这样的解释,无法说服家有学童的家长,有两个小区的业主就炸了锅。一个是山大路上的数码港公寓小区,另一个是利农小区。这两个小区往年都被划在历下区实验小学的学区范围内,但今年的学区是一个暂命名为“山大路实验小学”的学校,而利农小区的学区还悬而未决。按照家长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爆料,“这个山大路实验小学暂未启用,院内为洗车场、无操场、遍地杂草丛生”,完全与历下实验小学不在一个水准上!于是,事态终于恶化。7月13日,数码港与利农小区的业主代表们,相继来到历下区教育局和历下实验小学门口抗议,讨要说法。网上流传较广的一个视频显示,7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在益寿路西段的历下实验小学门前,示威的家长们遭遇了“野蛮劝阻”,双方情绪激烈,有肢体冲突。有家长倒地不起,貌似昏迷,甚至有两名家长已经躲到了汽车里,也被一群身着保安和警察制服的人强硬地拉出抬走。看到这样的一个视频,很多人气愤地在朋友圈里转发质问。但到目前为止,关于此起冲突的前因后果,包括处理意见,均未见官方回应。历下区教育局的官方微信,截至7月15日0时未见更新;历下区教育局的官方网站上也见不到与此事有关的一个字。更奇葩的是历下区教育局的官方微博,这个认证的官微,最新的一条信息是2014年6月24日,而且是当年仅有的一条微博;其余170多条微博全是2013年发布的。关于数码港小区的学区问题,业主们贴出了一张签订于14年前的一纸协议。这份签订于2002年7月的协议书,协议双方是济南舜华园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数码港的开发商)和历下区教育局。协议的主要内容很简单,基本上属于一个资源互换。数码港将其配套建设的小区托幼所的产权,无偿转交给历下区教育局所有,并协调物业公司免收托幼所的物业费。作为回报,历下区教育局一是同意接收数码港小区的业主子女入托入园,并免收择园费;二是接收该小区业主子女小学入学限于历下实验小学,初中入学限于甸柳一中,并免收择校费。协议规定了生效时间,即以托幼所的移交后两个月为起点,小学及初中以2003年9月1日为起点。在这份协议中,双方并未注明失效日期,也未注明协议中止日期。同时曝光的文件还显示,数码港方面还向教育局拨付了30万元的费用,用途则未作说明。按照维权业主们的说法,今年的学区划分打破了这个协议,而且被历下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武断地认定协议已经失效。这就难免引起家长们的愤怒了。在一个法治社会里,契约精神是一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社会规则。双方一旦签订了协议,而且在有效期内,双方就有继续履行的义务。教育招生是事关民生的重大公共政策,一般需要慎之又慎。一旦调整,那么就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如何调整?与原有的契约发生冲突怎么办?调整产生的利害各方有没有征询意见?调整方案有无公示?有没有充分的调整失败预案?会不会引起不满、抗议与恶化事态?一旦出现了,当如何应对?……显然,就目前来看,历下区教育局及其所在的历下区,在这个公共政策的调整上是应对不力的。而且,存在类似学区争议的还不止数码港与利农小区,像恒大帝景、舜兴东方、秀府小区等,都存在学区不明朗或学区调整的问题。有意思的是,发生这些纠纷的地方,还都是开发商恶炒的学区房。数码港的协议某种程度上揭开了学区房不为人知的一面(了解更多请点击此处不长久的合谋,不平静的教育│无风)。事态既已恶化,那么教育部门和当地政府更不应该选择“鸵鸟政策”,躲着、捂着都无济于事,而是需要及时发声、应对民众关切。对家长们的质疑,对协议的破坏,对遗漏的学区,都要有一个合理的说法。同时,对14日上午发生的冲突事件,涉事的执法机关也需要出声澄清或说明。否则,人们会继续妖魔化执法群体,继续加重社会裂痕。历下区的教育资源向来是优质的,但优质的教育,并不仅仅意味着拥有几所硬件和软件兼备的好学校,也不仅仅意味着有一批桃李满天下的名师,更不意味着有超高的升学率。真正优质的教育,是奉行以人为本的教育精神,尊重人的个体需求,并以平等的姿态展开对话。“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人们怀念先生,怀念的是深谙教育之道的名师,是真正的教育家。作为主管教育的政府机关,应当是明白这些教育的真谛的。与其他的政府机关相比,教育局首先绝不是一个衙门,其次更不应该是一个官僚机构。它的服务对象是学生及其家长,对家长的合理诉求应当有尊重与理解,有平等的对话,有将心比心的换位体谅。如果做到了这些,或许这个“滑铁卢之夏”就不会发生。从这个角度上说,当初新京报依托错误解读的事实而刊发的评论《历下区教育局为什么不像教育局》,现在看来,倒是说对了。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