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导医 > 面对面 > > 临终的折磨

临终的折磨

2018-06-14 14:56   来源:未知

  

  临终的折磨  创建时间: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中午1:50   我的母亲金丽英,1924年6月6日出生,2016年5月16日在武汉市第六医院呼吸内科被残酷的折磨至死(房屋房产观澜)。知儿莫如母,知母莫如儿。遵遗嘱,现将其生前头脑清醒时的感受公之于众。  妈妈日记:  2016年5月1日 今天我身体极度不适。是高二氧化碳血症又发了吧。三年前7月16日我在武汉市第六医院做了个小手术——输尿管口蘘肿电切术,却惹下大麻烦。本来我的脊椎骨就有毛病,胸椎11、12压缩性骨折,腰椎6滑脱,是不能行“椎管内阻滞”的。可是医生手术之前不下病房了解我身体情况,就悍然在手术中使用了椎管内阻滞麻醉,使我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伤害,患上了高二氧化碳血症。三年来反复发作,看了无数医院都看不好。  医生都推荐我用无创呼吸机,我的康康(儿子)赶紧去买了一台。但那是一个画饼、一个神话,我根本耐受不了。它不仅降不了二氧化碳,而且血液中二氧化碳越来越高,心动过速,昏迷不醒。这真是现代医学的一个悲哀呀。今天上午儿子给我用了4个小时,中午停机。一整个下午我的心都狂跳不止,胃中汹涌欲吐,却又吐不出来,头痛欲裂,浑身无力。儿啊,你害了我啊;医生啊,你害了我啊。  在昏迷中,我被送到武汉市第六医院呼吸内科。哪晓得这里也是念的同一个经,还是上无创呼吸机。我拒绝,医生和护士就把我捆起来,强行搞。善良的人们啊,我一个九十高龄的老人,怎经得起这种折磨?我的鼻孔鲜血四溅,万箭穿心。我的本能给了我力量,我奋力挣脱了绳索,一把拽下呼吸机面罩,逃到门边,终于体力不支,猝然倒地。残酷的生者啊,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弱势的同类的吗?  医生照搬书本,书本照搬国外。我要大声呼吁,中国的医生们,要静下心来多作一点研究工作,摈弃现有的家用无创“杀人机”,开创一个中国的没有痛苦的降血二氧化碳的方法来吧。即使一时研究不出来,也不要捆绑我们,我们是你们的父母,是你们的爷爷奶奶,我们不要“强迫死”,要自然死。  2016年5月2日 昨晚打的克林霉素使我胃里很不舒服,我呕吐了,把昨天吃的芝麻糊都吐出来了。管床医生惊慌的说:“咖啡渣、咖啡渣,要死了。上有创,上有创(呼吸机)” 。上有创降二氧化碳是对的,昨天一来了就该上的。说要死了却是大惊小怪。虽然喉咙插根管子不舒服,但是比无创呼吸机还是强多了。糟糕的是,手脚还是被捆着。这让我十分恐惧。要是发生火灾,我就逃不了了。我还记得,以前有几次输液时,我觉得越来越不舒服,医生又不在附近,我急了,就把针拔了。不一会儿身体自然就好了。我暗自庆幸,幸亏手脚还能动,不然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捆绑病人,这是侵犯人权,是非法拘禁,我要kangyi。可是没有人理会我。弱国无外交,弱者无人理。医生护士只顾自己工作方便,哪管病人的感受。他们已经不认为你是个人了,你只是一个桌子,一个凳子,一块石头。  我在朦胧中听见医生嘱咐护士:“这个婆婆厉害得很,她一醒来,你们就加大(镇静剂)剂量,不然会发生人机对抗”。我昨天挣脱了无创呼吸机的折磨,救了自己一条命,却把医生得罪了。难道我应该被你们活活搞死吗?我本身患的就是呼吸系统的病,镇静剂是抑制呼吸神经中枢的,加大剂量不是要我的命吗?什么人机对抗,似乎犯了什么忌讳了。告诉你,人机对抗好得很,说明病人生命力恢复了,或者呼吸机出了问题,是该撤机或者重新调整呼吸机的时候了。  2016年5月3日 上午医生拿来一个像蛇一样的玩意儿,顺着通气管就插进我的肺里。我顿时感到强烈的刺激,身上每一个细胞都紧张起来,我要咳嗽,我要呕吐,我要想方设法把异物弄出来,但是弄不出来。我的心狂跳不止,高热39度。我要喊叫,嘴里插着管子喊不出来;我要争扎,手脚被绑,不能动弹。这就是支气管镜检查,比胃镜检查厉害十倍。我看了一辈子病,从来没见过这玩意儿。医生都说我年龄大了,连胃镜都不让我做。今天出了鬼了,  真是出了鬼了。我的病是高二氧化碳血症,是缺氧,与支气管镜没有任何关系。我猜医生的原意是到肺里去找细菌感染。但是我没有细菌感染的征兆。白细胞不高,淋巴细胞不高,降钙素原PCT正常;我又没有肺癌,凭什么搞支气管镜检查?何况我现在已经用了昂贵的抗生素亚胺培南/西司它丁和利耐脞胺了,已经用过头了,还要怎么样呢。六医院呀六医院,你要害死我呀。  晚上发生房颤。  2016年5月4日 今天继续行支气管镜检查,继续不堪忍受的痛苦。康康,我的儿啊,你为什么不出来干涉啊。哦,医生每天都要开2——3千元的自费药,康康每天都要到银行排队取钱,然后到航空路去买,不知道我受的什么罪。医生也不告诉他做了什么检查项目,只是每隔2-3天叫他签一大叠单子,不知道是什么内容。要是继续这么搞下去,我就活不成了  2016年5月5日 今天呼吸内科主任李承红来查房,叫把呼吸机停下来.我又看到生的希望。  11:00时停机,我满心欢喜,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不料到下午4:00时,又把呼吸机打开了。说是血二氧化碳69,高了。不达标。多少才算达标?30-40.那就一辈子拔不了管了。因为这三年来,我从未达到过这个标准。从别的医院出院时都只60-70水平,去年从汉口医院出院时有80之多,  还不是安全的过了一年。我要为生命活着,不为指标活着。我要拔管。可是我被控制住了,怎么表达?康康出去买药还没有回来。停停是个医盲,只会跟着医生起哄。我内心充满痛苦和绝望,又把希望寄托在下一天。  使用有创呼吸机的原则是:尽早拔管。ICU病房的口呼是:插管为了拔管。无休止的插管存在气胸等巨大危险。我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但我被捆绑,失去自由,没有办法。我一生最大的愿望是自然死亡,可是,我将死于医生之手了。  2016年5月6日 今天我的末日到了,医生要给我做肺-支气管活检,就是把我的肺泡和支气管搞破几处,从中取出样本研究有无癌细胞。一句话,就是要我死。因为查血指标已经证明我没有癌症,他们心知肚明。呼吸机像打气筒一样,即将把空气通过伤口注入胸腔,形成气胸-纵隔气肿。我就完了。  当他们在我肺里头瞎搞时,我感到钻心的疼痛,人到了这一步,惨啦。1937年我十三岁就离开父母,到大后方,投身民族救亡运动,至今已有七十九个年头,从来就没有任何人这样残酷的对待我们,即使渣滓洞,白公馆,刘文采的水牢都比不上我遭受的痛苦深重。  我的病就是缺氧,其它没有什么。医生这样过度治疗是错误的行为,这一点必须表达出来。怎么表达呢?现在只有这样一种办法,就是把这样一句话在脑中念上一千遍:“我的主要问题是缺氧,请医生不要瞎搞。”一有机会就把它喊出来。  2016年5月7日随着每一次呼吸,我胸内伤口就发出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坚持住。心里反复念叨着:“我的主要问题是缺氧,请医生不要瞎搞”。相信总有我说话的那一天。下午5点多钟,我看到几个医生护士来到我的床前,一下子就把呼吸机管子拔了。我喜出望外,脱口而出:“我好了吗?”一转念想起自己的任务,就赶紧说:“我的主要问题是缺氧”,后一句说不出来了。护士来把我翻了一个身,一股气流从胸腔升起,冲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整栋医院大楼倒下来,压在我的胸脯上。我听见远处有人在叫“妈妈,妈妈”,但我已经不能回答。呼吸机一拔管,肺内的气被放跑了,周围胸腔的气反压过来,把肺脏压瘪了。整个世界都分崩离析,四散飞溅,我的灵魂感情也随之一道,飞散在无尽黑暗的宇宙深处。  (我妈妈得的这个病叫做“气胸-纵隔气肿”,是不良医生在机械通气情况下,对患者行支气管镜活检造成的。呼吸机管子一拔,肺脏萎陷,血压大跌,脑梗死。从生物学角度,她是深度昏迷或者脑死亡。只要方法对头,可能还是有救的。可是像成绩不好的小流氓一样,六医院呼吸内科能做出什么好事来?他们把我妈妈重上呼吸机,又让空气充满妈妈的胸腔。5月10日切开气管,把先前悲剧再重演一遍:气管一切,肺脏萎陷,血压大跌,全死。)  [ 上次修改时间: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上午8:15 ]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   下载本帖:临终的折磨.pdf   ===================================================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