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写字楼 > 政务 > > 一个真实的故事若非亲身经历,很难相信

一个真实的故事若非亲身经历,很难相信

2018-06-12 16:02   来源:未知

  

朋友的同事刘军,一家人在天津租了一套房子,小两口带着孩子,一家人在房子里连续住了好几年也没出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加上刘军卖力,妻子的单位也还不错,日子也还算是滋润。 可是最近却孩子老是晚上闹着,不肯睡觉。刚刚开始刘军以为只是小孩子耍耍性子,过几天就好了。可是后来,刘军的妻子在卫生间发现一些毛发,可这些毛发倒像是某些动物的。说来他妻子也是粗心,没当回事就扫扫掉完事了。 有次半夜刘军迷迷糊糊听到有那种电影里面马群嘶鸣,还有人勒马的声音。起初小刘以为是妻子睡不着在客厅看电影,可是迷糊转身发现妻子就睡在旁边。这时候刘军吓得多到被子不敢动,发现声音还是断断续续的传过来。而且马群的叫声越来越刺耳,好像是马群中马被狼群攻击了一样。后来刘军发现这些声音是从儿子房间传来的,他只能硬着头皮起床去儿子房间看看。打开房门小刘只发现儿子睡着了,只是睡的不安稳,是不是抽搐一下,其他并没什么发现,所以刘军就以为自己幻听,继续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吃早饭时候刘军问儿子最近幼儿园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游戏的时候才发现儿子有些无精打采。儿子只说了他昨晚梦到有小朋友来找他,要带他去好玩的地方去玩。后来几天妻子发现儿子这几天一直都在低烧,不爱吃饭,也睡的不踏实。去医院看了,医院也没查出来什么,开了点药吃了也没效果。孩子一直病者,刘军夫妻两个为此都挺闹心的。 刘军想到会不会和那晚的马叫有关系,便和妻子说了下。这时候他妻子才发现家里发现的毛发还挺像马毛的。这时候小刘着急了,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就脱了同事找到我。在我去之前朋友交代要给好好看看,孩子都病了好些日子了 我去了之后在家里看了一圈,家里设计倒是没什么大的问题,一些小的问题也不至于影响身体健康。所以我就仔细看了看发现小孩子那个地下有一些细碎的骨头和毛发,由于在很里面,一般搞卫生如果不挪床位是不会发现的。我把这些东西送到一个专门搞检测的朋友那里去给专家检测了一下,发现这骨头和毛发竟然是马骨和马的鬃毛。 《本草纲目 兽部》记载马骨头的作拥有主治“喜眠,令人不睡”。这就是为什么刘军的儿子晚上闹腾不爱睡觉。而且马骨有上应星宿,能感应灵异的作用。马可以化龙,可以与人产生感应。所以有些人利用这些东西可以去破坏别人家的风水,使人家宅不宁,精神紧张啊之类的问题。这里还有马鬃毛,就是为了增强马骨的作用,祈祷强化破坏家里风水的作用。 不过这个马骨和马鬃毛只是能起到吓人的作用,想害人还是不行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只需要把马骨头和马鬃烧掉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不过有人来用这方法来吓唬刘军,估计是他得罪了什么人,我就问问他,他坚持说没有,我也就没多问。解决了问题刘军倒是蛮客气的给了我个红包,我也就回北京了。 回到北京的第三天刘军给我打了电话,没想到孩子依然是病者的,一直低烧不退。心想估计是哪里检查漏掉了,还有什么问题,就立又去了小刘家。 到了刘军家没顾得上寒暄了又仔细检查一遍,在沙发和小孩床底下发现一些白色的粉末。这些粉末很细,一般很难清理干净。慢慢收集到一点只后我才发现这是人的骨灰,看到这些我告诉小刘让他们出去住几天,这几天我要留在这房子里住几天,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天晚上我就睡在刘军儿子的房间,起初没什么动静我也就半睡半眯的躺着。到了下半夜明显感觉不对。先是一阵小孩子的笑声,接着就是小孩子在床上蹦蹦跳跳的声音。真开眼睛看到五个小孩子围着床转圈呢。还要拉着我一起去玩,我就直接躺在那里,不理他们。因为我才发现这家不下了一种害人的法术叫做五鬼抬轿术,至于这个法术稍后给大家详细的讲解。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刘军打了电话,说找到孩子的病因,叫他们回来再说。因为有些事情必须向刘军问清楚。 刘军到家后我就直接问刘军和他妻子,双方在外面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结果什么仇。小刘的妻子,一直忘了说人家名字了,就叫于丽好了,是个比较粗心的人,比较粗枝大叶,但是为人却很真诚,不像是会和别人结仇的人。他、于丽就说她平时在单位为人大方,又爱乐于助人很少与人红脸,就更谈不上与人结仇了。刘军也一直点头说妻子很憨厚,不会与人结仇。 “那问题就在你这里了刘军,你得罪过什么人么?”我直接问他。 “没有啊,我在单位做事一直很勤快,同事之间哪有什么矛盾,就算小摩擦也不至于要害命啊?”小刘激动地说道。 “难道是人无缘不顾的害你们,还知道你家在哪里?”我这么问,刘军突然犹豫了,有点支支吾吾,然后对于丽说:“去买点早饭回来吧,我饿了,早上一接到老陈电话我们就跑回来了,儿子还没吃饭,赶快去买点吧,老陈想必也没吃,你快去吧。” 听到刘军这么说我就知道这之前肯定有猫腻,只开小丽,那这个问题肯定和女人有关。我看刘军长者一双桃花眼,眼睛水灵,又鱼尾多条分叉向上,肯定桃花不少。加上于丽又不是爱打扮、心思活络的人,刘军这样八成是有了小三。 果然,刘军看了我一眼有低下头说道:“我是跑业务的,经常要跑客户,后来就认识吴倩(也就是本文中的小三),她是采购,我又是业务,刚开始请吃饭,约出来玩都是为了能多那点订单。后来渐渐发现吴倩幽默风趣,人也挺好看的,加上他对我印象很好,后来就慢慢有了关系。”说道这里刘军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开始没有说什么,后来要求我离婚,和他在一起。我没同意,毕竟于丽是我妻子,我们还有个儿子。我也没有明确回复她。” 我看着刘军什么也没说,他见我不出声就继续说道:“后来吴倩跟我闹说给我个最后期限,不和我老婆离婚就以后不再给我任何订单,而且还要叫我家破人亡,看我到时候还离不离婚。她是这么威胁过我,但是不至于真的要害我儿子吧。?“ “她知道你家地址?“ “知道的,上次我媳妇带儿子回老家喝喜酒,我带她来过我家。“ “我觉得她应该设法害死你才对,这件事你是始作俑者,害了别人还害了你自己的儿子,真是作孽。这件事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把吴倩的连方式给我,这件事我的问问清楚才行。“ “好的好的,老陈。只是这事能保密么。我老婆是家里公认的好妻子,这事要是被他爸妈知道找到我爸妈,大家脸都挂不住,我都打算跟吴倩断了,真的。你看看我儿子都这样了,我以后还哪敢和她在一起啊。“ “这是现在还不一定是那个吴倩干的呢,至于你的那事,我不是特别关心,就是吧奉劝你一句,自己要作死没事,别连累妻儿就行了。这腿长你身上,你后该怎么样,自己掂量吧。“ 刘军听我这么说连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刚好这会子小丽买早饭回来,吃完早饭我就交代了于丽几句,没管刘军就出门去找小吴了,如果在他那里找不到答案,要想解决问题还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其实我还没想好怎么把吴倩给约出来,毕竟我不认识他,万一这姑娘不出来又或者打草惊蛇了怎么办。就在吴倩单位楼下的咖啡厅坐着了一会,寻思着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就拨通了她的电话,准备开门见山的谈一谈。 “你好吴倩是么?“ “是的,你是?“这吴声线倒是挺温柔的,我不想耽误时间,就开门见山的说:”有些关于刘军的事我想问问你,我觉得直接去你单位有点不合适,所以 就电话联系你一下,我现在就在你单位楼下的咖啡厅,方便的话,下来聊聊。“ “刘军?你是他什么人,找我做什么?“ “他家最近出了点事,我想问问你,刘君也有这个意思,想让我和你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叫他自己来找我不就结了,你来找我算什么?“ “姑娘,这虽说现在小三多不过也不会那么显摆吧,我要是去你单位一通闹,估计你也是不好看吧?再说了,我也是个修道之人,想给你指条明路,你看你要不要下来一趟?“ “你会算命之类的?” “对啊,算命,看相,开运我都会的。我是个道士啊!” “行,你等我会,我怎么找你?” ‘我在最角落位置,黑色外套,戴个眼镜的。“ “成,一会下来。“ 这姑娘一听说我会算命就答应下来,我猜测这事八九不离十就是她干的。等了没多久,吴倩就下来了。一看吴倩的打扮就甩于丽几条街,大波浪头栗子色头发,修身毛衣配了一条毛呢短裤,加上高挑看起来颇有几分姿色。 “你就是刘军朋友?“ “对,叫我老陈好了。刘军家最近出了些事,我猜测和你有关系,你先别急着否认,我是个道士,多少能算出来一些你和刘军之间的事,至于要不要配合我,你自己看。还有点我要说明,刘军家那害人的东西到最后也会害死这个操作法术的人,所以我就直接说了我的看法,要不是你干的,我也就不耽误时间了。” 这吴倩脸色一下子白了,那五鬼抬轿法会害死做法的人是真的,算出他两关系,我只是想套出她的话,编出来的。 “什么意思,就是这个阵法会反噬?”吴倩惊讶的问道. “对,看来的确是你干的,我算的一点都没错!姑娘,没想到你年纪轻轻这么糊涂,竟然这种事也能做出来,伤天害理,也害了自己,何必呢?”我故作姿态,帮他分析一步一步想引导她告诉我真相。 “而且我看你面相应该配得上事业有成的人士,并不该做别人小三啊,在上你自身条件也不错,单位也不错,怎么就想不开呢?“听我这么说吴倩面色好多了,点了杯咖啡,还帮我叫了点吃的,说要让我给他看看姻缘和运势。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我赶紧对吴倩说:”好呀,我免费给你看看,你先把八字给我。 我在那里算了一会,发现这妹子正缘偏晚,但是夫家却财力不错,而且这妹子的由于夫家帮助以后会越来越好。所以我就说到:“你呢 可能要晚一点,但是吧夫家会很不错,而且对你以后都有很大帮助。你早年烂桃花不少,说实话,那个刘军和你八字不合,虽说暂时合得来,他以后会拖累你,所以并不是你的正桃花。而且这几年我看你事业会大有起色,不如趁现在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等缘分到了,事业爱情双丰收不是更好?” 听到这里吴倩早就一脸欣喜的表情,早就没有刚开始的抵触,我就趁热打铁问继续说道:“不过你现在都想要阵法害人,这个要是人出事了,会影响你以后终身运势,很有可能还会破坏你的姻缘,毕竟害人性命,天理循环,这是恶果,你自己要承担后果的。” “什么?死人?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然他家不安,让刘军家里不和睦,和我在一起而已。我根本就没想害死人啊?”吴倩差点叫出来。 看到他这么紧张,我心里就踏实了,这下子解决问题就容易多了。 吴倩因为害怕事情闹大就交代了在小刘家做法的经过。原来她经常上网在一个qq群里看到有个人说自己精通五行八卦,命理,可以帮人解决感情问题,改善运势,甚至还能改命。加上吴倩自己特别迷信,就加了大师,说了他和刘军的事。大师说给你3000块,他可以帮她解决问题。 然后没多久,吴倩收到个包裹没有发件人,也没有地址,包裹里谢了详细的操作方法。吴倩打找了人撬开刘军家门,把马骨头和鬃毛放在他儿子床底下最里面,还有些鬃毛塞在别的角落里。还有一包粉末,特别交代,要撒在不容易发觉的地方。完事之后吴倩就很快的离开了。 听完这些我就告诉吴倩她被人利用了。我和她说了马骨头和马鬃的作用还有那些粉末是什么之后,这吴倩已经快吓软了,央求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吓吓他们而已并没有想要害人的意思,请问我现在要怎么办啊?万一出人命,我以后怎么办?” “你收到包裹后,是不是还有一包东西是让你留着的?“ “对的,一个半大的盒子,交代不要打开,密封的很好。让我每天对着她烧一炷香,说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你把它给我吧,这个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另外我给你点开运的物件,你以后多做好事,这件事就不会影响你了。还有,你联系那个大师的qq能给我下么?” “好的,发你手机,谢谢你,老陈,以后有问题,我找你。” 随后我和这么子一起取来了那个包裹,因为我知道这里面是一个小孩的骨骸,所以没告诉妹子,拿到之后就离开了。 其实我也没想到这妹子这么好忽悠,倒不是我忽悠她,是他太容易听信别人了,我帮他断了刘军这乱桃花,也算是行善,帮她走上正轨,我这可是救人于水火的。不仅帮了妹子,还解决了刘军宜家现在为问题,总算是个好事。。 说到大师,我不得不和大家说下,我经常看到有人求大师办什么事,回头去收到类似泰国古曼童这类的佛牌。结果呢有人带了佛牌后,倒霉的,出车祸的,破财的,甚至家破人亡的都有。有很多人发现,不带这些佛牌,反而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想扔掉,又怕得罪神灵,又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玩意儿,所以就来问我朋友。所以我朋友让他们寄给他,回头他集中处理这些佛牌。 其实很多大师,无非就是抓住人内心的最急迫的需求,来迎他们,帮他们解决问题。可是往往找过大师之后,任何问题都没有改变,有时候还会更糟,因为你依赖大师,自己不主动去解决问题 ,所以才会越来越糟糕。到头来才发现说好的财运没来,脸上却多出了几道褶子,自己银子却进了大师的口袋。 我都想问问大家,你们找过那些个所谓的大师,你们问题解决率是多少?你真的挽回某某的心了?还是发大财了?又或者仕途顺畅了?都说了一命二运三风水,有时间倒不如多学点风水只是,改善自什么运势倒是可以的。 还有些人吧,一说到大师就以为他是道士,出了问题就骂我们这些道士,想想这些年我们给那些个网络骗子背了多少黑锅。和你在网上聊天的大师说不定还是个抠脚丫的大汉,骗了你的银子就去泡妞的丑人。你想想这得多憋屈,关键是现在大师无处不在,还有很多人相信他们。我也只能说我类个去了。 后来我在刘军家附近转了一下,发现附近有个公园,就是白天人太多,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去处理这个骨骸。我告诉刘军我现在要睡会,等晚上把这个包裹处理掉事情就算解决了。我让他去帮我买点汽油和一些超度用的东西,我就睡觉了。 等我醒来的差不多是九点多,去公园看了下,还有几个老年人在散步聊天我就背个包坐在,手里拿着手机假装和朋友聊天,等到快十二点总算没人经过,我才敢拿出工具开始工作了。我在公园最里面一颗大树下面挖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坑,底下放了些枯树枝,然后吧箱子拆开,把骨骸放到上去。在摆好相关器具后,我就开始超度这个骨骸的主人。超度念的就是往生咒,做超度的人首先要心无杂念,其次就是要有一定修为,诚心超度,不然的话亡魂是不会离开的。超度完了之后,我把汽油倒在骨骸上点火烧掉。这样不至于以后发现骨骸,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因为这骨骸有些年份,还是个孩童的烧起来不会耗时很久,就算不能完全烧成灰,细小骨骼非专业人士不会发现是人的骨头。公园里多得是被埋掉的猫狗,就算以后被挖出,也不至于出什么叉子。 填好坑,收拾好了工具,我从包里拿出一沓子冥币,上面印了毛爷爷的那种,烧给这孩子,嘴里念叨着你也不容易啊,死了还被人利用,以后投个好人家啊之类的话。期间多念了几遍往生咒,希望这孩子以后有个好去处。可是我总觉得后面有人盯着我似得,因为太黑了回头也没发现什么。就继续烧纸钱。准备起身一回头,一束光对着我的脸,我用手挡住眼睛,背着情况下出一身冷汗。这人什么时候靠近的我一点都没察觉。 “盯了你老半天了,一边嘀咕一边烧纸,大半夜的在这装神弄鬼,老实交代在这干什么来着?”一个大爷气势汹汹的问道。 “别误会别误会,我表哥家孩子这几天不舒服,找人看了说是在这公园给吓了,家里老人说让给烧点纸钱就好了。这不是白天人多,我不是怕影响不好,也不好看,就半夜过来了。“情急之下我就编了个理由,毕竟有孩子的确是病了。 老爷子半信半疑的,我就说我表哥就住旁边那小区,叫刘军,老婆叫于丽。 老爷子一下子想起来:“哦哦,我知道,于丽这人挺热心的,这几天没见着原来是孩子不舒服了。那你完了早点回去,我也回去歇着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回去了,再见啊。“果然还是于丽人品好,真是托她的福,不然这晚上闹开了说不定还真有麻烦。 回到刘军家之后,听他们夫妻两个还在等我,我告诉他们问题结局了,家里最好找清洁公司彻底打扫一遍,然后再用艾草熏一熏就没事了。至于刘军和吴倩那个事我没告诉于丽,毕竟是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想必经过吴倩的事这么一闹刘军自己也不敢再乱来。 第二天我就回到北京,加了吴倩给我的qq,想知道谁在用这么阴毒的法子害人。要知道五鬼抬轿术不单单是让人生病,破坏人家风水那么简单。这是一种十分歹毒的阵法,类似于养小鬼吧,都会反噬操作法术的人。他这个法术首先是要找到一个早逝儿童,取下肋骨磨成粉末撒到目标的家中。然后余下的骨骸密封好之后,每天对着他烧香祈祷,这个法术就算开始了。开始的时候人会生病一类的,到最后就是把人害死。 其实害死人才是刚刚开始。当以一个人时候,这个孩子就会变成厉鬼,而他变成厉鬼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杀死吴倩,也就是操作法术的人。到此这个厉鬼就可以完全被制作这个阵法的人所利用,为非作歹,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此法阴毒。而制作这些法术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江湖术士,违背天理做尽坏事,然后却把黑锅给了茅山派。 有人问过我,对茅山派了不了解。虽然知道的不多,至少比外界知道的多。茅山派的一些法术确实厉害,但是没外界传的那么恐怖。茅山真君是挺朴实的一个很,说是朴实其实就是老实巴交的人。也研究不出那些个掘坟盗尸养小鬼的事。现在一些术士研究出来一些歪门邪术,打着茅山派的旗子办事,久而久之茅山派就背了道法邪门的黑锅。 这些年帮人处理不少这类问题,也接触到一些江湖术士,这些术士也都是参差不齐,有些也就只能看看风水,有些就是可以研究出五鬼抬轿术。资质平平的这些一般都相安无事,安稳度日,那些操作恶毒邪术,虽说转的钱多,但是不是这里就是那里出问题。我一个朋友,也就是老王工作的机构,有人专门侦查这类阴毒法术,被抓到了最少要关个几十年。还有些晚年凄惨的也不在少数,这也是为什么我学艺的时候师傅交代,有些东西千万别碰,修道之人为非作歹,报应比别人来得更快。 后来那个qq通过了我的申请,我假装要报复仇家,请他帮忙。他答应很爽快,说3000块打给他,给他个地址,回头寄给我包裹,按方法操作就好了。我看他地址写的北京我就问他,你能不能见面谈。对方直接就绝了,说不方便。问他师承何处,也不说,然后我就说这个东西你能不能帮我操作,我怕操作失败。可能是这句让对方起疑心,后来就拉黑我。后来我把联系方式给了老王,也没有得到他的回复。估计线索是断了。 其实古人研究风水,主要是为了改善生活,趋吉避凶而已。一般城市大多都是要依山傍水。山脉绵延,就会形成一个小的龙脉,龙脉聚集自然是气候温润适宜居住。城郭大多数坐落在山南面,背靠山脉,这样子可以阻挡北方过来的寒流冷气。最理想的就是有一条自西向东的河是绕城而过的,这样子既能解决城市用水,降低夏季高温,做护城河,形成天然保护屏障,抵御外敌,设防都是至关重要的。然后依据不同的地形修建亭台楼阁,美化城市,在修建一些树林,城市风水就布局的产不多了。 在居家方面古人造房子大多都是依照北玄武南朱雀左青龙右白虎来布局的。玄武对应山石,所以很多人家都会有后花园,形成一个背山的局势,南朱雀可以是流水,小河,水流要缓,这样可以改善房屋风水,聚集财气。右白虎对应的是西边道路,左青龙可以是东边大的湖泊河流。应为我国东高西低,道路修在西边不易洼水,东边湖泊大河可以聚集水,也就对应天然的地理条件。都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并非是有些人提到风水就想到迷信。趋吉避凶本来就是人的本能,也是一种智慧的表现。人家韩国什么都去申遗,我们风水也是可以去的,我觉得这个就很不错。 然后我们现在的风水研究的更为系统和全面,才有了那句一命二运三风水,可见风水的重要性。正是因为重要,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利用风水对人生活的影响来为非作歹,从而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所以我建议大家多了解一点风水知识 ,不仅可以改善家具,也能防患未然啊。虽说有福人居福地的说法,但是你能保证你的福能敌得过别人蓄意谋害?中医都说治未病,风水也要讲究防坑害。 往后会继续给大伙讲这些年我处理过的风水局的故事。有关风水中问题,大家可以私信我,有空我会给大家伙回复的。 2月19 下面要说的,是我自己的事 何平是我小学同学,跟他媳妇儿属于早婚早恋的代表人物,年纪轻轻,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乳名安安,取平安的寓意。事发时,安安也就三岁多,当时我正在家写东西,何平找到我,说他家安安好像出问题了。 打小的朋友,有事儿当然得管,接到电话之后,我赶紧打车赶去了他家,何平的媳妇儿小丽,跟我也相识多年,知道何平把我找来,是为了安安的事儿,显得很不好意思,埋怨何平不会办事儿,也没提前跟她打个招呼,她也好提前准备准备,晚上再联系几个朋友一起热闹热闹。 小丽上学时就这样,为人热情,而且很好热闹,这点跟何平略显闷骚的性格,在过日子上形成很强的互补。我让她甭客气,顺便问问,安安到底有哪些不对劲儿的地方。我俩正聊着,何平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赶回来,说特意跟单位请了半天儿假。小丽见何平回来了,就让他跟我说关于安安的事,孩子这会儿正睡觉呢,她过去看着点儿。 何平叹了口气,说安安这几天总在家里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是房子的问题,还是这孩子的事儿,思来想去的,身边就我还算懂点儿,他也是急坏了,没跟小丽打招呼就把我请来了。 这事儿得从三天前说起,那天何平下班晚了点儿,到家已经八点多钟了,安安跟小丽在沙发上看动画片,他进门的时候,娘俩谁都没动地方,小丽说厨房的饭还热着,让他凑合吃点儿,何平换完鞋直接去了厨房,正在这时候,一旁的安安一直盯着他看。 小丽笑着问安安,干嘛这么看她爸爸,安安摇了摇头,然后就哭了起来,哭的那叫个伤心,不过问她什么,她都不说话,就是哭。小丽脾气比较急,把安安带进卧室训斥了一通,每次那孩子只要乱发脾气,当妈的训完,马上就好了。小孩子么,似乎都有这毛病,可那天也不知怎么了,小丽越发火,那孩子哭闹的越厉害,一直闹到半夜十二点多,才因为实在哭累了,躺在小丽怀里睡着了。 两口子当时还念叨着,现在的孩子真是越来越难管了。 第二天一早,小丽送孩子去幼儿园,临走的时候,小丽发现安安一直盯着餐桌看,小丽以为孩子没吃饱,便从桌上拿起一片面包,问安安还要不要再吃点儿,没想到安安吓得赶紧往门口跑,就好像她手里的面包是洪水猛兽似的。 安安去学校的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小丽觉得很奇怪,她回想安安头天晚上的反常举动心里有点儿发毛。走到学校门口,安安突然哭了,她跟小丽说,自己一点儿也不喜欢那阿姨,让爸爸赶紧赶她走吧。 小丽一听当时就傻了,问安安什么意思,哪儿有什么阿姨啊。 安安说就是昨天跟着爸爸一起回来的那个,还说刚一进屋,那阿姨就让她别说话,样子虽然不凶,但看着就让人感觉害怕,昨天她哭的时候,那阿姨还在一旁哄她,变出各种鬼脸儿逗她开心,不过她鬼脸儿做的太吓人了。安安一点儿都不喜欢。 小丽也不傻,她马上反应过来,安安一定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眼瞅着孩子进了学校,小丽给何平打了个电话,把安安的事儿跟他说了一下,何平一听就懵了,他没想到自己家里竟然有鬼,而且听安安的意思,这鬼还是被自己引到家里的。 何平按小丽,安安说没说那鬼现在在哪儿,是还在家里,还是已经走了,小丽跟何平说,他之所以这么急着打电话,就是因为这个,安安说看见那阿姨,在他们出门儿的时候,就坐在餐桌上吃饭,这也是为什么,当她把面包递给安安时,她会显得特别害怕的原因,因为那片面包,就是从那阿姨嘴里抢过来的。 何平让小丽别着急,也先别回家,他想想办法。何平他们公司是做木雕的,掌握这种手艺的人,多少对阴阳五行的有些了解,他打电话时,一个上了点儿年纪的师傅正巧就在旁边,听何平提到鬼,还说到了孩子,自告奋勇的要跟他一起回家看看。 见对方这么踊跃,何平很感动,跟领导打了个招呼就赶回来家,刚到楼下,就看到小丽站在楼下,见何平回来了,她心里才变得不那么紧张。那老师傅跟着何平回了家,刚一进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方盒,何平一看,那人拿的是个墨盒,他在房子四个犄角,用墨盒写了几句阿弥陀佛。然后对何平说,这招他曾经从书上看到过,墨盒辟邪,屋里要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也一定会落荒逃走。 何平两口子,因为也没见过安安口中的那个阿姨,所以对这老师傅的招数是否有效,心里也没底,放学时,小丽特意交代安安,如果再看到那个阿姨,一定要告诉她。 进屋之后,她带着闺女各屋子、转了转,问安安看没看见那人,安安摇摇头,说那阿姨不在房间里。听到这儿,小丽松了口气。没多久,何平下班儿回来,刚一进家,赶紧问小丽安安怎么说。 小丽告诉他,安安说那阿姨已经不在家里了。孩子因为昨天折腾了半宿,这会儿也已经睡觉了。何平听到这儿,也重重的舒了口气。吃完晚饭,和平跟小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大概九点多钟,突然从安安的卧室,传来一阵哭声。 何平吓的赶紧冲进去,发现安安坐在床头,伸手指着窗户的位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何平什么也没看着,不过安安却紧张的要命,哭着要妈妈抱,小丽这时也来到了房间,一把抱起孩子,估计她也是极坏了,指着何平的鼻子骂,他质问何平是不是在外边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怎么他前脚到家,后脚闺女就见鬼了。 说完抱着孩子就往客厅跑,何平赶紧跟出来,他当然知道,小丽是急坏了才会说出那种话,不过这话倒真给他提了个醒儿,这鬼看样子还真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思来想去的,他也没想起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干过招鬼惦记的事儿。 好在这次安安并没哭闹太久,她说那阿姨在爸爸进屋时,就顺窗子跑了。但即便这样儿,小丽仍然不放心让安安自己睡一个屋,他把何平赶到了安安的卧室,娘俩睡在了另一件屋子。 何平虽说是个大男人,但撞鬼的事儿还是让他感觉有些紧张,躺在安安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这样煎熬了一宿,第二天到单位,心里越想越害怕,这才想到给我打电话求救。 听完何平的讲述,我也怀疑这鬼是不是他招回来的,否则没理由只有他在的时候,那鬼才会出现,而且好像专门针对孩子似的。不过何平的人品我还是了解的,他既然说了,自己没干伤天害理招鬼报应的事儿,作为朋友,我只能相信他。 我在房间里转了转,发现至少当时那鬼没在。而且我在他家呆了大半天儿,始终也没见那鬼现身,这可奇了怪了,难道说那鬼知道何平请了帮手,故意躲起来了。要真是这样,这事儿还挺麻烦的。 下午五点多,小丽去接孩子,我让何平把他这段儿时间的经历,跟我大致描述一下,我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细节被忽略了,我俩聊了能有半个钟头,小丽带着一个漂漂亮亮的小丫头,走进了房间。那小孩儿正事安安。这孩子平时跟我不怎么亲,估计是孩子眼睛干净,觉得我体质发阴吧。 小丽让安安叫人,边说边关门,就在她转身的同时,我发现在她和安安身后,还站着一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只鬼,这鬼看着还很不一般,因为平时看到的鬼,大多就是团黑气,厉害点儿的,可以由这些气息聚成一个人形。而眼前这个则不同,在我眼里,有鼻子有眼儿,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如果不是因为只有我能看到她,我甚至会把他当成某公司的职业白领。看来那个一直跟着何平的女鬼,就是她了。 我把安安叫到身边,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着我走来,我问她跟着爸爸的那个阿姨是不是穿着一身灰色的裙子。然后还戴着个眼睛,安安听完点点头,说那阿姨各自不高,好像嘴角还有个小虎牙。 我把她抱在怀里,然后趴在耳边,小声的问她,那阿姨是不是现在正站在门口的那个。安安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显得有点儿慌张,抬眼看着我,而后慢慢的点了点头。 何平听到我跟安安的对话,当时就急了,问我鬼在哪儿,能不能跟她交流一下,问问它为什么好端端的缠着自己的女儿。我让他先别着急,然后把孩子交到他手里,这时候小丽也慌慌张张的跑到沙发边儿上,门口就只剩了那只鬼还站在那儿。 *(2) 我站起身,朝门口走去,想看看这鬼到底是个什么来路,不过那家伙还是挺谨慎的,我刚走了没两步,它就从门上穿过去,跑到屋外了,等我打开门之后,楼道里连个鬼毛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跟何平说那鬼已经跑了。这时小丽有开始按着何平臭损了一顿,说自己天天在家相夫教子的,平时都很少出去,这鬼一定是何平在外面儿鬼混招来的,他让何平老实交代,自己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是不是到外面沾花惹草的,所以才把女鬼招到了家里。 我赶紧冲小丽摆摆手,让他别瞎说,孩子在在这儿呢,再说这回这鬼根本不是人家何平招来的,我俩在家呆了半天,也没见到这它,反倒是她跟安安一回来,这鬼才出现在房子里,所以说,不能断定这鬼一定是冲着何平来的。 “不是他招来的,难道还是我不成,昙昙,我知道你跟何平关系好,看现在可不是你包庇他的时候,那鬼要害我们家安安,难道说,她小小年纪的,还能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小丽爱子心切,竟然冲着我嚷嚷起来。 折让何平觉得很没面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看样子是想跟小丽争吵,见状我赶紧把他俩拦下,刚才小丽的话,给了我很大的提示。 我让他俩先别吵吵,我好想知道这鬼是冲着谁来的了。 果然,我这么一说,夫妻二人都消停了,等着我把自己的推测讲出来。刚才小丽一直说这鬼是何平招来的,可是通过我跟何平交流,发现至少近期,他没没有撞鬼的可能,因为这段时间,何平的运势特别好,工作上得到老板的栽培,而且财运也不错,一个人在正常情况下,得这样好的运势,几乎没有撞鬼的可能。 因为好运气会增强人体的阳气,这些阳气正好可以克制鬼魂儿的影响。 再说小丽,如她自己所说,自打安安出生开始,就辞去了工作,在家专心的相夫教子,之前的交际圈儿,也断的差不多了。每天的生活轨迹无非就是接送孩子,买菜做饭。运程中平,但受何平的影响,也应该不具备撞鬼的条件,主要是她没有撞鬼的机会。 最后是安安,一个三四岁的孩子,生活轨迹更简单,无非是家和幼儿园。刚才我问过安安,她说那个阿姨只有在家时才会看到,幼儿园的生活并没受到影响。而在我刚进屋时,就已经把何平家的房子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也没发现招邪的物件儿,或是风水上的硬伤。因此这么一分析,这鬼的初衷似乎就明朗了,她应该是冲着何平一家子来的。 换句话说,他只有在何平一家人都在的时候才会出现,之前两次,只是凑巧赶上何平最后到家,所以才使小丽误以为这鬼是何平招到家里的,而刚才那次,何平一直在屋里,那鬼却没出现,小丽和安安刚一进屋,对方就出现了。由此我觉的,那只鬼并不是冲着家里的某个家庭成员来的,而是这一家人,一块儿招来的。 小丽听我说到这儿,显得很惊讶。他问我如果跟我猜测的一样,那这鬼缠着她们一家,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这个问题也正是我再想的。我问小丽,这只鬼可曾干出什么对他们一家不利的事儿么。 小丽摇摇头,说如果不是安安发现家里有鬼,她们可能一直都不知道。 我跟他们说,刚才那只鬼不一般,从我看到的情况判断,对方很可能是个半人。这种说法,我是很久以前听水灵儿说的,所谓半人其实是人的魂魄,据说最早还是从国外传过来的说法。 据说国外有个,她老婆得了绝症,为了不让她受痛苦,那人给她老婆做了安乐死。他用一台特殊的摄像机,记录了他老婆离开的全过程,在摄像机里,他发现一个清晰的人影,从他老婆身体内慢慢飘出,而且好长时间,一直注视着病床上的自己。 这段儿饰品被发到网上,一下子引起了轰动,那些坚持以科学看待世界的人,开始千方百计的找寻录像上的破绽,而传到中国以后,却引起了一下方士,以及佛道两教的很多信徒的关注。他们认为那个飘出的人影,应该是那女子的魂魄,不过因为尸体已经完全死亡了,因此,她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人,但要比鬼强很多,至少在智商上,应该和正常人无异,因为从录像上的情况来看,那个人影似乎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之所以久久伫立于比窗前,应该是在和自己的身体告别。 水灵儿说,饰品中夹杂了好多对话,好像是录制者跟自己老婆的鬼魂儿交流。这段儿饰品的出处不祥,国内的一些人,为了方便区分这种特殊的鬼魂儿,便想到了半人这个说法。确实,那种可以思维,却没有实体的鬼,就是半个人。 介绍完这些,我又把我看到的那只鬼的模样,跟何平两口子形容了一下。没想到当我提到一身职业装的时候,小丽跟何平,脸色同时一变。 “昙哥,我知道那人是谁了。”何平说完,把自己的钱包掏出来,然后递给我看。 我发现在他钱包里有三张照片,一张是小时候的安安,还有一张应该是他和小丽的结婚照,在这照片下面还有一张,照片上有小丽,有何平,还有一个扎着条大辫子的高个女孩儿,仨人看着都很年轻,因为拍摄的不是很清楚,我只能隐约的看到,在小丽旁边的这个女孩嘴里,确实长着一颗小虎牙。 “看看,是她么?” 我摇摇头,说这么看还真不敢确定,不过那鬼确实长着虎牙。 何平把照片接过来,然后递给安安,让她看看,妈妈旁边的这个阿姨,是不是他之前看到的那个。 安安看了半天,然后点了点头。 看来这只半人,果然如我所料,是冲着这一家子来的,而且看的出,她跟何平两口子关系不错。不过还没等我细问怎么回事儿,小丽竟然哭了。 何平告诉我,照片上这人,是他和小丽的大学同学,也是他们夫妻共同的铁哥们儿,名叫刘菲菲,上学时她跟小丽几乎是形影不离,上大学之前,小丽跟何平就已经走到了一起,后来俩人相约去的同一所学校。 刘菲菲跟小丽的关系,甚至比得过亲姐妹,而且因为小丽性子急,经常因为一点儿小事儿跟何平发脾气,每当这时候,她就充当了两人之间的联络官和调解员。当时他们就总开玩笑,说如果将来何平跟小丽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人菲菲当干妈。 不过菲菲的命不好,毕业那年发生了意外,单位的电梯出了问题,她从十几层直接掉到了地下室,当时电梯里除了她之外,还有几个人,除了菲菲之外,其他人都是当场死亡。菲菲虽说没死,却也因为脊柱严重损伤,成了植物人。 当时何平两口子刚结婚,顾不上新婚燕尔,小丽每天在病床前照顾菲菲,因为电视里常有植物人被唤醒的例子,何平工作之余,也会去医院看她,夫妻俩都希望菲菲能有奇迹发生。 当时小丽和病床上的菲菲,聊得最多的就是他们在学校时的那些美好回忆。这其中就不止一次提到过,要让将来的孩子,认她当干妈的事儿,后来菲菲在病床上躺了三年,一直到安安出生,她也没醒来。 安安过百天,菲菲再一次被下了病危通知。医院的意思是,她的器官已经大部分衰竭了,再靠机器维持下去,也无非就是往无底洞里塞钱。当天夫妻俩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要带孩子去医院一起送菲菲,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何平的父母对小丽心里很埋怨,从白天之后,再也没帮他们带过小安安。 当天在病房里,小丽再次提到了让安安人刘菲菲当干妈的事儿,何平和菲菲的父母一起,为她拔的管子。这事儿倒现在,已经过了去三四年了,刚才听我提到一身职业装,何平马上就想到了菲菲,因为她说过自己最喜欢的服装,就是职业装,而且当天走的时候,穿的也是一身套裙。 如果真的跟我说的一样,那菲菲一定是成了半人,现在之所以来家里,为的看看他们这些昔日的知己,也见见自己那个从未蒙面的干闺女。 听到这儿,我点点头没想到一个看似灵异的事儿,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我跟何平说,对半人我的了解很有限,因此这次不一定能帮到他们,不过我的朋友水灵儿,灵性很强,有跟灵异体沟通的本事。我可以把她请来,看看刘菲菲还有什么未结的心愿。 小丽听到这儿,跟我连连道谢,让她别客气,然后给水灵儿打了个电话。水灵儿听闻刘菲菲跟小丽夫妻的故事,也很感动,很痛快的答应愿意帮忙,记下了何平家的地址,没多久就赶了过来。 当时菲菲的鬼魂儿已经不再房间里了,我问水灵儿能不能凭着她的灵性,感觉一下刘菲菲是不是还在这附近,水灵儿闭着眼睛念了段儿经文,睁开眼之后,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很少见她这样儿,我赶紧问她出什么事儿了。 水灵儿说她完全感觉不到菲菲的存在,如果她估计的没错儿,刘菲菲已经走了,或者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了。估计她是想在头走之前来看看这一家人,现在心愿达成了,入轮回之道了。 水灵儿的本事我还是了解的,她如果说刘菲菲已经不在我们这个世界了,那八成就是真的,我把这情况告诉了何平夫妇,小丽捧着他们的合影哭了半天,后来在我跟何平的安慰下,才慢慢缓和过来。 水灵儿也让她别太难过了,菲菲走了是好事儿,她本来就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了,总这么飘着,也不是个事儿。说完他给了小丽几张往生的经文,让她抽个时间在菲菲坟前烧了,这样能帮助她来世托生个好人家。 离开何平家,我跟水灵儿打辆车,出租车上,水灵儿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她问我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会不会想菲菲一样,临走前赶来看她一眼。我被他说的有些无奈,让她千万别咒我。水灵儿无奈的摇了摇头,跟我说,其实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更难放下。 师傅维系;lzxyule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