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体彩 > > 山西介休:诈骗前科村长“一言堂”卖光村民安置房

山西介休:诈骗前科村长“一言堂”卖光村民安置房

2018-10-24 22:06   来源:未知

  长时间、高强度的煤炭开采,使山西省的采煤沉陷区面积呈现扩大的趋势,对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为彻底消除这一不良影响,国家和山西省确定实施采煤沉陷区治理的民生工程,让沉陷区的居民圆上“安居梦”。然而,这一惠及民生的好政策在部门分地区并没有得到较好落实,介休市义棠镇沙木墕村的二十户村民们在深陷区搬迁安置工程中很受伤,至今仍为自己权益四处奔走。

安置房被当商品卖 沙木墕村是美丽绵山脚下的一个自然村,归属介休市义棠镇管辖,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正在被大佛寺煤矿开采。因为煤炭的大量采挖,该村地质生态发生了严重变化,已被列为当地重点深陷整治区,已不适合居住。因此,该村近50多户村民都要举家搬迁。 搬迁工作于2006年展开,村民们热情高涨,期待着早日住进安全舒适的新房。按计划,所有的村民必须要在2012年6月底搬迁完毕,新建的房子位于城区边上,为六层小楼,交通地理位置优越,远离生态恶劣且不宜居的山区。 移民工程小区占地72亩,在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督和协调下,由山西东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沙木墕村委会共同操作完成。房地产公司负责基本建设,村委会负责办理相关手续。一期规划建设16幢楼,其中的3幢楼作为村民的搬迁用房,其余楼房归开发商公开对外销售。二期主要为小区配套设施的完善。 一期工程如期完工后,项目的开发商——山西东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按约定将3栋将楼房交付给村委会。然而,意想不到事情却发生了,沙木墕村村长李启明在没有通知村民、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情况下,私自以一千多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将房子向社会销售一空。此时,只有李启明及其亲属和一些经济条件好的村民购买到该安置房,还相当多的村民没能购到新房。搬迁安置房由此变成了商品房,村民们认为,就此一项李启明获利达千万元。 据记者调查得知,该楼盘并不具备合法的商品房销售手续,没有房产证和土地证,也背离了村民搬迁用房的属性。因为,村民搬迁房用地属于集体用地性质,本质应是村民们的宅基地,建成房屋应该是小产权房,而非具有大产权的商品房。疑惑的是,这种把小产权房当作商品房卖的违规违法行为却没被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制止。村民:22户安置房被卖光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违规的不仅仅是把搬迁安置房当作商品房卖,更重要的是,至今我们村还有22户没有得到新房子,他们的搬迁安置房也被村长给卖光了,而他们却是最需要房子的人,因为他们的经济收入少,家庭经济困难,房子最破旧,急需要改善居住环境。”村民房某对记者说。 此外,为了顺利推进此次搬迁安置工程的落实,在义棠镇政府的监证下,大佛寺煤矿与沙木墕村委会签订搬迁赔偿协议,该矿出资450万用于搬迁补偿,沙木墕村委会负责具体的搬迁工作,截止日期为2012年6月底。若将此款全部用于村民购房,那么按照800元/平方米的成本约定价格,每户村民不用出一分钱就可以获得一套一百平方米以上的住房,搬迁工作可以顺利展开。 然而,这笔钱却没有如此分配,仅有其中的一百多万元用于村民们房产和土地评估补偿费用,余下的大部分钱不知去向。这样的结果,就造成了村民们获得的补偿远远不够买新安置房的费用,想住进安置房必须要从自己口袋里掏钱补上差款,多的需要六七万,少的也需三四万元。为了住进安全干净的安置房,有一定经济条件的村民在无奈之下自己出资补上差价,余下没有经济条件的村民只能望房兴叹。 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就产生了,由于部分村民无力购买就产生了剩余房源,这些剩余房源如何处置?村长李启明不但没有考虑村民们的难处将房源暂时保留,反而大张旗鼓地将这些属于22户村民的安置房和多建的40余套房迅速出售给社会人士获利,而没有安置房的村民只能居住在早已破损的房屋中。至此,惠及民生的搬迁安置工程变了味道。 “沉陷区搬迁安置工程是惠及百姓造福社会的公益性集体工程,为什么成了商业化极强的谋利工程了呢?村民们想不明白,既然是集体搬迁项目那么卖房的钱和补偿的钱又去了哪里?做什么用了呢?是不是应该把这些钱要是花在村民们身上呢,这样可以改善条件,甚至能让那些经济不好村民得到一些经济补助。然而,至今也没有公开信息。” 村民宋某对记者说,“这些钱极有可能被贪污了,不仅如此,李启明还把手伸到我们购房者的口袋中,入户费两万元,门窗费数千元,都要我出。而这些费用根本就不存在,开发商早就把相关费用计算到成本里去了。至今我们都不知道这些钱应该不应该交,但是我们为了能住进房还是把钱交了,至于钱的最终去向和用途无从知晓。” 对此,李启明委托义棠镇工作人员给记者的回复称,“项目开发所产生的利润由村委会和开发商平分。2009年2月因施工队催要工程款,按照申报合同(全村共69户全部申报迁村移民房)约定村民须分三期缴纳全部房款(前两期各两万,三期将尾款付清)。在这期间7户村民自愿放弃购房指标,12户村民未缴纳房款,但也未主动声明放弃购房,村委会视为自动放弃购房,所以村委会为支付工队工程款,保证工程顺利完工,将19套房屋面向社会以每平米1350元的均价对外预售,将所得房款支付工程队卖房款。2011年11月,经第三方对沙木墕村村民房屋进行评估后,沙木墕村委会与大佛寺公司达成赔偿协议,而移民小区工程已于2011年1月完工,工程工队工资已基本付清。按照赔偿协议内容,大佛寺支付450万元补偿款(截至目前已支付200万元,按照迁村移民进度支付)。按照评估报告,赔偿金中230多万用于补偿迁村移民户的房屋,210多万用于补偿村集体在移民小区内修建新的村委办公场所、敬老院、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却没有提供具体工程报价单及相应财务支出凭证,也没有出示相关项目的原版协议,更未说明商业开发为村委会带来的利润如何支配。 显然,李启明与村民们的说法存在着不小的分歧,210万元拆迁补偿金与村民们实际所得到100多万元的补偿存在着不少的差距,房屋的市场售价远高于工程支出,多余的资金又去了哪里?疑问由此产生。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