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土地 > 菩提 > > 河北大名县社会抚养费 抚养了谁?

河北大名县社会抚养费 抚养了谁?

2018-10-25 20:10   来源:未知

  

8月7日,本刊接到群众实名反映称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王村乡大李凝村支部书记韩英等三人放纵村民计划外生育、违规征收社会抚养费、贪污等行为,公然违法,违规目无党纪同时给村民造成巨大损失,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何谓“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解释,“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目的就是“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适当补偿政府的社会事业公共投入”。较好地发挥了遏制政策外生育的经济杠杆作用。然而总有一些个人或机构铤而走险,违法违规操作以权谋私,以权换钱,自然最终的结果必如陈毅同志所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吃请不办事的村支书违规又违法就群众所反映的问题,记者驱车赶往大名县王村乡进行了解,大凝村村民范志杰(以下简称范某)向记者陈述了他的遭遇。范某在外生二胎后,村支书韩某等人在没有出示执法证、无下达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不开据专用票据情况下收取范志杰社会抚养费3500元,其后又向范某的父亲请客吃饭,期间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为此又买了两包中华烟。身为村书记党员的韩某承诺从此不再征收任何费用。谁知到此事情并未结束,在承诺之后韩某又向范某征收500元社会抚养费,范某没有同意。于是韩某等人向当地法院起诉范志杰超生要求其再交社会抚养费。7月25日,在范某家不知情的情况下,电视机、电车等财物被抢走,范某的奶奶被惊吓过度一时间卧床不起。据了解这次强制执行的行为,韩某等人并未告知当事人或亲属,对于扣押的财物当时相关人员也未向当事人出示相关清单和手续。对此次事件王村乡乡长张某表示当时有扣押的清单,但随即表示里面具体情况自己没有在场,所以不了解。违规收费目标和标准由己定据村民反映,韩某等人没有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权利,却走村串户进行收缴,未向收取对象出具任何证明。超生与否看钱、看关系。标准由自己定。对于村干部的家庭成员违背计生法律的行为置之不理,关系近的即使生育二胎也不用交社会抚养费、计划外生育执行的标准不统一完全等行为在广大村民中造成极坏的影响。《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四条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由县级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作出书面征收决定;县级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可以委托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作出书面征收决定。而自始至终,村民从没接到过这样的书面征收决定。真是咄咄怪事!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分别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而在大李凝村征收标准从0元到7000元不定,情况大为颠覆。就此征收标准的问题,记者问大李凝村支书韩某。韩某表示,标准确实不同,之前乡里标准定6000元,大李凝村定了5000元。村里制定的标准主要看这个人家庭条件。如果家庭条件差,就少交点。当问到征收是否出具相关票据时,王村乡乡长张某表示都有票据。然而在记者要求查看相关证明时,张某表示会跟乡里知会然后提供。村支书韩某只说相关票据发放给个人了,目前村里也没有存档。然而直到记者离开,也未看到任何证明材料。村民吴某、郭某、范某等人出具了相关材料并按上了手印用以证明韩某在收取他们费用时候没有提供任何票据。对于无票据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村民都不禁质疑,这些没有票据的“社会抚养费”哪去了。社会抚养费抚养了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十条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应当全部上缴国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有人说,大李凝村计生是"不开票的'收钱生育',为了推行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国家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明确指出"计生工作"实行领导责任"一票否决制"并三令五申要求各级党政机关严格执行,如果韩某却实属被委托方而为什么玩忽职守多处违规呢?他们的如此行为,上级主管部门为什么不予以制止呢?难道他们真的不知情么?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对于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河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条例》明确规定必须开具收到费款或者罚款后,征费或者处罚决定机关应当向当事人出个省级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征费或者罚款票据,并以此票据将所收费用上交国家财政,但韩某为什么向村民征收社会抚养费不开具票据呢?没有票据可查,这笔费用又去了哪里呢?这笔费用背后又有什么样的内幕和交易呢?倘若无据可查势必会造成国家财产的流失,个人的中饱私囊。社会抚养费则抚养了那些图谋不轨的腐败分子!针对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用途,韩某表示其中的20%会返还给村里用于一些日常开销。但不禁让人想到,这部分没有票据的钱去了哪里,对此我们不得而知。修路资金疑被贪对于征收社会抚养费问题之外,村民另向记者反映了韩某任村干部期间侵占村民修路集资款的问题。村民表示,本当用于维修大李凝村至王村的道路的费用,被韩某等人搁置不提,资金下落不明。希望记者能够将此事一并反映给邯郸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大名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从而揭露和惩治违法违纪的相关人员。针对腐败问题,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时候表示:“腐败和政府信誉水火不容,”自古有所谓“为官发财,理应两道”,既然担任了公职,为公众服务,就要断掉发财的念想。是非曲折自有法律公断,自有苍天明鉴!浊者自浊,清者自清!至理也!结语在此,希望尊敬的大名县纪律检查委员会能够秉公执法。依法惩治违法、违纪人员,还百姓公道;扬正气,促和谐。本刊将对此事件的进展进行持续关注!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