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娱乐 > > 银隆产业园布局之惑 资金链紧绷惹风波

银隆产业园布局之惑 资金链紧绷惹风波

2018-07-31 10:24   来源:未知

  

陈靖斌 高瑜静 童海华

近日,董明珠的“造车梦”再遇风波。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银隆”)旗下的南京银隆产业园,在一周内遭遇法院查封又解封。

对此事件,南京银隆项目的负责人何耀龙公开宣称,法院查封主要是因为该项目的合作单位与银隆在合同履行上存在分歧,合作单位向法院申请诉讼。目前双方已通过友好协商解决了问题并解封。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南京银隆产业园(以下简称“南京银隆”)后发现,银隆与合作单位之间并未“消火”,而解封后的南京银隆产业园项目仍处于“非正常运作”状态。

垫资“踏空”?

自董明珠入局珠海银隆后,承载其凌云壮志的银隆产业园快速扩张。成都、天津、南京、珠海、洛阳等地的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纷纷落地。从谈判开工到建成投产,一路“神速”,银隆新能源南京产业园也不例外。按计划,2018年5月9日开工建设的南京银隆,其一期项目预计8月正式投产。

然而,记者日前到南京银隆现场看到,产业园周围的蓝色外围挡板尚未拆除,产业园内的工人生活区内,多个宿舍“人去房空”。厂内部分房屋的门口已贴上“西安建筑总公司银隆项目部”的封条,日期落款是2018年6月15日。

“他们欠中国五冶的钱,这么大的厂房,目前五冶那边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成了,全部都是垫资的,现在银隆要付70%给对方,但是银隆付不出来。”一位接近南京银隆的人士对记者说道。

上述人士所提到的,正是南京银隆此番波折的导火索。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银隆产业园项目总投资100亿元,分三期建设。一期项目计划投资40亿元,在1500亩土地上,建设面积约50万平方米的厂区。项目施工方为中国五冶、西安市建总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建工”)以及南京八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八建”)。

7月中旬,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查封园区,而南京银隆与上述三家开发商的冲突暴露。

7月20日,南京银隆产业园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查封,被查封的财产包括位于南京市溧水经济开发区的土地以及在建的南京银隆新能源商用车项目,查封期限为3年。查封两天后,江苏省法院工作人员到达南京银隆产业园现场,再次对厂区项目予以解封。

彼时,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由于南京银隆项目规模过大,在建设过程中存在开发商垫资的情况,而目前银隆方面却迟迟还不上这部分垫资,唯爱网,因此被开发商告到法院。

南京银隆方面也坦承,法院查封是由于与合作单位在部分项目的合作中对合同理解产生分歧。

不过,记者深入了解后发现,开发商垫资的款项多用于对原材料的采购,疑似银隆迟迟还不上部分垫资,材料商也对中国五冶、西安建工以及南京八建陆续出现了“断供”,而“断供”导致的结果,是工人们因材料供应不足被迫停工。

“按理说,工程完成50%银隆应该要开始支付10%或20%的工程款了,但实际上银隆一分钱都没给。”一名西安建工工人向记者说道。

多位工人也向记者表示,该单位涉及工人近300多人,由于被迫停工近两个月,大多数工人已离开。

“现在没人做了,停工了,工人不能老是在这蹲着,该去谋生还是得谋生,现在基本上都走了。工地上也基本上没人干活,剩下七八个人在生活区等工资,也不知道哪天能等得到工资。”另一名西安建工工人说道。

针对园区建设最新进展,记者致电南京银隆项目负责人何耀龙欲了解详细情况,对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就银隆欠款问题,记者以材料商身份向中国五冶相关负责人咨询,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甲方(银隆)马上会落实欠款问题。

付款“迟到”

实际上,在珠海银隆的快速扩张中,珠海总部将控制权紧紧攥在手中。无论是财务管理、人事任免,还是供应商的选择,珠海银隆总部就像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矩阵中的“大脑”,调控着园区运作。而珠海银隆的管理特性也蔓延至旗下的各大产业园。

对于银隆“付款迟到”现象,天津银隆产业园的职工及供应商与江苏银隆开发商同感焦虑。

“公司不是不发工资,只是每个月规定的25日发工资,总是会拖几天,到下月初的5日、6日才发,”一名天津银隆的采购员说道。

上述采购员反映的问题,记者也从天津银隆的多名员工处得到证实。其中一名人事部门的员工告诉记者,天津园区的员工工资都是由公司总部统一发放。

就上述情况,记者向时任珠海银隆市场部总经理张斌进一步询问了解,对方称自己已经离职,不便接受采访。

实际上,因资金不能及时给付而导致珠海银隆与合作商反目的故事,此前已在珠海总部上演过。

2018年1月10日,银隆的供应商之一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思齐”),组织员工堵在珠海银隆的大门口,集体拉起横幅讨债。尽管如此,但珠海银隆拖欠的7600万元货款仍然迟迟不还。最终,珠海思齐将珠海银隆诉诸法院。

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资料发现,珠海银隆涉及的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有7起。最新的一份裁定书显示,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成都银隆165.33万元被冻结一年,自2018年4月3日开始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供应商因为快要被拖垮,不得不择机退出。

“综合银隆的回款情况及各方面原因,他们资金紧张,我们今年就放弃投标了。”一位珠海银隆的锂电池结构件供应商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公司自2015年与珠海银隆开始合作。珠海银隆每年按生产计划,向供应商下放一整年的订单。按合同,供应商在供货后,珠海银隆本应将一年的货款一次性付清。不过,目前珠海银隆却是在供货次年逐月回款。

记者就珠海银隆今年的生产计划及供应商变更情况,多次致电致函珠海银隆产业园生产计划中心总经理申建阳,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本文标题:《银隆产业园布局之惑 资金链紧绷惹风波》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