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文产网 > > 增城村官判刑后把持村务,日均花掉二十万

增城村官判刑后把持村务,日均花掉二十万

2018-06-04 06:01   来源:未知

  

增城村官判刑后把持村务,日均花掉二十万

电子商务 时刻监察 14秒前 (04-28) ℃

2014年,广州增城西瓜岭村官马文辉因受贿被判刑,但在街道办的默许下,继续主持村务。由于全村拆迁,2015年至今村集体现金收入大约2亿元。但到2017年,账上仅剩下3000万元。两年时间,马文辉伙同村会计、出纳总计挥霍掉超过1.5亿元,平均每日花掉20万,其中大部分最终流入3人的腰包。更加离奇的是,2017年4月村党支部换届选举时,马文辉一伙人利用从村集体资产中巧取豪夺的资金,以每个党代表3万元的价格公然买选票,最终村会计马昉靖、村出纳李巧仪和马文辉操纵的傀儡马木金三人当选,成为西瓜岭村支委新的三人组。村民们对村集体的前途感到十分灰暗,多次群体上访。村主任受贿判刑两年半2015年8月20日,广州市纪委通报了一批典型的贪腐案例,其中一例为马文辉案。通报说:“增城区荔城街西瓜岭村村委会原主任、党支部委员马文辉收受贿赂、拉票贿选。2013年12月,马文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领取青苗补助款提供帮助,并收受贿赂5万元。2014年2月,马文辉在村委换届选举期间,购买了14万元的香烟派发给村民进行拉票,顺利当选为村委会主任。马文辉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上述通报被各大新闻媒体纷纷报道。讽刺的是,通报之时,受贿并且贿选的马文辉不但毫发无损,还正把持着全村的大小事务。马文辉1966年出生,最初是村里的电工。1986年,马文辉监守自盗,偷窃电缆铜线贩卖被抓获,后被增城市法院以破坏电力设备罪、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2011年,马文辉通过贿选方式,成为西瓜岭村委会主任。2014年换届之时,尝到贿选甜头的马文辉再次贿选被村民举报,后被纪委查实,并查到他受贿的情况。2014年8月,增城市法院作出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马文辉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马文辉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也没有上诉。而判决生效后,由于缓刑不必蹲监,所以他还是逍遥自在。2014年,增城的挂绿湖综合整治项目进入大拆迁阶段,西瓜岭村也在拆迁之列。按照规划,挂绿湖片区将成为广州副中心的未来核心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增城市政府做完了全村3000名村民的拆迁补偿工作,几乎每户都获得了上百万的补偿,西瓜岭全村被夷为平地,全村村民流散到周边区域,等待安置房的建设。在上述拆迁中,有600多亩的土地原属于村集体所有,因此,西瓜岭村集体也获得了近两个亿的拆迁安置补偿。被查实贿选上任的马文辉,由于村民流散、街道办暗中支持,他一直掌握着村务大权又不放手,这两个亿的资金成为他手上的一块肥肉。判刑后把持村务挥霍过亿马文辉大肆挥霍村集体的资产,很多村民反映,这些款项转了一圈后,实际大部分流进他自己的腰包。西瓜岭村以前有一些工厂,每个厂子的情况各有不同,补偿、分账情况也各各不同。马文辉就利用信息不对称,加之把持村务大权,肆意伪造、篡改各种资料敛财。太平砖厂曾被一个村民承包,由于他无力付款,后来村里补偿了他36万元后收回了砖厂,砖厂已回归为集体资产。后来承包人去世,马文辉就勾结他的亲戚,伪造资料重新从集体资产中为其补偿了126万元,然后得主再将其中63万元回馈给马文辉。再如村里的太平苗圃场,商业局加盖了鸡舍成为太平养鸡场,后来荒废。马文辉指使一个村民将这个养鸡场据为己有,然后村集体把2000多万元的补偿款划入这个村民的个人账户,之后,得主又将得款与马文辉一起分配。还如西瓜岭村小学有1000多平米的教学楼,还有各种教育设施,后来被一个村民承包办厂。马文辉就跟这个村民合谋,将其办厂的资产极度夸大,而属于村集体的资产则缩小到忽略不计的地步。最终,村小学3000万元的补偿款,村集体分得108万元,其余约2900万元被马文辉等人共同瓜分。除了巧立名目侵吞集体资产,马文辉还经常性地大额提取现金。2015年至今统计,他提取的现金已经高达2000万元。除了少部分是用于“接待”“旅游”等公款消费外,大部分现金提取在账上没有记载任何用途。这些花销也十分惊人,据查,仅仅是在一个叫“蒸石农庄”的大排档餐馆里,马文辉等人7个月吃喝消费就高达500万元。在马文辉从集体资产圈钱游戏中,还有几个重要人物,分别是会计马昉靖、出纳李巧仪、治保主任马木金、街道办副主任黎凤桥。会计、出纳、治保主任充当马文辉的马前卒,而街道办副主任黎凤桥则成为其头号保护伞。黎凤桥等人大力维护马文辉,使他判刑后继续主持村务,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西瓜岭村有20万平米的建筑拆迁面积,为此,市政府(后改为区政府)下拨了1000多万元资金给村集体用于平整土地,这块工程被黎凤桥拿下,下拨资金也被她收入囊中,马文辉也参与了分账。而在邻村,是以招标方式确定拆桥工程队,由于建筑拆迁本身还可以卖建筑材料赚钱,因此,拆迁方不但不收取村集体一分钱,反而还以每平米16元的价格向村委上缴拆迁费。两相对比,云壤之别。贿选村支委耗资500万马文辉在2014年被判刑,不可能再次参选村支书和村主任,但他通过这两年里继续把持村务获得了数以千万计的财富,就决心扶持傀儡上台,以便继续敛财。2017年4月下旬,西瓜岭村选举新一届村党支部,最终选举结果是会计马昉靖、出纳李巧仪、治保主任马木金三人当选新一届的村支部委员,而这三人,全都是村主任马文辉的“圈钱同盟”。可想而知,村集体还剩余的3000万资金,早晚被他们全部收入囊中,一分不剩,最终导致已经在形式上消失的村庄彻底崩溃瓦解。西瓜岭村今年的党支部选举中,马文辉等人拿出总计500万元的资金用于对全村党员的行贿,仅是贿选现金就支出200多万元。而请客,送礼之类的支出也有数百万元。这些钱,实际上都出自村集体资产。在支委三人组中,最让村民痛恨不满的则是马木金。马木金本来是一个出名的地痞无赖,也有人称其是“黑社会”,马文辉当选村主任后,就直接任命马木金做“治保主任”,并亲自为其发工资,实际上是找了一个打手兼保镖。每有纠纷,都由马木金出面,经常暴力殴打村民,怨声载道。2016年秋,马文辉又亲自介绍马木金突击入党,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正常的组织规程,也没经过村委会,马木金就从一个地痞摇身一变成为党员。在当选为支委委员时,马木金入党时间不足半年。同时,马木金在马文辉的庇护下,也敛财有方。马木金曾承包了西瓜岭第六合作社鱼塘,在大拆迁时承包已经到期了,马木金就找马文辉帮忙,伪造了一个新的承包合同,先后两次取得了本属村集体的170万元补偿款。在斜背岭有20亩地,马木金与马文辉等人合谋,重复领取补偿款,仅此一项,就侵占了本属村集体的上千万元资金。马木金等敛财三人组通过贿选当选村支委后,村民们群情激奋,表示强烈反对。他们说,原本村集体还有两个亿的资金,通过这笔钱,一则他们未来的医保社保有所保障,二则将来村集体还可以办企业、建楼房,都会有很好的发展。而如今,村集体资产已经被他们挥霍一空,集体发展乏力,等花掉手上的拆迁补偿金后,他们几千失地村民的前途也将黯淡渺茫。(据搜狐)

转载请注明:博海网 » 增城村官判刑后把持村务,日均花掉二十万

or分享

增城村官判刑后把持村务 日均花掉二十万

滁州中院终审判决为何一字不提上诉方提供的重要证据假印章? ... 返回列表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