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文产网 > > 什么是违法强拆

什么是违法强拆

2018-08-03 23:29   来源:未知

  

  我叫李小强,湖北省枣阳市兴隆镇兴隆村五组村民,1981年出生,大学本科学历。  2013年,因父母年迈多病(父亲残疾,母亲脑梗塞),孩子已到入学年龄,都需要照顾,我和妻子开始回乡创业。当时国家鼓励扶持养殖业发展,支持大学生回乡创业,全家经过慎重考虑,及在相关部门批准后,开始在自家承包集体土地上投资新建养猪场,注册名称”枣阳市世兴养殖专业合作社”。猪场主体建筑结构为钢梁砖混,保温隔热瓦,风机水帘,整体设施均按照标准化猪厂建设,并获验收通过。  2013年底,猪场建设完工后,从山东引入种猪开始自繁自养经营模式。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父亲在我大学毕业前已丧失劳动能力,且我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挣钱养家,收入不高,猪场建设投资是全家所有积蓄加上找亲朋好友的借贷。背负巨大压力的我带着妻儿吃住在猪场,日夜守护着一家人的希望。  2014年底猪场首批肉猪还未出栏,由于经验不足,生猪染上蓝耳病,从将要出栏的大猪开始,到保育猪,公猪,母猪,无一幸免,每天看着一头头倾注心血和希望的大猪病倒和死掉,母猪流产,全家心急如焚,以泪洗面。妻子怀孕挺着肚子也和我一起每天从早忙到晚,为几百头染病猪打针,拌药。在焦虑,担心中煎熬两个多月,待猪病情有所稳定,已是损失惨重。加上2015年中前猪价行情一直低迷,很多猪场都倒闭,所以从建猪场两年多以来,已是债台高筑,但猪场是家里的希望,我不能倒下,不敢退缩,只能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往前走。  2016年行情好转,我总结经验教训,一丝不敢松懈的经营着猪场,随着母猪数量增多,猪群数量增大,工作量增加,由于请不起多的工人,我只能把岳父也从老家接过来帮忙,9月岳父因操劳发疾病倒在猪圈里再也没有起来。  到了2017年4月份,就在猪厂刚刚稳定运行一年多的时候,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来了,镇政府工作人员通知猪厂确定也在拆迁范围,作为一名大学生,我深知民生工程的重要性,从下发拆迁通知,到入户调查,评估,协商,我们都是积极配合政府的拆迁工作,但是由于政府指定的评估机构漏评错评,猪场预期经营损失也未计入赔付,造成政府提供补偿款与猪场实际损失相差很远,我多次申请中立评估公司重新评估,但政府都未理会,只是把我的机井从2000元调到24080元,后续政府工作人员虽有多次上门,也只是要求我接受不合理的评估及补偿。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18年1月3日,市镇两级政府在未出任何通知,未下任何补偿决定,及未有任何正当法律程序情况下,组织相关警力及政府工作人员百余人突然对我全家及猪场人员采取暴力异地控制人身自由,并封路戒严,强行推掉我养猪场,待政府放我们回家时,猪厂已被夷为平地,几百头猪只已不知去向。全家老小在一瞬之间失去生活来源,生活无望,走投无路,做为一个平民百姓,一个回家乡创业的大学生,我们没有违法,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我们为的只是让家人过上好点的生活,却遭如此对待!  在当今法制社会下,在席倡导的依法治国精神下,枣阳市兴隆镇政府敢公然置法律于不顾,做出限制人身自由,违法强拆的行为,公安等执法人员执法犯法,真是令人胆寒,法律何在,公理何在?  以上问题完全属实,有相关资料,图片及视频为证,请大家评论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