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红图汇 > > 又一个私营化三甲医院淄博市第一医院害死人不偿命_品牌营销

又一个私营化三甲医院淄博市第一医院害死人不偿命_品牌营销

2018-11-09 00:39   来源:未知

  

四季彩代理就找财满街团队 扣:1951522229 | 鼎汇彩票代理加_Q:1951311119

  

摘要:我妈妈去年年前在淄博市第一医院做了一个简单的牙龈囊肿切除手术,打了麻药被捆绑着做了手术,醒来后发现自己右小腿到脚完全没知觉,问医生,医生说麻药劲儿还没过去吧

  我妈妈去年年前在淄博市第一医院做了一个简单的牙龈囊肿切除手术,打了麻药被捆绑着做了手术,醒来后发现自己右小腿到脚完全没知觉,问医生,医生说麻药劲儿还没过去吧,明天就好了,第二天还是没知觉,医生说可能脑血栓,打针吧,打了两天针依旧没知觉,我妈从没有血栓的征兆,家里要求医院派个专家来看看,于是医院派了个骨科专家来看了,说腓总神经受损,换药!这位医生估计当时没有想到他的正确判断给医院引来了麻烦,但是第二天他就知道了,我们再找这位骨科专家的时候他就说是腰椎间盘突出了,骨头有问题了,各种有问题了,但是绝口不提神经的事情,万幸他还是给我妈用着神经营养液治疗我妈受损的神经,而不是治疗所谓的腰椎间盘突出。  妈妈的腿脚就这样失去知觉不能行走,我们问咋会伤到神经的?医院不承认伤到神经,说让我们做肌电图查是不是神经受损,无知的我们就到了做肌电图的科室,在那里工作的医生问:“什么时候做的手术啊?”我们给他病历看,医生哼一声:“刚做完手术做什么肌电图?算了,既然来了那就给你做一个吧!去交钱吧。”我妈忍着剧痛做了肌电图,结果显示没问题。我们有点懵圈,这时候医生幽幽的说:“肌电图得做完手术半个月后做才能查出结果的,我给你在上面写上什么时候再来复查做一次吧。”六十多岁的老妈妈承受巨大的痛苦得到了一个无效的肌电图检查结果回来了。  神经恢复的过程异常缓慢而痛苦,尤其对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止痛药也无效,痛的不能入眠,站不住坐不住走不动,那段时间基本彻夜无眠,妈妈的脸都熬黑了,医院的大夫时不时来病房赶我妈走,我妈说我又没治好病为什么要走?医生说你来治疗牙的,牙给你治好了。我妈说,牙好了可是腿成这样了,我这算治好了?医生说,腿和我们科室没关系,我们不管。原来虽然是三甲医院但是各个科室已经独立承包了,只是不像之前某个报道中那样承包给外面,而是承包给各科室主任,每年各科室交给医院一定的钱就好,自负盈亏,而住院部的床位各个科室是要付钱给医院租用的,我妈不出院,这个床位口腔科就要一直给医院交钱。我妈说:“老太太我有医保我有养老金,我妹妹在医院工作,我不想和医院闹僵,事情已经出了,我不追究你们责任,只有一个要求,用心给我治。”但是这只是我妈一厢情愿的想法,医院在空病房富余的情况下,过年春节病房很多空的,很多病房两个床位也只有一个人住,但是医院往我妈房间安排男伤患,有足够的空房间空床位的情况下,我妈的房间住满了两个人了还得加床多安排个男的,你不走是不是?那就各种给你找麻烦逼你走!你好意思和一堆生活不能自理的男人住在一起?  多次和医院沟通无果,医院也不给予积极治疗,甚至阴阳怪气的说话或者躲着不见,说要给我们找北京协和医生确诊要我们准备视频面谈和让协和医院医生诊断,但是费用我们出,我们说可以,结果到了远程诊断的那天医院却不让我出场了,他们在我们缺席的情况下让协和医院专家根据病例诊断,后来我们发现协和医院专家写的诊断是怀疑腓总神经受损,因为我妈并没有出场去诊断不能确诊,然后这个病例被医院悄悄收起来,这次所谓的远程专家诊断也没要我们出钱也没告诉我们结果,就不了了之,家里人心寒了,我妈对医院也有了彻底的抵触情绪,做理疗去别的小医院也不去这个淄博市第一医院,所谓的三甲医院。我们如医院所愿出院了,爸爸咽不下这口气决定打官司起诉,但是淄博当地的律师一听是医疗纠纷而且是和财大气粗的三甲医院--淄博市第一医院打官司,纷纷摇头不接我们的案子,最后我们从济南找了一个愿意接案子的律师,然后医院方各种招数就施展了出来。  开庭的时候院方称不是神经受损,是腰椎间盘突出,我们问如果是腰椎间盘突出为什么不治疗腰椎间盘而给开治疗神经的药?医院说牙龈手术做的很成功,问题是出了,虽然在医院这样了,但是不是出在口腔科。我们说,我们不管出在哪里,医院也好哪个科室也好,在医院出了问题就得有个部门出来负责,难道没出在口腔科就不需要任何人负责?医院说那做法医鉴定看是不是医院的责任!我们也同意,那就鉴定呗,济南齐鲁医院的肌电图清清楚楚显示神经受损了,怎么鉴定也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了。当初去齐鲁医院看专家,专家检查了我妈的骨骼腰椎间盘做了肌电图,让我妈围着屋子来回走,专家说,你这个年纪是谁都会有腰椎间盘突出的,但是不会导致你现在的问题,你现在右小腿和脚无力无知觉神经受损,腰椎间盘突出会导致整条腿从大腿开始有问题,而且你走路转身腰部有力,和腰部没关系,是不是手术时给你捆绑了?我妈说是,打麻药前没捆绑,打了麻药怎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发现被捆绑还用了导尿管。医生说那就可能是捆绑不当压迫神经,肌电图已经显示你的神经受损了。因为这个检查结果,我们对法医鉴定很有信心。  不过这个世界总会给我们带来无尽的惊喜,通过机选,我们选中了西安一家鉴定中心,交了二十多块材料费法院让我们回家等通知,过了好久,终于有一天法院办公室来电话让我妈去领材料,老妈一瘸一拐的去了法院,法官拿出一份文件对我妈说:“鉴定结果出来了,你的问题和医院没关系,是因为你骨头旧伤导致。”我妈愣了一下:“什么旧伤?我从没受过伤,我可有骨头受伤去检查治疗过的病历?”法官说:“难道你没交钱鉴定吗?”“你们不就让我交了二十多块钱材料费,说有消息通知我,如果我有时间就去西安做鉴定没时间就光把病历交过去,我说有时间,我肯定去,然后就没接过任何通知也没交过什么钱啊,这鉴定结果怎么来的?我都没去西安。”“那,可能医院把钱交了吧,不然怎么会出结果。”我妈生气的说:“这结果我不认可!我人都没去西安没接受检查怎么出的鉴定结果的?!从头到尾都没人通知我何时何地去做鉴定!”法官好心提醒道:“如果不认可,你要继续做鉴定的话,下次鉴定费可就是你自己出了,将近两万呢!如果那次鉴定结果还是对你不利那就没办法了。”“我从来也没说过让医院给出这个鉴定费!我们打官司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这口气!我要重做鉴定!”  第一次法医鉴定变成了一个笑话,在法院我们重新机选鉴定中心,最后选中了北京法源法医鉴定中心,我上网查了一下,天涯有人骂它,我很担心,问朋友,朋友说现在管的那么严,鉴定中心都换了新领导,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在皇城根下没人敢搞事,放心好了。我也天真的想,我们淄博天高皇帝远,这种诉不清的冤屈多了去了,可是在北京城里皇城根下,那些人总会有所顾忌能得到几分公平。第二次法医鉴定定在2月28号,妈妈是信心满满的去的北京,临走的时候她笑着说我一定能成功!  法源鉴定中心来了个骨科专家,虽然我不明白,我们明明是鉴定神经的,为啥不来个神经科专家要来个和牙齿以及神经都没关系的骨科专家,专家把我妈的病历翻了一遍,里面有齐鲁医院专家诊断书还有我们没有出场的北京协和医院专家诊断书,但是专家还是冷冷的说:“做牙科手术怎么会伤到腿部神经呢?做牙科手术为什么要捆绑呢?我不明白呀!”其实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捆绑但是医院毕竟还是捆绑了。我妈说:“就是他们捆绑的失误造成的压迫神经啊。”“怎么可能!”骨科专家断然否决,“我做手术捆绑也就是把绳子搭上去就是了,怎么可能压迫到神经!”好无语,专家大人,你说的是你做手术,可是我妈的手术不是你做的好不好?专家继续说:“你手术后这肌电图也显示没问题,没毛病!”我妈连忙指着第二份济南齐鲁医院的肌电图给专家看:“第一份无效啊,那是刚做完手术做的,肌电图要做完手术十五天才能做,否则什么也检查不出来,当初我们不懂,医院让我们去做就做了,那个做肌电图的医生也在上面写了要我们再去复查做一次确诊啊。”专家的助手忍不住说了一句:“是的,肌电图要手术后十二到十五天之后才可以做。”专家立刻横了一眼助理,哼了一声:“那也分情况!”我妈懵了,拿出手机照片要给医生看刚做手术时腿脚麻木疼痛难忍的时候的照片,医生大手一挥:“看什么看!我只看病历!你回去吧,过段时间给你结果!”然后语重心长的对我妈说:“鉴定有风险啊~”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说现在政策保护医院。  妈妈这样失落的回了家,哭道:“咱老百姓就没个讲理的地方了?政策保护医院咋就不保护老百姓?怎么就这那么难?我一开始都没要求赔偿,我有养老保险我有医保,咱们家也撑的起这个费用,他们怎么就这么不讲理欺负人!别的专家医生都能看懂肌电图都能明白我神经被压迫受损,这个骨科专家咋就说他不明白?”我是个没有本事的女儿,我也不擅交际,我更没有什么人际关系,在外面上学久了,家乡的同学朋友关系也淡了,外面上学的同学也各奔东西久不联系,看我妈这样我能想到的只有按照法律一步一步来,但是这条路走到头也是黑的了,找当地媒体,人家说三甲医院啊,老关系户,怎么给你报?我还是个落伍于这个时代的人,我平时不用微博,不发朋友圈没有QQ空间,我没有粉丝,我默默无闻,如今想要在网络上求关注也引不起什么波澜,过年的时候妈妈看我给小侄女涂指甲,说我:“给我也涂一个吧,别涂手了,老太太了让人笑话,还得干活呢,给我涂脚上吧,过年了,涂个中国红。”我小心的给妈妈涂脚指甲,看到她那引神经受损脚趾都卷曲变形的脚心里觉得好痛,因为脚趾变形弓着好多鞋子不能穿了,穿上没多久会把脚趾头弓起来的关节处磨破,受了整整一年的罪,忍了整整一年的痛,打了这么久的官司,做了两次司法鉴定,最后得到了专家一句意味深长的“鉴定有风险啊~”白纸黑字的肌电图检查结果摆在那里,妈妈变形的脚摆在面前,最后,无效的那个生效了,脚趾头上的中国红,红的那么扎眼,像心里滴出的血,我妈才六十多,我还想赚了钱带她去好多地方,让她多走走多看看,我妈才六十多啊!她为了我劳苦了一辈子才刚到了该享福的时候啊!我真的恨自己这么无能,以为我只要工作赚到钱就行了,不求闻达于世只求一家人平安和美,但是这个世界不是我只要默默工作赚钱过日子就好了,当我站在庞大的相互维护的医疗体系面前,我是这么的卑微,努力呐喊都不能发出一丝声音,那个法源的骨科专家哪里不明白,随便一个学医的学生都知道肌电图要手术后半个月做才有效,连他的助理都忍不住出声了都被他斜眼制止住,能说明什么?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