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红图汇 > > 伊利万字雄文举报前董事长:挪用2.4亿公款,14年无人问

伊利万字雄文举报前董事长:挪用2.4亿公款,14年无人问

2018-12-08 20:26   来源:未知

  

伊利万字雄文举报前董事长:挪用2.4亿公款,14年无人问

它家的戏,如今已远远超它家的奶。至少,2018年是这样的。

今天,在“伊利谣言案”刚刚宣判不久,伊利集团便在自家官网和官微放出重磅猛料:实名举报前董事长郑俊怀,称其挪用2.4亿元公款,14年来无人处理,背后多名高官充当保护伞。

剧情反转,总是令人猝不及防。这一消息,足以惊呆众人。

从时间节点看,伊利早有准备。此役,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10月24日9点30分,邹光祥、刘成昆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开宣判。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邹光祥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刘成昆有期徒刑八个月。两人当庭表示上诉。

这二人正是年初“伊利谣言案”的关键人物。

紧接着,伊利便在自家官网和官微推送实名举报信:恳请彻查郑俊怀及其保护伞。与法院宣判,前后呼应。一切都非常巧合。

这洋洋洒洒万余字的举报信,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这非一日之功,而是早就准备妥当,就掐着表,看着时间点来的。

“常年屡遭破坏”“苦不堪言”“被迫公开”,这些情感色彩浓厚的字词背后,颇有逼上梁山,你不仁莫怪我不义的味道。

只不过,“谣言案”一直以来存在争议,各方高度关注。今天,随着该案的宣判,伊利有了足够的底气,某种意义上,也更加师出有名。

或许生怕外人看不懂,这封举报信专门列出8条罪状,层层抽丝剥茧。从斗地主来说,伊利手持王炸,已经打成明牌了:势在必得。

举报信称,今年3月谣言案案发前,郑俊怀北京密会刘成昆,诋毁伊利的谣言文章随即出炉。

还说,这起谣言案与幕后操纵者十几年来攻击、诋毁、破坏伊利的手段如出一辙,就连把写手“送进”监狱、自己(高仿品牌鞋薇芯Ldph6688)抽身而退的手腕都大同小异。

挪用公款2.4亿并有案底,还要再次制造谣言,不是找死吗?人们好奇,一个过气的前董事长,难道在内蒙古有通天的法力不成。

尽管人们对这件事的看法莫衷一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伊利的戏,已远远超它家的奶。

郑俊怀资历很深,有中国“乳业教父”之称。他大学毕业后就在呼和浩特工作,所从事的一直与乳业畜牧业相关。

履历显示,1993年5月,他由呼和浩特市回民奶食品厂厂长(伊利前身),转任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兼CEO,直到2004年12月,因涉嫌挪用公款罪入狱。

被判刑6年的他,在经过两次减刑后,在2008年9月刑满释放了。现为红星乳业董事长。

撇开其他信息不说,伊利举报信中反映的几点,很有嚼头。

一是在减刑方面,郑俊怀“实际服刑过程中如住宾馆可随时回家”,他在狱中还发明了节水设备专利。事实是否如此,相信不难查证。

二是在罪名方面,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最终以1650万予以6年有期徒刑的轻判。零头都比实际多,根本不合乎常理。

是否轻判,据说78册案卷,14年来一直存放在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有关部门去核实一下,就可水落石出。

三是保护伞方面,举报信称,“原国家级领导、多位省部级领导、厅局级领导充当郑俊怀保护伞,人为抹掉郑俊怀数亿元犯罪事实,运作假减刑”。

级别如此高的领导,都是谁?举报信中还反复提到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以及多人的名字。从这个角度讲,足以吊起众人胃口。

从大的背景看,当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想借助这个大势一窝端,相信也是举报信的目的所在。

斗地主,也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经过这一波三折,伊利会的多了。

酝酿已久的举报信,并非没有迹象可循。

早在年初“谣言案”初期,伊利就多次放风说,一系列谣言与伊利集团一位前高管“脱不了干系”。

伊利集团执行总裁张剑秋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呼吁司法部门对此前与该高管有关的一件挪用2.4亿巨额公款案进行公诉。

为什么现在才站出来指认,张剑秋当时解释,这些年,伊利一边承受经营带来的压力,一边还要应对其长期不断的造谣和干扰。公司考虑到企业发展和社会影响,一直忍辱负重,没有和他纠缠,也从来没有把这些事实真相对外公开过。但每一次都导致伊利的股价大幅波动,让广大股东和投资者损失巨大,也影响了企业和员工的发展。

“这一切让我们认识到,谣言和诽谤躲是躲不过的,老实人只能受欺负,我们已经忍了十几年,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

网络走红的两件事让伊利看到了某种希望。在举报信中,伊利称,“广安严书记”“台州周局长”被举报后不到一周,有关部门仅凭网络上的一些线索即查实并及时向社会公布了调查结果。

普通网友都可以掀翻严书记、周局长,伊利为什么不能?

另一个契机是,中央巡视组又一次进驻内蒙古。据官方消息,10月18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内蒙古自治区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工作动员会议在呼和浩特召开。伊利称,“我们第一时间当面向中央第八巡视组进行了汇报并正式递交了实名举报材料。”

长达14年不处理,这件事内蒙古的面上肯定不好看。只不过,有钦差大臣坐镇,伊利的举报信也就顺理成章。

有人说见过个人举报的,还没有听说过单位喊冤的,且矛头直指前老板。城南君以为,当下查实真相才是关键,纠结这封举报信来自个人还是企业,其目的是出于公还是出于私,都是细枝末叶,无关紧要。

挪用公款2.4亿并有案底,还要再次制造谣言,这件事如果真是这样,可见背后保护伞,何其猖狂。

“只要你们没本事把控制三道牧场的文件销毁,没本事把存放郑俊怀违法犯罪案卷的办公大楼连同78册案卷烧掉、炸掉、毁掉,总有那么一天,你们的案子会有人处理……”

手持王炸,伊利胜败仍存变数。不过,好戏已开锣,人们拭目以待。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主笔 城南君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