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 精神病院,医魔横行,人间炼狱

精神病院,医魔横行,人间炼狱

2018-05-28 11:31   来源:未知

  

  噩梦!安仁康福医院(精神病院),医魔横行,人间炼狱  以前,我只在影视看过精神病院。这次,却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真实实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从小患有脑膜炎,生活自理能力差的小叔。他从小和我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至今未婚无儿女。后来爷爷奶奶相继去世,我爸为了让他老有所养,通过合法途径给他办了残疾人证,进了我家乡镇的养老院。我爸便放心地去了外地继续为我哥哥带孩子。  不料我小叔因为从没离开过家,不习惯养老院的生活。加之和同宿舍的一个同样是脑膜炎患者的男子不和睦,多次出走。敬老院怕有何闪失,便提议将其送至县里的精神病院。我爸再三询问过精神病院是否会给他喂药,都得到否定的回答,这才同意了。我们兄妹的得知此事后内心一直不安。但由于工作忙也未有时间去探望。  直到今年十月份,惊悉我一向身康体健的小叔病了。拉了好久的肚子未见好转,精神病院已把他送到协和医院去了。本以为没什么大事,没想到过了没多久又接到协和医院发出的病危通知书。通知书显示我叔叔肝肾等器官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并要求亲属陪护治疗。  小叔在协和医院治疗无果又转到人民医院。我和其他叔叔赶去探望,我小叔肚子肿起老高,屎尿不通了。照顾他的是一名姓吴的护工,来自那个精神病院。我小叔看到我,开心地笑了,我很奇怪,以前如果他生病了要打针,需得其他三个叔叔加我爸用力按住他都不能顺利进行,这次却躺床上任由护士打针。  据吴护工透露:精神病院就像是坐牢,每天都会喂药给病人吃,如果不吃便会打针或打人。我当时很吃惊,竟有如此之事!怪不得我小叔性情大变!我心想:小叔这大半年是吃了多少苦,遭受了怎样的非人待遇啊!我心疼得无法呼吸,气愤得热血直冲脑门几欲晕倒。  我爸爸回来了,小叔高兴得不能自己。因为我爸爸从小就疼爱他这个弟弟,处处护他周全。人再傻也知道别人对他是好是坏,所以我小叔从小最敬最爱我爸,也喜欢黏着我爸。在我爸的陪伴下小叔的病有所好转,由于我哥哥嫂子都上班,孩子要我爸接送,我妈又在别处帮我姐带孩子,我爸爸回来的几天里,我姐请了假带孩子,我妈妈负责接送侄女。我爸见我小叔好起来了,便又匆匆赶回广东 。  令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接到其他叔叔的电话,说我小叔心脏病突发抢救了大半夜,差点一命呜呼!  我爸在万分后悔自己不该同意他去精神病院,自责加悔恨中和我大叔一同又赶回来,并且做了最坏的打算 。与此同时,我联系了做律师的老同学,了解了相关事宜。并且我开始着手准备证据。我先录制了和主治大夫的通话,大夫保守地说我小叔的病疑是吃药所致 ,即使好转出院,以后每个月也都要血透。我又和吴护工打了电话,他虽然怕丢工作而有所警觉不敢说我小叔吃了什么药,但明确告诉我我小叔在那里每天被逼着吃两三次药,不吃就帮他打针。叫我们不要再把他送去精神病院,会死人的。  我因为上班未再去探望,但从堂妹去探望时发来的照片上看到才短短一个礼拜,我小叔身上插满管子在做血透,已经瘦的不成人形,眼睛突起很吓人。已经做了好几次血透了!更令人心疼的是,他并不知道哪里不舒服。我向上天祷告,向酒泉之下的爷爷奶奶祈求:不要带走我小叔,不然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而我爸的余生也会在自责和悔恨中消磨。  也许是我的祷告起了作用,在我小叔被转去重症监护室后几天后医生说他有好转,之前的呼吸衰竭现象没有了,眼下只是严重缺乏营养,肾功能不正常,尿多。我爸爸和大叔于是每天从餐馆定一些营养餐给他吃。我想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我小叔的心脏及呼吸衰竭是因为没有按时服用精神病院的药,他在住院这段日子其实就像在戒毒。因为我百度过,精神病药一停吃就好呼吸困难。而几次血透,把大多毒素清除体外了。我小叔才会好起来。  与此同时,我联系了县里法医,准备取证,无奈法医说他们不做活人医检。如果要取证,我就要联系市里的法医。我爸爸见如此麻烦,而我小叔又生命无碍了就叫我不要找了。  后来我爸爸和几位叔叔去精神病院讨要说法,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居然骗说他们没有资格管我小叔,还准备打人。我爸爸和叔叔年事已高只好作罢。  我得知此事后,非常愤怒,竟然欺负我爸他们没读书。我想要联系律师告他们故意伤害,但我爸爸说算了。我叫我爸爸从吴护工处问的护士长的电话,然后我说是想把家里的精神病患者送去他们医院,但不是很放心,想和他们董事长了解一下。护士长马上给了我谭董事长的手机号码。  我打过去,那里很吵,董事长一听说我是小叔的侄女便说我骗人,我小叔没有亲人,还说他是律师。我再说了几句,他一言不合他便挂断电话。我再打过去也不接。我于是发了短信给他,要他主动赔偿我小叔的医疗费,支付护工费和我爸爸他们的误工费。可是他没有反应。而且最终也分文未赔偿。  周五,我又给他发了短信,告诉他我要在网上爆光他们医院的恶劣行经。他居然以律师的口吻给我回了短信说我要是诽谤和敲诈会追究法律责任。好笑的是他又发了一条短信:梁律师,我已将此信回复了她。看来这自称是律师的董事长连发短信都会发错。我回复:录音总不会假,我不是被吓大的。其实我小叔好了,我爸他们也放弃了追究责任和赔偿,我只是想爆光他们,让更多的家属知道真相,不要再把家里所谓的精神病人送到那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医魔横行的郴州安仁康福医院(精神病院),还在继续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在摧残着一群弱势无助的人!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