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影像 > > 武汉市协和医院还我22岁青春少女何宙春

武汉市协和医院还我22岁青春少女何宙春

2018-11-05 22:06   来源:未知

  以下我写的句句属实,如有不符,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妹妹的身后事刚办完了几天,平复了下心情,我代表我们全家来发这个贴子。 我妹妹叫何宙春,1991年2月4日出生,从小就听话,乖巧,懂事,2013年刚刚大学毕业,获得武汉江汉大学双学位证书,同年11月份参加工作,12月10号皮肤过敏去了武汉协和医院,12月21日凌晨医院在医疗措施,医疗设备,用药用量方面(用药量太大,同时用错药,仪器“呼吸机,心电监护仪”都是坏的,换了3个),包括医生的医德,道德,严重败坏,导致我妹妹五脏六腑衰竭(没有医院的原因,怎么会突然20分钟五脏六腑开始衰竭),后又以没有病床为理由耽误8个半小时抢救时间,12月22日上午9点多死在了协和医院。妹妹住院的时候肾是好的,医院用错了药导致妹妹肾五脏六腑死亡,医院串改病例,颠倒黑白,推卸责任。 2013年12月10日,妹妹有点皮肤过敏,我大舅(就是妹妹的爸爸)带她去了武汉协和医院,做了一系列拍片子检查,门诊医生说妹妹患的是带状泡疹,开了7天的注射药带回家打(大舅家里离协和医院有点远)。第2天,妹妹有点发烧,又去了协和医院,皮肤科医生要求住院,11日就住进了皮肤科,后来医生说10日拍的片子有点肺部感染,建议转到风湿科,我们也转了,住的风湿科22楼73床,妹妹后来住院的几天病情慢慢好转了,身上过敏的也都好了结了巴,17日医生通知我们妹妹19号可以出院了,18号的时候妹妹开始发烧,医生说发烧是正常的,是有个过程的,3-5天就能自然退烧,说发烧要慢慢的退烧不能急速退烧,急速退烧会发生危险,同时要求家属去医院外面的药店买丙球给妹妹服用,19日的时候医生又要家属在那个药店买斯康给妹妹注射,20号的时候妹妹还是在发烧,早上8点给妹妹输液0.5mg地米,(一种激素),晚上9点就又继续给妹妹输液了0.5mg地米,崔教授晚上还过来跟家属说,妹妹只会在发烧今天一天了,发烧有个过程,明天是周末,周一做个全面检查就可以出院了,凌晨3点(就是21日)又给妹妹输液0.5mg地米,妹妹当时的温度是发烧40度,凌晨3点多值班的医生过来了要我的舅妈(就是妹妹的妈妈)给妹妹喝美林(一种退烧药),舅妈当时就拒绝了,说美林不好,之前医生说了不能降温快了,不能给她喝,过了几分钟医生又过来了跟我舅妈说现在必须给她喝美林,快点喝,当时输液到一半,输液地米的同时,按照医生的指示妹妹喝了4ML的美林,当时还是40度,然后20分钟内,舅妈给妹妹量体温,妹妹体温急速下降到36度,血压也从之前的110-80降到了60-40,妹妹全身出汗,床,床单全部湿了,妹妹很痛苦,医生说妹妹脱水了,又开始打各种各样的药,妹妹开始吐水,早上一个姓梅的博士来了,质问夜班医生说怎么给她下这么重的药,(指的是地米每次输的0.5mg,头几天一天也只给输0.25,现在17个小时内给输了1.5mg),说夜班医生不该让妹妹喝美林,上午10点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说要送抢救室,我舅舅和舅妈就说赶紧送啊,医生说抢救室没有病床了,要等,(这么大的协和医院抢救室没病床)然后又要给我妹妹抽血,(从11号住院到21号,每天都抽走了我妹妹身上40ML以上的血,这10天抽走了400多ML的血)抽血的时候已经抽不出来血了,舅妈哭着跟崔医生说:“不要在抽我女儿的血了,我孩子已经没血了”崔医生说:“难道我这大的医院还要你的血啊!”我的傻妹妹说:“妈妈就让医生抽吧”手上抽不出来就换妹妹腿上的大动脉抽,也抽不出来,我妈妈(就是妹妹的姑妈)很激动,跟崔医生说:“怎么伢搞成这样,脸都紫了”崔医生说:“你激动个么司,比她严重的多的事,发烧20多天的到处都是,她才发烧几天你激动个什么?”崔医生发现的确抽不出来血了,要输血,结果还是要等,因为医生居然连妹妹的血型都不知道,住了这么多天院天天抽血连血型都不知道,接着查血型,等了好久血型查出来了,医生又说医院没这个血型的血了,要等血浆,大舅求崔医生赶快把妹妹送去抢救室,崔医生很不耐烦的说没病床,等有病床了送去抢救,妹妹慢慢快不行了,呼吸都困难了,崔医生说先就在病房抢救吧,等了半天呼吸机送到了,结果呼吸机接好用上去是个坏的,有的时候抢救的人就等那一口气啊,你这么大的协和医院抢救室没病床不说,连呼吸机都是坏的,后来又调了一台过来,又是坏的,没办法,崔医生让我妈妈按着呼吸机这一头,让舅妈按着呼吸机的那一头,总算是能用了,接着上血压机,显示我妹妹没血压了,崔医生说血压机也坏了,在换一台,换过来的接上我妹妹还是没血压,妹妹外婆是以前社区的医生,外婆说我孩子是没血压了,不是机器坏了,崔医生这才恍然大悟,哦,是没血压了,那马上打针升血压,就这样不停的折磨我妹妹,妹妹脸都紫了,全身都肿了,大舅和舅妈要跪着求医生把妹妹送抢救室,终于在21日下午6点30分才同意送往抢救室,整整耽误了8个半小时,然后要舅舅签个协议,如果在送到抢救室的途中妹妹死了,医院一点责任也没有,舅舅为了尽快抢救妹妹只好签了字,妹妹终于被送到抢救室了,送抢救室前之前妹妹说了她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妈妈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舅妈说:“小病小病,你要坚强啊,一哈好了就带你回家啊”抢救室的医生出来接,一看到妹妹的脸色说了句,怎么这么晚才送来,送来太晚了,只有百分之一的机率救活,舅舅说千分之一也要救,抢救室的医生说,我们抢救室很贵的,你先去交钱吧,先交1万,舅舅马上去交钱了,夜里舅舅怕抢救的钱不够,又去交了1万,晚上11多医生要舅舅和舅妈进去看一下,夜里3点又要舅舅舅妈进去看了次,舅舅出来说妹妹当时很想说话,嘴巴封死了插了管子,舅舅当时还跟妹妹说:“你听话坚强点,医生会照顾你的,这个病房我们不能在你身边陪你,我们都在外面,你放心”妹妹当时点点头。2013年12月22日早上9点多一点,医生出来通知妹妹死了,死亡原因肾衰竭,器官衰竭,说妹妹样子有点不好,要我们做好心里准备, 我和舅妈第一个冲进去看到妹妹的样子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也接受不了,妹妹脸全部变形了,身体都肿了,裤子都扣不上,脸和嘴巴都是紫色的,口里还有紫色的血,像中毒了的,眼睛也没有完全闭着,我那么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妹妹就被武汉协和医院弄成了这样,心很痛,痛不欲身,我一直牵着妹妹的手,希望她醒来,可她再也醒不来了,舅舅舅妈奶奶外婆都哭晕了几次,妹妹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被协和医院给结束了。妹妹家环境不好,可一次都没拖欠医药费,这11天,交了协和医院5万3千元的住院费,买了1万3的药,一起6万6,这个钱可能对于别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妹妹这个家庭来说是个很大的压力。舅舅舅妈苦了大半生省吃俭用把妹妹拉扯大,好不容易妹妹有出息了,结果协和医院给了我们一个晴天霹雳。 协和医院在21日的时候把妹妹的病例都改了,把地米的用量也都改少了,被我大舅看到了,当时大舅在那医生背后看着她改地米的用量,医生发现了大舅马上把显示器关了要大舅出去。妹妹12月22日上午9点多死的,医药费详单里面还一直显示22日10点多妹妹死后到下午5点之间,还在用药,还在扣费。 之后我们找协和医院理论,我们要一个说法,院方一直逃避,总约好几点跟我们谈,结果总是没人,后来警察也来了,协和医院答应3方一起谈判,谈判的时候协和医院承认是药用多了,打地米的同时给妹妹喝了美林,20分钟内体温急速降到36度。承认呼吸机2个都是坏的,承认10点说送抢救室下午6点半才送去,承认没病床。承认改了病例。中途我和老公出去上厕所,大几层的楼梯里都蹲满了小混混,当时我们家属也来了100多个人,我们家属要求给个说法,警察说陪个3万或者5万我们算了,我们当然不同意了,一个生命在你们眼里就值3-5?我们不是为了钱啊,要钱有什么用,人都没了,舅舅要医院书面给我们道歉,当面道歉,承认是医院的错,我们一分钱都不要,医院不同意,医院说要开会第2天给我们答复,警察走了,医院的负责人跟我们家属说:“你们闹什么闹,12号死的那个女的家属还不是闹,到现在也没跟他们解决,现在那女的还在太平间里面,”多寒心的话啊,死了人对于医院来说就像死只蚂蚁。后来上网查2012年12月12日协和医院也冤死了个妈妈,26岁,也是发烧耽误抢救时间死的,他们全家被医院喊去谈判全家都被打了,才想起来那些小混混估计是来打我们家属的,我们这边也去了100多个人,估计我们人多他们没动手。 后来终于等到医院给我说法了。颠倒黑白,当着警察的面说的话也不承认了。医院说医院一点责任也没有,妹妹属于自己得病自然死亡,没有用多药物,地米是0.5分2次打的,是地米打完了才喝的美林,更气人的是书面里写到过了2小时,家属拒绝量体温,呼吸机没有坏,抢救没有不及时,等等,看了这几条我们都看不下去了,头一天当着警察的面承认了所有的过失,今天却都变了。又一次谈蹦了。我们要求把21号凌晨要妹妹喝美林的医生交出来对质,被医院拒绝。 妹妹的主治医生有3个,崔教授,杜博士,梅博,3个人对待家属的态度非常恶劣,翻鼻子瞪眼睛,个个推卸责任,21号我们家里人把她们拉到妹妹的遗体面前让她们看一眼妹妹,她们看到不敢看妹妹,很想问她们,你们这一生良心会好过吗? 我们也咨询了同济,武大,军区医院的专家,打地米的同时是不能喝美林的,21号地米的用量非常的大,同时又喝了美林,2者一起用急速降温是会导致患者休克脱水肾衰竭的。回忆21号的早上白班的医生一看到地米的用量,就慌张的质问夜班的医生怎么下这么重的药,批评夜班医生不应该给妹妹喝美林,这难道不是医院的责任吗,头一天的医生下药重了没有过失吗,美林是不能跟其它的退烧药一起用的,尤其地米是激素,用量也大了,更不能一起用了,妹妹20分钟从40度退烧到36度,人就开始不行了,医院却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 医院2次通知可以出院,17号的时候来通知我们19号可以出院,20号的时候崔教授又过来说21号就能出院,只是刚好这2天是周末,等到23号出院,如果真的是要人命的病医院会2次通知出院吗,妹妹又不是得的癌症绝症,活生生的人眨眼就没了,之前医生还跟我们家属说了很多次,降温不能快,对人体有损伤,为什么医院20号用药量那么大,还给她喝美林,20号注射地米的时候爷爷看了那个用量,还说怎么打0.5打这么多,比之前用量多,我们看着输液袋还讨论了的。结果医院之后把病例上的用量都改成了0.25mg。10号检查的时候说妹妹以前因为发烧有点肺部感染,建议住进风湿科一起治疗肺部和疱疹,19号检查的时候肺部比10号严重的多,这10天医生其实根本没有治疗妹妹的肺部,抢救8个半小时没病床,医院之后篡改病例,把妹妹住院之前的情况写的非常严重,之后死的时候也写了一大堆原因,医院本该不是救人吗,这简直就是谋杀 之后一直谈判拖了9天,大舅和舅妈快去了半条命,不吃不喝,妹妹11号住院的时候是活蹦乱跳的,可怜的妹妹在太平间躺了9天,家里人决定让妹妹入土为安,2013年12月30日妹妹火化,火化前妹妹流泪了,对不起妹妹,让你含冤而死,对不起,我们保护不了你,都怪我们没有用,没有权,让你被协和医院害死了,我们是活在中国一个小小武汉的城市里,我们是在普通不过普通的老百姓家庭,我们没有后台,没有所谓的关系网,我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就任凭你们(医院)摆布,医院的言辞行为强制性的让我们接受你们所说的事实,真的是活在这个国家,我们只有认命吗?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为你讨个公道,妹妹求你在天堂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网友能看完这个帖子,我们只能通过网络来诉说我们心中的痛,希望各位善心的网友帮我们转发一下,多转发一条就是对医院某些不负责任的 无医德的医生的谴责 对已故者的家属的安抚 和对生命的尊重!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