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贪官众生相:松泉骗总理 王昆山最“短命”作者:西西弗乐最“顺利”的腐败——何闽旭 2005年6月17日,何闽旭被任命为安徽省副省长,并兼任池州市委书记。6月25日,池州发生了一起特大群体事件。这恰恰是何闽旭分管的工作,">
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导医 > 比车 > > [转载]2006年贪官众生相:松泉骗总理王昆山最“短命”

[转载]2006年贪官众生相:松泉骗总理王昆山最“短命”

2018-03-14 18:44   来源:未知

  原文地址:王昆山最“短命”">2006年贪官众生相:松泉骗总理王昆山最“短命”作者:西西弗乐最“顺利”的腐败——何闽旭  2005年6月17日,何闽旭被任命为安徽省副省长,并兼任池州市委书记。6月25日,池州发生了一起特大群体事件。这恰恰是何闽旭分管的工作,然而正在宾馆与情人幽会的他闻讯竟不予理睬。  这起渎职事件正是何闽旭“倒下”的起因。事后,安徽省纪委展开调查。2006年6月22日,何闽旭被中纪委“双规”,随即被撤销副省长职务。9月6日,安徽省纪委向外界证实,何闽旭主要涉及“三宗罪”:经济问题、严重失职和生活作风腐化。最“不卫生”的腐败——广东省疾病控制中心  2006年7月,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对包括广东省疾病控制中心免疫规划所所长罗耀星在内的10人立案侦查。这起系列贿赂案涉案金额达2200多万元。目前,罗耀星已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最“广泛”的腐败——李大伦  2006年5月12日,湖南省纪委与省检察院组成联合调查组,开始对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经济问题进行调查。除郴州市委宣传部长樊甲生外,郴州市国土矿管局党组书记杨秀善以及20多名民营企业主相继被查,该案波及当地党政干部、商界人士158人。  最“能欺骗”的腐败——杨松泉  河南省上蔡县有22个艾滋病救治救助重点村,各级政府倾注大量人、财、物开展艾滋病预防和救治救助,仅修路、挖井等项目就耗资几千万。而上蔡县原县委书记杨松泉为谋取利益把每个工程都直接承包出去,或通过其弟和表哥转包。  2005年春节,温家宝总理来到文楼村,和老百姓一起过节。当时,总理提出给村民每人发10元压岁钱,文楼村实际有3217人,而报上去的数字却多出883人,骗了总理8000多元。文楼村支书刘月梅说,是“县领导的意思”。  2006年3月中旬,杨松泉窝案被查办,上蔡县一大批官员纷纷落马。  最“粗心”的腐败——院保卫  2006年5月26日,在拆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政府机关宿舍的平房小院时,工人们在顶棚上意外发现了两个大额存折,存折上显示的储户名为院保卫。院保卫先后担任过乌拉特前旗新安镇党委副书记、新安镇党委书记、城建局长、林业局长和科技局长。  5月29日,院保卫因234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刑事拘留,6月7日被检察机关逮捕。9月25日,院保卫被检察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提起公诉。12月8日,院保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最“背运”的腐败——李为民  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原镇长李为民,挪用1.1亿元公款频繁到境外赌博,输掉9000多万元,成为东莞历史上挪用受贿贪污数额最大的官员。  2006年11月23日,东莞市中级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最“冤枉”的腐败——王兴尧  2006年3月10日,安徽省蚌埠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安徽省交通厅原厅长王兴尧涉嫌受贿一案。王兴尧当庭喊冤,认为自己不是腐败分子。  7月11日,蚌埠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王兴尧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万元。  最“短命”的腐败——王昆山  2006年9月20日,河北省保定市原市委书记王昆山刚刚上任两个月就被免职。  在7月28日王昆山正式就任保定市委书记之前,为了能安稳当选市委书记,他向企业索贿,然后“进贡”给一位“贵人”。没想到“贵人”竟是一个诈骗犯。不久,骗子落网,“一下子就把王昆山咬出来了”。  最“自由”的腐败——张宝经  从1996年12月至1998年1月,北京市门头沟区原“计划用电、节约用电、安全用电”办公室副主任张宝经采取收款不入账的手段,7次截留公款共689万余元。由于门头沟区“三电办”实际负责的只有张宝经一人,他私吞公款后长达9年无人知晓。2006年8月4日,张宝经被北京市一中院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最“潇洒”的腐败——赵凤一  2006年11月28日,北京城乡建设集团第八建筑公司原经理赵凤一被检察机关指控,仅2002年3月到7月这4个月里,赵凤一就先后6次将235万元公款用于个人出国赌博。除了挪用公款,赵凤一大肆受贿用来当做赌资,最大的一笔受贿款来自工程商薛某,赵凤一被控先后向薛某索要了400万元。  据称,北京的大小各种非法赌场、赌城澳门甚至是韩国的大型赌场,都留下了赵凤一的足迹。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