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舆情 > > 中央美院葛宇路挑战了什么?

中央美院葛宇路挑战了什么?

2018-03-08 16:01   来源:未知

  

中央美术学院2014级硕士生葛宇路,在北京朝阳区苹果社区的马路上,贴上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葛宇路”路牌,接着被地图系统收录,成为在网络地图的惯用识别名。这个本为其毕业设计的艺术行为,在媒体报道后引起官方重视,其贴上的路牌已被官方替换成据说2005年就被起好的“百子湾南一路”。

剧情在7月29日反转,中央美术学院在微博上贴出对于葛宇路的处分通告。通告发布时,公众暂不知道该处分是针对该行为还是其他。当时网络未经确认的说法是,该生在校内将男性阳具模型立在旗杆顶导致该处分。虽然当日该校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向澎湃新闻否认了该说法,但当晚央美学工部门发布的消息证实了此前的网络传言。央美官方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公布该处分,引发了公众的揣测,被认为是小题大做、对艺术缺乏想象力、不够宽容了。

葛宇路、屌炸天,艺术家这些出其不意的创作行为,只要有其内在的逻辑性、也未对公共秩序造成危害,并没有什么不妥。作为旁观者,看到北京规划部门、街道、央美等官方的反应,以及话题在舆论空间引发的讨论,想到的问题是,葛宇路以个体的艺术表达,不经意地挑战了惯常的官僚机器秩序,本应该是一场以呐喊为题的艺术行为,却激活了一些社会空间隐性的问题与秩序,比如街区空间命名、艺术与社会及政治的关系。

这些公共艺术行为,在发达国家司空见惯,虽然部分相似的行为,比如公共涂鸦也有违规之嫌,但只要不过于暴力或影响到公共和个人生活,管理者一般都较宽容。但在讲究官方空间秩序和规训的中国,公共空间充斥着各种政治教化,这显然会被部分行政管理者认为是“逆流”。从社会意义来讲,葛宇路用他名字天然的双重象征,隐约提出了中国公共空间的秩序困境:道路空间能否以人命名?

中国在快速扩张的城市化中,原有的道路命名系统已经无法满足想象力的需要。按照城市社会学对空间的理解,马路应该是承载记忆或者实施公共教化的一种最基础和常规的手段,因为,这是和人类日常行为关系较紧密的记忆系统。

但显然中国官方并没有采用这种价值观,引发争议的葛宇路,官方名叫“百子湾南一路”。这种命名在官僚系统里会显得有秩序,以秩序感而不是人文感的方式命名,在全国也层出不穷。比如杭州的下沙新城因为是从开发区起步,道路命名一直从一号大街排到了27号大街。一条马路下面或者周边,曾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历史和故事,有什么值得传承的,本可用路名来体现,但是官僚化的这种命名,消除了记忆。我们对土地的记忆失去了。

中国道路命名规则中,有一条司空见惯:“一般不以人名作为地名,禁止用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作地名”。很少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能以人名做地名,目前的公开来源是,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3月那场被成为“进京赶考”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过“不以人名做地名”,在夺取全国政权后,成为约定俗成的规定。在1986年,中国国务院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二款,把“不以人名作地名”变成了国家法规。

在共产党政权建立初期,这么做据说为了防止个人崇拜,倒也合理。因为,在一个没有个体的、或者个体主义没有形成平等的、良性的、系统的社会运行状态时,一旦强化人的特征和人在空间中的象征意义,很容易导致混乱。很容易的一个假设是,在没有公民参与、社会科学家、地方志精英等各界共同参与的命名系统系统,如果贸然由哪一方独自决定,体现不了公共和公义,反而陷入另一种无序。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