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 关于扬子江药业等三药企集体行贿医生贿款洗白

关于扬子江药业等三药企集体行贿医生贿款洗白

2018-12-05 04:33   来源:未知

  

多家药企给予科室及医生回扣一览

12月18日电 一桩医院科室受贿案,牵出正大天晴、扬子江药业、华北制药等多家知名医药企业。

2016年7月,扬州市检察院公开发布消息称,依法对扬州市江都区医院老年及理化中毒科主任张某、主治医师朱某以涉嫌受贿罪决定逮捕。

时隔近一年之后的2017年6月,张某、朱某相继被判,此次药企行贿案尘埃落定。

多家知名药企卷入行贿风波

正大天晴是江苏省知名医药企业,全称为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正大集团旗下正大制药(连云港)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60%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江苏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农垦集团”)持股33.5%,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两者合计持有正大天晴股权占比超90%。

不仅如此,记者发现,穿透正大天晴股权结构,其第一大股东乃是港股上市公司生物制药,后者实际持有正大天晴60%股份。

正大天晴亦为生物制药的核心资产之一。

判决书显示,徐某龙系正大天晴扬州市江都区药品销售主管,2010年12月至2014年1月间,徐某龙多次直接向江都区医院ICU科、老年科、呼吸科等科室行贿,行贿对象为科室主任及主治医生,以期提高正大天晴研发的药品销量。

2014年2月起,徐某龙升任正大天晴扬州办事处江都市场部主管,工作期间,徐某龙不仅继续向上述科室直接行贿,还指使手下工作人员给予医生回扣。

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6年期间,徐某龙指使手下工作人员,按药品使用量和回扣标准给予江都区医院老年及中毒科回扣款,回扣都给了该院老年、中毒科主治医师朱某,金额超过5万元。

记者注意到,朱某正是药企对江都区医院老年及中毒科行贿的牵线人。

除正大天晴外,朱某还多次收受江苏扬子江药业集团、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公司、锦州奥鸿制药有限公司、江苏弘惠医药有限公司等药企销售人员给予的回扣。

2017年9月,由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主办的2016年度医药工业百强榜揭晓,扬子江药业连续3年位居榜首,正大天晴、华北制药也名列其中,分别排在第16位和第25位。

贿款洗白当工资按月发放

实际上,由朱某牵头,江都区医院老年及中毒科形成了“塌方式腐败”。

2011年至2016年4月间,该科室累计收受上述药企给予的药品回扣款超过90万元。

资料显示,朱某收受回扣款之后,扣除自己应得的份额,余款交与该科室主任张某和科室其他医生私分。

为避人耳目,张某按月给科室医生发薪,意图洗白贿款。

判决书显示,徐某也是老年、中毒科主治医师,2013年8月至2016年4月期间,张某按月私下给徐某发“工资”,每月工资26000元、27000元不等。

判决书显示,在上述工作期间,张某累计给予徐某“工资”约220万元。

不仅如此,该科室1名副主治医师、2名医生也参与其间。

3人从张某处按月领取“工资”,累计收受金额超过30万元。

2017年6月,张某、朱某被判处单位受贿罪入刑。

记者还注意到,这并非上述药企第一次曝光行贿。在行贿路上,扬子江药业、正大天晴均为“老司机”。

2016年6月和8月,在浙江和吉林两地,扬子江药业业务员相继涉嫌行贿医院科室主任及医生,涉案总金额超过23万元。

更早的2015年,扬子江药业、南京正大天晴卷入江苏徐矿集团总医院受贿案。

公开资料显示,2家药企业务员行贿金额超过100万元。

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南京正大天晴是正大天晴控股子公司,正大天晴持有南京正大天晴51%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农垦集团亦持有南京正大天晴14.6%股份。

行贿或成药企上市绊脚石

事实上,作为江苏省属企业,农垦集团和正大天晴交集颇多。

天眼查数据显示,除持有正大天晴和南京正大天晴股份外,农垦集团还持有江苏正大清江(简称“正大清江”)制药有限公司、江苏正大丰海制药有限公司(简称“正大丰海”)15%左右的股权。

工商资料显示,正大清江为正大天晴控股子公司,正大丰海则和正大天晴一样,归属于正大集团,法人代表均为谢炳,两者为关联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至2008年,正大天晴曾冲刺A股上市未果,以后再无动作;

而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则公开对外宣称坚持不上市。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